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我院研究人员专栏 > 陈晨晨

陈晨晨:特金会 非传统政治的豪赌“时刻”
字号:
2018-06-12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历史性会晤周二在新加坡成为现实。特朗普成为史无前例的、在任期间与朝鲜领导人会晤的美国总统。双方签署联合声明,承诺致力于建立新型美朝关系,建立持久稳定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继续推动半岛完全无核化。

作者陈晨晨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宏观研究部副主任。本文独家刊于人大重阳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历史性会晤周二在新加坡成为现实。特朗普成为史无前例的、在任期间与朝鲜领导人会晤的美国总统。双方签署联合声明,承诺致力于建立新型美朝关系,建立持久稳定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继续推动半岛完全无核化。


最重要的是缔造“时刻”本身


在传统的元首峰会谈判模式中,两国官员通常提前协调、在会晤开始前完成大部分工作。朝美峰会截然相反。自三月初白宫正式公布消息、称特朗普接受金正恩会面邀请以来,峰会命运扑朔迷离颠簸不定。周二的历史性峰会在朝美会议工作组官员在弃核程序等核心问题上并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举行。


特朗普更加倚赖的,仍然是他的直觉,而非规划。美方官员称,在特朗普看来,峰会本身不需要准备。峰会前夕,特朗普本人的表述是,“一分钟之内”即可判断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核问题上是不是认真的。


谈判议程直到最后一刻才公布,谈判安排带有特朗普个人自1980年代以来谈判思维与谈判手腕的鲜明烙印:首先最大程度地试探底线,在双方任何官员参与扩大会谈之前,特朗普先与金正恩一对一元首相见,随后才是扩大会议、午餐会、记者会、签约仪式等安排。无论观察家们如何诟病,称特朗普在商业地产世界的谈判手腕并不适用于核问题谈判,事实是,这场令特朗普和金正恩本人亦觉得“超现实”的历史性会面的发生,恰恰需要非传统谈判模式来促成。


对于好的谈判,特朗普早在1990年接受《花花公子》杂志专访时(一篇让各国领袖在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调出阅读的、全面反映特朗普三观的专访),详细地定义了什么才是好的谈判:“我会无所不用其极。要把对方逼到崩溃边缘,但又不能让他们崩溃,要把人逼到他们大脑还能对付的最高临界点。” 在他看来,用精明的商业思维拯救美国对外政策谈判,恰恰是拯救美国外交软弱的途径。


1990年,《花花公子》杂志问特朗普,如果有一天你当了总统,你对未来的长远看法会是什么。特朗普答:


“我思考未来,但我拒绝描绘未来。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但我总是思考核战争。我总是思考核战争问题,它是我思考过程中极其重要的因素。它是最终级的灾难,是这个世界的最大问题,但是没人去关心核问题的细节。这跟生病有点像。一个人除非真生病,否则总是不相信自己会得病,也没人想要谈论得病。我觉得最愚蠢的一点就在于,没人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大家都觉得既然人人都知道核的毁灭性有多大,没有人会真的使用核武器。这太扯了。”


更进一步说,在执行层面,作为总统的特朗普,“他会坚信庞大的军事实力。他不会信任任何人,不会信任俄罗斯人,不会信任美国盟友。他会拥有一个庞大的军事武器库,并且持续完善、理解这个武器库。”


从这个角度来看,周二的特金会与特朗普在贸易、传统盟友关系等问题上的非传统动作一样,都带有他一以贯之的逻辑烙印,是他登入权力巅峰后“必须要做的事”。媒体报道称金正恩在这次历史生会晤前,亦阅读特朗普自传《交易的艺术》等一系列资料,以期通过把握特朗普在漫长财富积累历史中根深蒂固的政策观念,在把握当下第45任美国总统时期的非传统政治。


从双方公开的联合声明来看,双方领导人会晤是历史仅是一个开始。联合声明更多是对会面这一动作本身的背书,包括“全面的、可查证且不可逆转的(CVID)无核化原则”在内的细节在公开声明中没有提及。事实上,在峰会开始之前,特朗普方面已给特金会成果预期降温。在周二的会晤过程中,特朗普更多强调的是会面本身创造的良好氛围与个人关系,这亦是他一以贯之的做法——先声势浩大地缔造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用美国媒体的话说,周二的谈判细节甚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缔结了、拥有了这个“时刻”(The moment)本身。


新旧国务卿


特朗普的新任国务卿蓬佩奥即将于周三前往韩国,就“特金会”成果进行沟通。蓬佩奥的前任蒂勒森,于三月份被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解雇,成为美国政治史上最为短命的国务卿。彼时更为戏剧的是,蒂勒森也是看推特才得知自己被炒鱿鱼的命运。


