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外专栏

 舒泰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站外专栏 > 舒泰峰

      用“走在山坡上”形容当下中国的状态是个恰当的比喻。山路越来越陡峭,呼吸开始变得沉重,心念必须紧绷,才能避开身边的悬崖。要抵达山顶,还需要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攀登。

 

  中国当下正处于这种状态,经历了30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的确拥有了傲人的经济总量和光鲜的都市形象,但是其内在依然脆弱。

 

  渡过这个难关,需要各方面智慧。新近由红旗出版社出版的《走在山坡上的中国》一书不仅提出了问题,也给出了建设性的答案,值得一读。该书作者王永昌先生早年在高校从事教学工作,后来曾长期担任市级党政主要领导和省政协、省人大的领导工作,又曾在中央和省级政策研究部门从事研究工作,这种跨界的背景使他的文字兼具务实的品格与理论的高度。

 

  他在书中写道:当代世界,支撑现代经济体系的无非就是这么几个点:一是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上的现代产权制度———法制基础;二是建立在传统科技知识基础上的现代科学技术———科技基础;三是建立在传统产业基础上的高新产业发展———产业基础;四是建立在传统信贷融资基础上的现代金融制度———资本基础。他认为,这四个方面结合得越好的国家,其综合实力就越强。

 

  中国过去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压低资源和人力价格的低成本优势之上,但是时至今日,环境污染、劳动力刘易斯拐点的到来都让这一模式同样难以为继。王永昌将此置于文明转型的高度进行论述。他认为,人类经历了从原始文明到农耕文明再到工业文明的演进,如今互联网技术的快速迭变使人类来到了知识文明的年代,未来国家之间将是智慧之争,永不停步的创新是大国崛起的“不二法门”。

 

  全书用三章内容讲财富和金融,可见作者对此格外在意。中国金融的不足显而易见。在有足够大的货币供应总量的前提下,市场还出现流动性紧张的问题,恰恰说明了产能过剩严重,资金资源分配不合理———国有企业、大型企业“不差钱”,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吃不饱”———以及消费与投资严重失衡等等结构性问题。继而他提出十六字的解决方案:控制总量,优化配置,盘活存量,用好增量。

 

  自从金融危机以来,金融即处于一种被妖魔化的地位,似乎是搞乱社会之源。这实是一种误解,错不在金融,错在金融搞错了。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希勒的名著《金融与好的社会》所论述的,金融才能使社会变得更美好。但是这需要金融改革,推动金融的民主化。

 

  《走在山坡上的中国》的观点与此相似,但是表述的方式不同,作者提出金融普惠的概念。他认为,仅仅依靠传统意义上的体力劳动是富裕不起来的,只有同时用好以往劳动积累起来的“现有财富”、家庭“存量资产”,通过投资这种更高级的劳动形式实现财富的不断增值,中国才有可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达到富裕的现代化目标。所以,当务之急是要解决金融的普惠问题,让公民普遍获得金融服务的机会。

 

  当前,社会不公可以说是影响社会稳定的最关键因素。作者概括了当前社会不公的几种表现: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导致社会日趋贫富分化;城乡之间、区域之间不平衡,导致发展差距、受益程度扩大化;官与民之间矛盾冲突增多;中国司法公正、司法权威问题不少,司法的公信力下降;中国底层、尤其公众参与国家、社会生活的权利、途径有限,缺乏公平参与的机会……

 

  在作者看来,爬坡中国必须迈过这些坎。他还对爬坡之后的中国做了一番畅想,概要体现为十个方面:百年奋斗目标的现代化、现代化道路的中国化、经济运行的市场化、政治运行的民主化、精神文化的时代化、社会活动的法治化、发展成果的共享化、社会财富的金融化、发展环境的文明化。

 

  事实上,这十个方面,既是愿景,也是路径,是作者理解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路,也是持平之论。

 

  (作者为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来源:新浪财经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