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郑志刚

研究领域: 公司治理  经理人薪酬  法与金融  公司财务  

E-mail:zhengzhigang@ruc.edu.cn

简 介

  经济学博士(北大光华),现任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应用金融系主任。兼任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证券市场导报》等期刊特约编委、盘古智库等机构学术委员以及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研究领域包括公司治理、经理人薪酬设计以及国企改革等。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等支持计划,曾获北京大学优秀博士论文、黄达-蒙代尔经济学奖等奖项和荣誉。

从目前已经完成赴港上市的“独角兽”企业美图、众安在线、雷蛇、易鑫、阅文,平安好医生等来看,无一例外地遭遇在IPO后股价跌回,甚至跌破发行价的局面。独角兽企业在很多香港资本市场投资者的心目中逐步从之前资本市场的宠儿如今蜕变成烫手山芋。

无论几百年前大盛魁的“万金账”制度还是如今阿里实行的合伙人制度,它们共同遵循的逻辑显然不是哈特强调的“股权至上”,而是“长期合伙”。王张史三家(阿里主要股东软银雅虎)通过放弃哈特意义上的控制权,退化为普通的“伙友”(“合伙人”),一方面将自己并不熟悉的经营管理决策交给专业的掌柜(“创业团队”),自己专注风险分担,由此实现了资本社会化和经理人职业化的专业化的深度分工。

长期以来,哈特发展的现代产权理论被认为是中国国企改革的理论基础之一。例如,在最近召开的一次由哈特教授本人参加的国企改革研讨会上,一些学者从哈特发展的现代产权理论出发,指出“产权理论核心重要性就在于大量激励机制核心内容,只有你解决了产权之后才有可能解决,没有解决产权问题之前,试图模仿市场的运作,试图去模仿私有制的运作,实际上是模仿不出来的,这是产权理论最核心的内容”。

事实上,现代股份公司的灵魂恰恰是经营权与控制权的分离这一专业化分工带来的效率改善。经营权与控制权分离带来的专业化分工是第一层次的问题,而经营权与控制权分离产生的代理冲突是由此衍生出来的第二层次的问题。聘请的职业经理人不仅仅是代理冲突的主角,带来代理成本,而且通过专业化分工,提高企业经营管理效率,为公司带来更大的价值。公司治理的理念未来应该从如何降低代理成本转为在防范代理冲突和利用专业化分工进行效率改善之间实现平衡。

近年来,从中国中央到地方为了深入推进国企改革陆续出台一些列举措。这为我们解读国企改革背后所遵循的逻辑与未来发展趋势提供了契机。国企改革目前事实上是在两个层面上平行展开。其一是在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上,通过国有资产的资本化,实现从“管企业到管资本”的监管职能转变;其二是在作为经营实体的国企层面,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实现所有制的混合,改善公司治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近期,证监会支持新经济企业的政策和配套规则正在制定和修订中,如近日证监会配合创新试点企业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相应修订《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部分条款并征求意见。此前证监会已就《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在相关制度落地之前,面对这一概念板块高估值以及热炒势头,谨防“捧杀”和滥竽充数显得迫在眉睫。

在中国内地,为数不少的上市公司用从股东募集来的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此举的本意是企业可以把暂时闲置的资金有效利用起来,我们似乎应该为上市公司资金管理意识的提高点赞。然而,上市公司购买理财产品往往给人一种不务正业之感。上市前在招股说明书中信誓旦旦说好的那些“美好蓝图”去哪儿了?如果购买理财产品,股东不可以自己购买吗?还要通过上市公司这个中间商让它来“赚差价”?

面对来自全球资本市场争夺新经济企业的竞争,中国内地资本市场监管当局也积极采取措施加以应对。一段时期以来,监管当局提出对来自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和高端制造四大行业中的独角兽企业将放宽审批时间和盈利标准,启用“即报即审”的特殊通道。富士康和科沃斯的快速过会正是在上述背景下完成的。

共43条记录 共6页 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一带一路国际贸易支点城市研究》

    本书从共建“一带一路”的国际需要,从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的国家战略需要,从贸易畅通需要、地方发展需要、国际贸易平衡需要、理论研究需要等方面出发,围绕“一带一路”长期规划,在充分借鉴吸收国际贸易及城市竞争力等领域的理论基础上,创新性地提出了“人大重阳‘一带一路’国际贸易支点城市评价体系”,并选取国内外沿线城市进行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综合评价。

视频访谈

郑志刚:“独角兽”其实就是一只普通的羚羊

2018-07-18

从目前已经完成赴港上市的“独角兽”企业美图、众安在线、雷蛇、易鑫、阅文,平安好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