对比蓬佩奥与蒂勒森在国务卿任上的风格,可以更好地把握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的思路。


在任命首任国务卿蒂勒森时,特朗普曾明确表示,“在美国历史中一个如此重要的时刻里,我想不出一个更加万事俱备、更能全力投入的国务卿人选。” 特朗普承诺,蒂勒森“强悍有力、头脑清醒,将为美国重要的国家利益提供支持”,“将那些多年来削弱美国安全和全球地位的错误外交政策和外交行动扭转过来”。


特朗普需要的,是一个能将他颠覆传统的谈判方式付诸行动的执行者。他要打开华府多年来沉闷的外交传统,打破外交叙事中的“政治正确”,最大程度地达成交易(the deal),直截了当地展示美国外交强悍,攫取美国利益。


2017年5月3日,蒂勒森对美国国务院全体雇员发表讲话,他明确释放信号,要将美国的“价值观外交”边缘化。蒂勒森说,“尽管自由、人权、尊严这些根本价值观引导美国外交政策,但这些只是我们的价值观,不是我们的政策。价值观不变,但政策会变,政策需要因地制宜。”


在5月3日的讲话中,蒂勒森曾向国务院全体雇员讲解他在朝鲜问题上的谈判程序,强调以此应对一系列棘手外交命题。他所讲解的程序步骤是:首先,确定共同目设、做出关键假设;其次,接触各方、施加压力;再次,明示美方立场、检验各方意愿与影响;最后,视各方反应采取制裁措施。蒂勒森称,“这是一场压力战”,而“控制旋钮”掌握在美国手中。


蒂勒森指出的告别价值观外交,已经是特朗普一个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信号。在蒂勒森看来,“美国优先”投射到外交政策上,意味着要将美国的安全利益和经济繁荣放在第一位,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不应该期待其他国家也遵循美国的价值观,否则利益目标可能无法达成。美国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根据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情况,界定美国利益究竟是什么。


从既往三十多年美国外交政策的脉胳看,在经济上实行新自由主义的里根政府,在政治上则第一次将新保守主义外交理念用于实践。里根政府出于冷战压力和对卡特外交的反思,将意识形态的征伐作为外交政策核心。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外交方向历经激辩,然而在小布什执政的八年间,新保守主义外交借由9·11事件进入黄金时代。奥巴马试图纠偏,但在推广自由民主价值观这一根本目标上,奥巴马的战略与他的前任们一脉相承。


蒂勒森讲话的信号,是要公开打破美国外交叙事中的“政治正确”,摒弃价值观外交,转而寻求经济繁荣与美国安全方面的利益契合点,以此在全球投射美国富于竞争力的形象,这是蒂勒森所理解的“美国优先”在外交领域的投影。他为此列出一系列政策要点,包括打击恐怖主义、朝鲜问题、对华关系、对俄关系等,他强调将目标窄化,追求具体利益的“执行力”。


然而问题的根本在于,特朗普真正的“美国优先”目标,并非宣告结束“价值观外交”、执行严格谈判程序可以实现。特朗普当然同意告别价值观外交,同意打破“外交政治正确”,聚焦于美国的经济利益和现实安全。但是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终极目标,比蒂勒森所能接受的还要极端得多,特朗普要摒弃的,是国际体系规则本身,他要以实力取代规则,以美国主义取代全球主义。这是真正的、彻底的不按常理出牌。无论在朝鲜问题上,还是在贸易问题、盟友关系问题上,这是特朗普真正的逻辑内核所在。


如果说直到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外交仍然强调对价值观和国际规则的维系,特朗普则急于摒弃“规则”本身,用绝对的利益取代规则,用绝对的美国优先取代全球考量。对于追求政策规则与执行程序化的蒂勒森而言,这意味着执行层面的无可捉摸和重重矛盾。而与前任蒂勒森相比,蓬佩奥是一个配合得多、与特朗普的主张亦契合得多的执行者。从“特金会”结束、蓬佩奥开始新一轮协调开始,特朗普政府新一轮颠覆传统的外交豪赌正在继续。(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特金会  陈晨晨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陈晨晨:上合组织对接“一带一路” 共写“上合方案”
陈晨晨:起底特朗普贸易谈判三剑客之商务部长罗斯
陈晨晨:特朗普可不可以复制?
陈晨晨:特朗普是不靠谱的总统吗?
从特朗普80年代脱口秀说起,中美贸易摩擦起因在这里
延伸阅读:
宋利芳讲座实录:对华反倾销,印美最多,中国该如何突围?
北京部分银行首套房贷款利率上调 抑制投机莫伤了刚需
刘玉书:为什么救中兴?不可不知的美国半导体业发展
罗思义:世界政治新格局 东方稳西方乱
董希淼: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要学会“治未病”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