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王义桅

研究领域: 国际关系  一带一路  

E-mail:yiweiwang@ruc.edu.cn

简 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欧盟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中国驻欧盟使团外交官,同济大学特聘教授。专著《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中英文版)等6部,编著《全球视野下的中欧关系》等3部。

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支撑,从服务“一带一路”倡议五年来的实践看,金融业积极发挥资金筹集、资源配置、配套服务、信息交互、风险管理等作用,围绕“一带一路”建设积极开展业务创新,为中外资企业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务。五年来金融业在促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取得哪些成果?未来又将在哪些方面发力?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

王义桅表示,在美国发起全球性贸易战的情况下,“一带一路”推进开放、包容、平衡、普惠、共赢的新型全球化意义更加突出。如今,中国制造、中国建设、中国服务受到越来越多“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欢迎,相关国家更多的产品、服务、技术、资本正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国。这些经贸合作成果看得见、摸得着,为相关国家经济发展注入了新活力,为开放型世界经济发展增添了新动力,为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贡献了新模式。

始知丹青笔,能夺造化功。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赤字、治理赤字和发展赤字日益突出。“一带一路”倡议顺应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内在要求,彰显了同舟共济、权责共担的命运共同体意识,为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提供了新思路新方案。“一带一路”倡议联通陆海,超越了传统意义上陆海两分的地缘思维模式。

早参与,早得益。新西兰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合作伙伴,也是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伙伴。去年,新西兰继斐济、巴新之后,成为第三个与中国政府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的大洋洲国家,也是第一个西方国家,再次证明新西兰在发展对华合作上敢为天下先的优良传统:第一个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第一个与中国签署FTA的西方国家。

西方殖民以来,非洲国家间的相互联系很少,非洲内部贸易只占非洲各国对外贸易总额的不到15%。“一带一路”有助于纠偏殖民体系下非洲国家与宗主国之间分割的纵向联系,加强非洲内部的横向联系。非洲被殖民以后,逐渐成为了西方国家的资源和原材料的来源地。“一带一路”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入手,以点带线,以线带片,让非洲市场联通起来,从而帮助非洲获得内生发展动力,实现工业化,真正脱贫致富。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这些是笔者在西方讲“一带一路”时常被问到的问题,被非洲朋友反复问及。非洲朋友的提问是善意的、坦诚的,但是也难掩对“一带一路”的疑虑甚至担忧。疑虑和担忧的背后既有对中国缺乏了解的现实因素,也有非洲国家的历史记忆。

自2013年秋天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共建“一带一路”以来,经过五年的发展,“一带一路”由理念变为行动,从愿景变为现实,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如今,全球已经形成了共建“一带一路”的强劲势头,“一带一路”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社会热词。

事实上,中国并未产生债务危机,反而实现了中高速增长。原因何在?不是靠高铁票收回建设成本的,而是四通八达的高铁网帮助中国市场一体化,提升物流水平,完善产业链布局,甚至帮助精准扶贫,这些因素极大促进了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高铁的溢出效应是西方经济学难以计算的。

共584条记录 共73页 第2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这是国内首部从国际关系角度解读“一带一路”战略的著作。本书指出,“一带一路”是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必然逻辑,也是文明复兴的必然趋势,还是包容性全球化的必然要求,标志着中国从参与全球化到塑造全球化的态势转变。“一带一路”是中国提出的伟大倡议和国际合作公共产品,既面临着全方位开放机遇、周边外交机遇、地区合作机遇、全球发展机遇,同时也面临着地缘风险、安全风险、经济风险、道德风险、法律风险。本书对此做了辩证解读。

视频访谈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他们的殖民史记忆

2018-06-04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