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贾晋京

研究领域: 全球宏观  国际金融  创新与产业政策  

E-mail:jiajinjing2013@ruc.edu.cn

简 介

  贾晋京有多年政策研究和分析经验,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国际经济治理、金融、宏观经济、地缘政治、创新与产业政策等。加入人大重阳前,曾先后供职于政府和企业单位,从事政策分析、投融资实务等。


  有多篇研究报告和论文发表记录,包括《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愿景与路径》在内的多项研究成果获得了重要的反响。

根据巴克莱银行的概括,“克强经济学”有三大支柱:调结构、去杠杆和经济减速。经过多家外资机构的引用和媒体的渲染,“克强经济学三大支柱”已然煞有介事,简直成了理解当前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圭臬,似乎“减速”真成了中国的政策目标。

3月12日,日本政府宣布成功从爱知县和三重县海域海底的可燃冰中分解出天然气,这是世界上首次通过在深海海底分解“可燃冰”开采天然气。3月13日,日本石油天然气和金属矿产公司宣布,“争取在2019年3月前将可燃冰技术投入使用。”该消息一经宣布,就被炒得沸沸扬扬,似乎新能源的“可燃冰时代”即将到来。但实际上,此事能够成为热点新闻,日本政府的“炒作”贡献远大于其真实的经济意义技术突破的贡献。

到2020年实现“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从数值上来说并不算难,通过投资拉动就可以做到。但是收入翻番不等于福祉翻番,更不等于幸福感翻番。要想实现“收入倍增计划”的内涵即幸福感大幅提高,还需要在产业升级和缩小收入差距方面多下工夫。如果只是简单地通过投资拉动粗放型增长去实现数值上的“收入倍增”,那实际上只会拉大“幸福差距”。

中国人的收入差距状况如何?国家统计局日前表示,中国的基尼系数在2008年达到峰值,为0.491,然后逐步回落,到2012年为0.474。根据基尼系数的定义可以得出,在基尼系数为0.5时,相当于25 % 的人得到75 % 的收入,2012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474的水平要比这个状态稍微公平一些。

债务上限问题并非新问题,而是一直没得到解决的老问题。早在2011年5月,当美国逼近当时14.3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时,就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债务上限危机”争吵。从2011年5月到2013年5月,美国国会两党已经打算为债务问题吵上起码两年。为什么他们不能干脆点,直接把债务上限提高到一个很高的水平或者干脆不封顶呢?

共303条记录 共38页 第38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贾晋京:荒谬的药方治不了美国的病

2018-07-13

荒谬的逻辑不会带来合理的行为。当今是全球价值链时代,大多数产品都产自贯穿多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