站外专栏

 范志勇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站外专栏 > 范志勇

       范志勇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刊于2014年12月14日海外网。

 

      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上任以来,结合中国经济发展阶段和全球经济格局变化提出了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理念。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对“新常态”进行了全面的系统界定。会议从九个方面总结了“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特征。这九个方面可以分为总需求、总供给以及党和政府对经济工作的领导三大领域,其中前两个领域主要涉及到居民和企业的市场化行为,第三个领域涉及到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


      从总需求来看,金融危机之后我国总需求面临较大的结构调整压力,扩大内需成为经济平稳增长的重要保障。成熟经济体中资本存量和总产出的比例基本稳定,如果这一结论对中国也适用的话,那么意味着随中国向发达经济体迈进,资本产出比也将收敛到这一大致稳定的水平。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3年中国人均GDP为41908元,按当年名义汇率计算约为6764美元;而美国人均GDP为51248美元,约为中国的7.6倍。如果中国人均收入要达到或接近美国2013年的水平的话,人均资本存量还要增加6倍左右。由此可见中国的资本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我们未来仍有许多领域要扩大投资。


      我们一方面不能妖魔化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通过扩大消费实现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要素投入是经济增长的必要保障,而投资是增加资本存量的根本渠道。另一方面要强调的是,我们所需要的是更加市场化而非由政府来主导的投资方式。政府要做的是通过制度建设,促进投融资方式创新,消除投资障碍,保障投资继续对经济发展发挥关键作用。


      从供给角度看,将产业结构调整和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结合起来是我国下一步改革的重要方向。过去,在资本相对短缺的背景下,通过扭曲资金和自然资源等生产要素的价格,我们在较短时间内建立起中国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在当时不可谓不是一项制度“创新”。


      然而从目前看,要素价格扭曲已经成为导致我国供给结构、产业结构、收入分配以及资源环境等一系列领域发生问题的重要原因。改善中国经济结构不仅仅是要技术创新在经济增长中发挥更大作用,而是通过更加深入的改革,激发各要素的潜能,在实现长期稳定经济增长的同时解决一些长期困扰中国的经济的结构性矛盾。


      从党和政府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水平看,党和政府客观准确地看到我国目前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这三期叠加的状态。三期叠加既是“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基本特征,也说明了在新常态下党和政府领导全国人民要逐步完成的目标。其中,要全面地消化前期刺激政策的效果,要求宏观政策要有稳定性和连贯性。要顺利地实现结构调整,要求党和政府加速推进一些更加深层次的改革,采取更加灵活的市场化政策为未来经济可持续发展创造条件。要稳定地实现速度换挡,要求中国经济逐步摆脱高增长依赖症,社会政策要真正发挥托底的作用。


      上述目标的顺利实现,最终还是要落脚在改进和加强党和政府对经济工作的领导。党和政府在领导经济工作的观念、体制、方式方法方面做到与时俱进,才是我国完成“新常态”下三大任务的根本保障。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