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王义桅

研究领域: 国际关系  一带一路  

E-mail:yiweiwang@ruc.edu.cn

简 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欧盟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中国驻欧盟使团外交官,同济大学特聘教授。专著《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中英文版)等6部,编著《全球视野下的中欧关系》等3部。

西方的中国隐忧,集中表现在时下中美关系是否迎来转折点的讨论上。曾在香港碰壁的“金融大鳄”索罗斯,也关注着中美这两大经济体的互动。日前,他在《纽约书评》上发表文章“A Partnership with China to Avoid World War”(《与中国构建伙伴关系以规避世界大战》,点击链接查看观察者网译文),指出“美国政府应该真诚地尝试与中国构筑战略伙伴关系”,避免“把我们带回冷战时代”,甚至“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看来,索罗斯已经把西方的中国隐忧,以一种耸人听闻的方式表达出来,试图警醒世界、唤醒西方。

“一带一路”则无冷战背景和意识形态色彩。作为古丝绸之路的现代复兴,“一带一路”是开放的、包容的,它继承和弘扬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欢迎世界各国和国际、地区组织积极参与;作为国际合作倡议,“一带一路”是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作为世界经济增长重要推动力量的中国,将自身的产能优势、技术与资金优势、发展经验转化为市场与合作优势的结果,是中国推进全方位开放的结果。

5月29日-31日,来自26个国家和地区的防务部门和军方领导人齐聚新加坡,参加第14届香格里拉对话会(简称“香会”)。为期3天的香会,原本安排的是围绕亚太地区传统和非传统安全议题展开讨论和对话。然而,随着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在会上宣称,中国在南海的行动与国际准则和规范“不合拍”,香会开始逐渐“变调”,而在某些南海周边国家有计划的“呼应”下,一些国外媒体开始极力渲染南海问题。在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海军上将孙建国发表题为《携手同护和平 共建安全亚太》的演讲后,现场15个提问,却有13个指向其实风平浪静的南海:岛礁建设、九段线、防空识别区……

今年香会的大背景是“南海紧张”遭刻意渲染。美国防长卡特临行前就南海问题向中国强硬喊话;数次预言“中国崩溃”的“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则称“南海将成为下一个爆发严重武装冲突的战区”;菲越等方也有举动……

搭台:香会主持人至始至终是IISS的负责人(近年都是奇普曼先生),与会者通过插卡等待提问,由他来点名,方可提问,并随时可以关掉话筒。这就是话语权!考虑到这一点,近年我们办了香山论坛,希望形成“南有香会、北有香山”的局面——其实韩国也有首尔安全论坛,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安全论坛。今年十月要举办的第六届香山论坛与中国-东盟防长对话会结合,一定会引起空前关注,形成安全论坛的去美国化。除了香山论坛外,我们在香会上今年第二次搭台唱戏,首次由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与IISS合作举办“一带一路”开幕式前专场,引发较大关注。巧妙借助外国智库的台,通过国际合作,联合设定议程,尽量唱我们的戏,这是一个重要尝试。中国也应学习齐普曼主持术,掌控提问顺序、节奏,善于、敢于唱主角。

近期,美国方面有学者炒作中美关系迎来转折点,既是对中美关系不能因小失大的警告,也是夸大其词、混淆视听的噱头。中国不会轻易挑战美国霸权诚信,美国也不会轻易遏制中国,应该成为中美共识。中美合作的潜力巨大,两国关系不会轻易迎来所谓的转折点。对此,国际社会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与合理的预期。不管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中美关系只有牢牢把握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方向,既汲取历史的教训,又不唯史不唯书,管控好分歧、管理好危机,妥善经营,着眼大局,长远计议,就不会轻易出现所谓的拐点。

“‘丝绸之路经济带’分为三条线路:即以亚欧大陆桥为主的北线、以石油天然气管道为主的中线、以跨国公路为主的南线。”王义桅认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他指出,中巴、孟中印缅、新亚欧大陆桥以及中蒙俄等经济走廊基本构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陆地骨架。其中,中巴经济走廊注重石油运输,孟中印缅强调与东盟贸易往来,新亚欧大陆桥是中国直通欧洲的物流主通道,中蒙俄经济走廊偏重国家安全与能源开发。

从传统意义上说,“一带一路”并非“战略”;但从非传统意义而言,“一带一路”对内可以称为“战略”:发展战略、合作战略,对外则称“倡议”——国际合作倡议——较好,以免引起误解。不管怎么称呼,“一带一路”将深刻影响中国与世界关系,这是不争的事实。

共615条记录 共77页 第69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这是国内首部从国际关系角度解读“一带一路”战略的著作。本书指出,“一带一路”是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必然逻辑,也是文明复兴的必然趋势,还是包容性全球化的必然要求,标志着中国从参与全球化到塑造全球化的态势转变。“一带一路”是中国提出的伟大倡议和国际合作公共产品,既面临着全方位开放机遇、周边外交机遇、地区合作机遇、全球发展机遇,同时也面临着地缘风险、安全风险、经济风险、道德风险、法律风险。本书对此做了辩证解读。

视频访谈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他们的殖民史记忆

2018-06-04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