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外专栏

 江涌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站外专栏 > 江涌

       作者江涌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刊于2014年6月10日中国网。

 

      债务危机的国际背景,一个就是欧盟搞一体化所设置的60%的警戒线,没有多大的科学性,是对不发达的国家的约束,现在德国等发达国家都是100%以上的,日本200%以上,没有多大的科学性。


      债务危机,特别是地方债务危机,原来90年代做过研究,十多年之后我也做过一些研究,写过一些篇章。我们知道美国芝加哥等城市,有很多都在破产的边缘,它的地方债务主要是家庭负债牵涉的。家庭负债无法偿还,人们收入降低,两极分化收入降低,家庭负债越来越高,然后要求增加市政开支,要求民主选举要兑现承诺,所以这时候把债务提上去了。还有就是全球化的背景下,企业税收在跨国转移,政府税收收不上来,全球化的大背影下企业是大赢家,政府是大输家,所以它这个债务是对过去的承诺,过去有很多要开支,包括选举的承诺。


      中国的地方债是一个愿景、蓝图,地方官员为了政绩画一个愿景和蓝图,结果搞了很多的债务。


      中国的事权和财权的不匹配,税改革的时候,中央把很多的负担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承担了很多的任务,比如维稳,要花很多的钱。所以事权和财权不匹配,造成地方债务的增加。


      那就是中国发生危机的概率有多大,现在看来危机的概率越来越大,特别是金融领域,地方债有可能是爆发点,包括局部的时间段、流动性、偿债的能力等等都有可能出现问题。这些问题一个很大的外界的诱因就是QE的退出。


      奥巴马政府承诺两年之后解决财政悬崖的问题,这时候美国的家庭负债和税收基本上没有可能扩大财政资源,它只好从金融资源里面汲取的钱来解决它国内的财政悬崖的问题。解决中国问题和解决美国问题已经是环环相扣。而且中国央行已经建立了庞大的资金池,中国有大量的热钱在国内,一旦聚集以后这个危机就要爆发,我们认为量化宽松退出的时候,这应当引起注意。(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