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曹明弟

研究领域: 绿色金融  环境政策  节能环保产业发展  

E-mail:mcao@ruc.edu.cn

简 介

  高级经济师。2015年派遣到中国人民银行协助筹备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简称“绿金委”)的成立工作,推动建立绿金委日常工作。曾在中国著名民营管理咨询公司-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工作七年,担任循环经济部高级项目经理,为北京市有关政府部门、国内一些开发区提供循环经济、节能减排、产业结构调整、产业发展等相关的规划研究、政策研究、方案制定等咨询服务。



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全面节约和高效利用资源。坚持节约优先,树立节约集约循环利用的资源观”;并专门指出,“强化约束性指标管理,实行能源和水资源消耗、建设用地等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为什么要实行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

“十三五”规划中关于生态环保方面的内容与“十二五”时期相比,在规划目标、发展理念和制度方面有四项重大突破。 “十三五”时期对生态环保方面的部署是在已经确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要求的基础上,努力实现“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

近期,在证监会大楼里低调举行了一场绿色股票指数研讨会。这虽然不是国内首次举行这类活动,但到场机构的数量和质量还是让在责任投资领域工作了近十年的黄超妮有些激动。参与这次研讨会的机构既有大的基金公司,也有保险机构。“这次总算把绿色股票指数给他们讲透了。”她说。黄超妮现在的身份是国际环境信息服务公司Trucost亚洲业务主管,而此前她服务于MSCI,从事企业ESG(环境、社会、治理)等方面的研究。

中国经济转型需要大量资本。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的测算,中国的“绿色发展”每年将需要投资2万亿元人民币。而在2012年,绿色投资仅为1.1万亿元人民币。除了日益增加的环境投资,在其他方面也需要大量投资:维持令人满意的经济增长,引入更多的私人投资以提高公共投资的效率,为金融市场带来更高的透明度,为非国有企业提供更多的融资选择并且加强经济稳定;还可以开发中国巨额的国内储蓄。

生态文明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需要环境保护工作者运用法律、行政等手段,还需要努力引入金融工具,通过金融杠杆作用撬动更多资金进入环境保护、生态修复领域。金融系统应加快转型,让金融系统对环境更加友好,让环境友好型的产业有利可图,“融金助绿,点绿成金”。

10月2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文公布,其中提到“用严格的法律制度保护生态环境,加快建立有效约束开发行为和促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的生态文明法律制度,强化生产者环境保护的法律责任,大幅度提高违法成本。”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10月9日在2014年IMF和世界银行秋季年会上表示,需要通过制定大刀阔斧的政策形成新势头(new momentum),来避免全球经济增长陷入“新平庸”(new mediocre)。 韦氏词典上mediocre的定义为“of moderate or low quality, value, ability, or performance”,意为质量、价值、能力或绩效普通的、中等偏下的、平庸的。

事易时移,时隔13年后,今年中国再次成为亚太经合组织(APEC)的主办国。但当前APEC内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大有取而代之的架势,外有国际经济危机阴影重现,可谓面临内忧外患。新形势错综复杂,需要综合分析APEC的内外部环境,进一步明确APEC的地位和作用。

共50条记录 共7页 第6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创新机制激发绿债发行潜力

2018-08-23

我国绿色债券自发行以来,规模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