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我院研究人员专栏 > 姚乐

姚乐:特朗普的世界观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字号:
2017-11-14
  在刚刚结束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特朗普释放出的信号不禁让人感叹,长久以来在亚太地区牢牢掌握霸权的美国,如今其领导人的世界观仍停留在上个世纪,甚至更古老的往昔;而他所坚持的美国利益至上原则,其实在美国对外政策中始终一以贯之。

  作者姚乐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助理研究员,文章刊于11月14日观察者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行访问亚洲,参加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峰会颇受关注,被外界视为管窥其亚太政策的好机会。这是他上任一年以来,第一次以总统身份出席的亚太地区多边会议。

  在刚刚结束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特朗普释放出的信号不禁让人感叹,长久以来在亚太地区牢牢掌握霸权的美国,如今其领导人的世界观仍停留在上个世纪,甚至更古老的往昔;而他所坚持的美国利益至上原则,其实在美国对外政策中始终一以贯之。

  “美国第一”:孤立主义传统的延续

  特朗普在演讲中,追忆了美国自建国以来开展对外贸易的历史,他对时间节点的选择,非常耐人寻味:1784年,“中国皇后号”抵达广州黄埔港,成为中美商贸往来的开端;1804年,刘易斯和克拉克远征,是杰斐逊总统安排的军队探险,是对北美大陆西部地理的探索,之后伴随着对这片广袤土地的征服和扩张;1817年,第一艘全天候设置的美国军舰出现在太平洋,作为此后美国海上航行自由、向更广阔亚洲地区开拓市场的力量保障。

  上述历程是美国自独立之初打破欧洲的经济封锁,维护和发展商业资本,保证资本原始积累,维护国家安全的缩影,背后是重商主义与商业精神支撑下的经济扩张。



  华盛顿总统1796年发表的《告别演说》被视为美国外交孤立主义思想的先声,然而这种孤立主义传统毋宁说是“国家主义”,即远离欧洲政治纷争牵绊的同时在亚非拉积极扩张经济势力,永远把美国自身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在21世纪的今天,在APEC这样的亚太多边经济合作场合,特朗普对历史的追忆让人产生了严重的时空错乱感。他对主权、独立的强调和对有约束力的多边协定的排斥,与华盛顿以来的孤立主义传统一脉相承。

  事实上,自美国建国以来,“美国第一”是美国对外政策一以贯之的核心原则,这一点上特朗普并非特例。只不过,这一原则长期包裹在“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共同价值观”等外衣之下;而这位非建制派的商人总统抛弃了这些外衣,并试图以逆历史潮流的复古思维捍卫“美国第一”的原则。

  美国主导的“自贸体系”并不真自由

  美国利益至上,是其对外政策不变的内核。外衣包裹下的“美国第一”原则,清晰地体现在美国对亚太各类区域经济合作组织的态度中。亚太区域一体化的进程一波三折,先后涌现出一系列相互嵌套、交叠的经贸合作机制,反映了地区大国争夺区域一体化主导权的复杂博弈。

  美国对待亚太地区区域合作组织的态度一向微妙:在东亚坚持双边主义,不支持、甚至阻挠东亚国家自发的一体化倡议,始终担心出现一个单纯由东亚国家组成的经济集团将美国排斥在外;而对于APEC这样的涵盖整个亚太范围的区域组织则态度相对积极,早期曾积极通过议题设置、合作框架搭建和规则制定等途径使之最大化美国利益。

  在APEC初创时期,美国对其态度并不明朗。但1993年克林顿政府执政以来,亚太地区新兴经济体的飞速崛起使美国看到了该区域贸易和投资领域巨大的市场潜力,这一时期美国首倡召开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积极推动其成为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的主要制度框架。由于在经济全球化初期,美国先进制造业已实现生产体系的全球化战略布局,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产业链已逐渐形成,因此推动亚太地区贸易和投资市场开放,有利于美国分享该地区经济腾飞的红利。

  2009年开始,美国积极推动TPP,背后难掩其整合全球服务业,为其服务业全球化布局助力的意图。美国认为在当前WTO多边贸易体系下,并不总能维护自身利益,因此试图通过推动TPP这一高标准、排他性的多边组织确立新的全球自由贸易准则。由APEC框架下的部分成员国参与的TPP,实质上是美国在服务业开放、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保护等新兴领域以美国标准为标杆打造高水平自贸区的制度设计,符合美国通过主导国际机制和国际规范塑造其他国家行为,以此捍卫自身利益的一贯做法。



  特朗普倡导的“公平贸易”并不真公平

  特朗普一上台就表现出对多边贸易体制的极大不满,退出了TPP谈判,在此次APEC峰会上大肆控诉其他国家通过不公平的贸易体系损害了美国利益。实际上,这并不表明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不符合美国利益,而是表明了其不符合特朗普所代表(至少他号称代表)的那部分美国人的利益。

