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外专栏

 李扬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站外专栏 > 李扬

  

 

  受访者李扬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本文刊于8月21日《今晚报》。

 

  走进社科院李扬教授的办公室,记者便在桌上看到了他的新书——《论新常态》。这题目,无疑是当下经济学界最关注的问题。2014年5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河南考察时首次提出: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常态。同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新常态进一步上升为国家战略。习近平指出,“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


  李扬是国内较早研究新常态的学者,也在很多重要场合阐述过自己对新常态的认识和研究。李扬说:“新常态其实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也应放在全球大背景下,从世界长周期的角度来分析。弄清了本质,就不会因为我们的GDP掉了两个百分点而过度恐慌。”


  新常态理论的引入


  作为学者,李扬最大的特点就是“接地气”,这跟他的经历有关。李扬是安徽人,下过乡,挖过矿,还当过建筑工人。1977年恢复高考后,李扬考上了安徽大学的经济系。大三那年,他看到一批留洋老教授编写的西方经济学的讲座文稿,深受启发。于是,在大学毕业后,报考了复旦大学的资本主义货币与银行专业,也就是现在的金融学。在那个年代,李扬的选择很多人都不理解,但他的理由很简单——西方的经济学更接地气。“它研究的都是身边的事,中国要发展市场经济,需要这样的经济学。”在复旦的3年里,李扬受到了陈观烈、曹立瀛等名师的指点,后来他又去人民大学读了博士,专攻西方财政学。之后,从社科院普通研究人员,一直干到副院长。


  从上世纪90年代初,李扬就作为专家大量参与国家政策的讨论和制定,并成为继黄达、吴敬琏之后的第三任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委员,所以对社会经济的发展变化有着非常敏锐的判断。


  根据李扬的研究,“新常态”一词最早于2002年出现在西方媒体上,指的是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发达经济体出现了无就业增长的经济复苏现象。2010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CEO埃里安在一份著名的报告中,正式用新常态解释了危机后世界经济的新特征。从那以后,不少国外媒体和学者开始使用这个概念。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指出:全球新常态可以更贴切地表述为全球发展的“新平庸”,表现为主要国家的经济呈现弱复苏、慢增长、低就业、高风险的特征。今年4月,拉加德进一步警告说:各国应尽快共同采取措施,否则“新平庸”将变为“新现实”。


  中国则不同,新常态是中国经济迈向更高级发展阶段的宣示。李扬说,中国早就发现经济中存在大量“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也准备纠正这些问题,只是在高增长下,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来调整,如今这个机会到了。所以中国提出新常态意味着中国经济的浴火重生。如果说全球经济新常态是对未来世界经济趋势的一种悲观认识,那么中国经济新常态则包含着经济朝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的积极内容。


  我们看到了自己的问题


  记者:中国是从什么时候进入新常态的?


  李扬:中国经济事实上是在2008年就进入了新常态。应当清醒地看到,中国经济的动态与全球经济是基本同步的。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我们不可能脱离全球经济的影响,但较之全球平均水平,我们的增长平均要高出4个百分点左右。这种格局发展下去,中国经济超过美国并引领全球经济发展,将是个大概率事件。


  记者:这种转变的原因是什么?


  李扬:中国经济新常态最主要的表现就是结构性减速。原因在于:资源配置效率下降、人口红利式微、资本积累的低效率困境、创新能力滞后、资源环境约束增强以及国际竞争压力加大。


  记者:习总书记提出新常态,是基于什么背景?


  李扬:仔细研究总书记关于新常态的所有讲话,可以看到,他所强调的主要是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新阶段,10%左右的增长已经不再可能。作为政治领袖,他的判断非常敏锐。我们必须认识这一点,面对问题,抓住机会。如果错失这次机会,我们在下一经济周期就很难占据先机。我感觉中国是有幸的,因为我们看到了自己的问题。上世纪我们就在说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所以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但那时候增长率高达9%、10%,过得舒服,大家都不愿意转。现在,经济下行,多数人不舒服了,不得不转了。不过,现在也不迟,方向是对的就没问题。


  记者:接下来中国经济的增速将保持在一个什么水平?


  李扬:“十三五”规划,稳妥一点,在6.5%~7%为宜,“十四五”期间可能还会低一点。看起来速度下来了,但质量、效益在提高。


  记者:现在经济中“实冷虚热”的问题怎么解决?


  李扬:研究新常态,说到底,就是要有反危机准备。没有什么捷径,只要让经济平稳下落就可以。现在的情况差强人意。观察分析新常态,至少有三个维度:一是数量、规模维度;二是经济运行效益和质量的变化;三是改革的进展。比如,我们现在GDP增速下来了,但空气好多了。如果GDP下一点能换回更多蓝天,不好吗?只要社会不发生较大动荡,这种转型就应当进行下去。从长期发展看,中国正处在向发达国家转变的过程中。这种转变的实质,就是速度不断下降,质量效益不断提高,社会制度不断完善。有朝一日,我们会像发达国家那样,坐看经济增速只有3%~4%。这种转变是我们期待的。


  新常态下,宏观要稳定,微观要搞活,社会政策要托底。当然,最重要的是把政策托底做好。(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