  在既已完成的全球化分工中,美国占据了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高端,极大地满足了资本的利益。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产业空心化、中低端制造业工作机会外流,由此产生了尖锐的国内阶层矛盾。奥巴马、希拉里等人所代表的是在经济金融化、服务化浪潮中获益的“新美国”的利益,而把特朗普送上总统宝座的,却是在上述进程中利益受损的美国蓝领,这波人则是“老美国”利益的代表。前一波全球化的进程,也是全球财富流动不平等飞速加剧的过程,美国跨国企业依靠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攫取全球垄断利润,让财富源源不断流入美国,却激化了“新”“老”美国人的矛盾。

  毫无疑问,当听到21世纪的美国总统在APEC会议上大谈贸易逆差对美国利益的损害,这样的场景极具荒诞感。但如果将其视作“政治表演”,特朗普的演出无疑能收获其国内支持群体的好评。特朗普在APEC会议上一再重复的“美国第一”,这与他的前任们秉持的“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包装下的美国利益至上并不存在理念和原则上的冲突,差别只在于“美国利益”的内涵发生了变化。

  至于他倡导的所谓“公平贸易”,不考虑贸易伙伴国家发展程度,强行要求对方以同等程度对美开放市场,无视美国在服务贸易领域的巨额顺差,片面强调货物贸易平衡,那是仅对美国而言才有的公平。

  “美国第一”是深入美国对外政策骨髓的原则和理念,自美国诞生之日起到今天,这一原则并未发生本质性改变。当特朗普这样一位政治素人,剥去长久以来伪装在其表面的外衣,将其内核赤裸地展现在世界面前时,给人造成了极大冲击。只是,在21世纪已经快过去五分之一的今天,仍试图以若干个世纪之前的世界观和思维方式捍卫“老美国”的利益,注定是一条行不通的路。(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姚乐  特朗普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人大重阳推荐
  • 1  董希淼:让货币基金脱虚向实回归本位
    去年以来,监管部门先后出台了公募基金流动性管理新规等,对基金...
  • 2  罗思义:数据显示中国对世贸组织贡献巨...
    西方著名的咨询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购买进口...
  • 3  董少鹏:中国股市做好三件事就能走强
    中国股市对贸易战的利空因素过度反应,与自身市场结构缺陷有关,...
  • 4  郑志刚:阿里现代合伙人制度的历史痕迹...
    无论几百年前大盛魁的“万金账”制度还是如今阿里实行的合伙人制...
  • 5  刘志勤:要防止危机的“涟漪”效应
    我们要特别重视经济发展中的“涟漪效应”。这种“涟漪效应”无处...
  • 6  刘英:保持定力,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6月15日,美国单方面撕毁5月中美经贸磋商的联合声明,提出对...
  • 7  董少鹏:贸易战对中美股市的冲击有什么...
    中美贸易争端自3月22日爆发以来至今,A股市场投资者遭遇了不...
  • 8  赵锡军:征收方式由“扣”变“报” 投...
    伴随着税制的改革,接下来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在征收方式上可能出...
  • 9  刘戈:本届世界杯 中国赞助商是接盘侠...
    本届世界杯场地广告牌上中国品牌出现爆发性增长,从前两届的一家...
  • 10  王义桅:各种陷阱说的潜在逻辑 中国不...
    西方看中国,总是从需要、期待出发,意图将中国纳入其轨道,让中...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文佳筠  寇志伟
 董希淼  万 喆  赵昌会  张燕玲
 张颐武  王元龙  王衍行  朱伟一
 何伟文  刘 戈  魏本华  庚 欣
 宋荣华  刘志勤  罗思义  郑志刚
 陈甬军  吴晓球  周晓晶  王 遥
 梅德文  刘 戈  彭晓光  刘 英
 何亚非  程 诚  杨凡欣  陈晓晨
 曹明弟  赵明昊  刘宗义  陈定定
 卞永祖  文 扬  王义桅  华黎明
 黄 震  戴 旭  马国书  赵宏伟
 黄剑辉  吴思科  翟永平  安国俊
 李 巍  陈雨露  阎庆民  汤 珂
 陈 心  辛本健  金海腾  庞中英
 王 勇  周 戎  王 庆  裘国根
 柯伟林  章 星  黄红元  王利明
 林民旺  徐以升  黄金老  黄仁伟
 何茂春  丁 刚  张敬伟  赵锡军
 马 勇  陈晨晨  李 戎  马光荣
 张胜军  关照宇  陈治衡  姚 乐
 刘 典  刘玉书  董少鹏  王 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