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周晓晶

周晓晶:中国坚定推进新型全球化的决心不会动摇
字号:
2018-04-09
  最近,特朗普又秉持美国优先和极端的贸易保护立场对中国提出500亿和1000亿美元商品的加征关税威胁。在这样一种看似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的背景下,2018年4月8日至11日在中国海南博鳌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再度聚焦全球化和“一带一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这无异于向全世界庄严宣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中国坚定推进新型全球化的决心都不会动摇。中国将与全世界所有积极力量一道,继续推进新型全球化进程。

     作者周晓晶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4月9日中国网。


一段时间以来,西方民粹思潮和反全球化倾向蔓延,严重干扰了全球经济的复苏进程。最近,特朗普又秉持美国优先和极端的贸易保护立场对中国提出500亿和1000亿美元商品的加征关税威胁。在这样一种看似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的背景下,201848日至11日在中国海南博鳌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再度聚焦全球化和一带一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这无异于向全世界庄严宣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中国坚定推进新型全球化的决心都不会动摇。中国将与全世界所有积极力量一道,继续推进新型全球化进程。这充分展示了中国力量和中国自信。


虽然面临诸多困难并可能遭遇暂时挫折,但积极推进新型全球化仍存在诸多历史机遇。


一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格局的力量对比所发生的有利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根本性改变,是新一轮全球化能够得以继续推进的重要物质基础。 长期以来,西方国家经济占全球经济比重始终高达70%以上。这种状况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后开始发生重大甚至根本性变化。2010年,美国、西欧经济占全球比重首次降到不足50%。此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一直朝着接近西方经济比重的方向前进。预计到2025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占全球比重可接近或达到50%,与西方基本持平。与这一趋势相适应是2009年以来,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始终超过50%,远超过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贡献。


二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自本世纪以来,借助全球化的强势崛起,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积极参与和大力推进全球化进程,并进而改变不合理的全球治理模式和治理结构提供了重要支撑。这里有两个较大的载体,一是金砖国家合作的强势崛起和大力推进,特别是金砖国家合作的机制化趋势,彰显了金砖国家所代表的新兴市场力量在国际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二是G20在全球治理中取代G7的趋势。


三是西方国家中仍然存在全球化的坚定捍卫者和积极推动力量。全球金融危机后,西方的全面经济衰退,以及接下来的欧洲债务危机,导致西方民粹思潮的蔓延和反全球化倾向,虽然严重削弱了西方国家推动全球化的意愿及其在全球治理体系重建中的领导能力,从而成为全球化的拖累因素。但同时,无论是欧元区,还是其他西方国家,甚至包括美国英国国内,也还存在着强大的支持全球化的力量。这是因为在过去三十几年,美国始终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这就决定了美国国内目前仍然存在着较强的主张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利益集团。至于德法两国主导的欧元区以及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更是西方国家中大力主张推动全球化的重要力量。


四是新兴市场国家正成为新一轮全球化的主要推动力量,新兴市场国家近年来大力推进的一系列区域性甚至全球性经济发展和经济整合措施,正成为新一轮全球化继续推进的重要载体。如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与建设,东盟合作机制的深化,中亚五国合作机制的扩容,金砖+等发展新理念的提出与实践;以及其他一些区域性、甚至在整个洲际间的经济合作与整合,都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积极参与和大力推动全球化,提供了重要机遇。可以预见,随着新兴市场国家整体经济实力的进一步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必将取代美国,成为新一轮全球化的最主要推动力量,并主导全球化的进程与方向。


过去三十几年的全球化基本上是美国主导的全球化。2008年金融海啸后,西方国家陷入全面经济衰退和持续萧条,催生了西方社会日渐增大的反全球化声音,并使得过去几年的全球化进程事实上处于停止状态。如何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政治经济大背景下继续推进全球化进程的历史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到了新兴市场国家肩上。中国两年前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恰好顺应了这种时代要求,并为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重振全球化、继续推进全球化进程,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新的动能。


中国提出并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倡议,最初更多的还是着眼于积极探索2.0版的中国改革开放战略。过去三十几年中国改革开放得以成功的重要经验之一,就是中国自觉地将国内改革的推进建立在对外全面开放的基础之上,通过全面对外开放扩大自身的国际视野,为国内改革找到国际参照体系和国际坐标,从而全面推进国内改革进程。正是基于这一思路,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由于中国的一带一路设想为新兴市场和整个发展中国家继续推进全球化进程提供了重要抓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就自然而然地升华为新兴市场国家重振全球化的内在要求和战略共识。中国商务部20153月发布的一带一路路线图明确,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方向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从路线图的这一战略构想中不难看出,在这两条广袤而又雄伟的经济带中,人口超过20亿,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存在着一个个未来一段时间极具潜力的新兴经济体,存在着巨大的合作和开发潜力。这些区域和地带的崛起在未来几十年将有力地验证亚洲世纪的辉煌。


现在看,中国政府提出一带一路构想,并辅之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其最大意义就在于不但为全球经济进入新的长波增长周期找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的经济增长极,同时也为重振全球化、为继续推进全球化进程,提供了中国机遇、提供了新兴市场动能。


过去三十几年全球化具有三大基本特征,一是基本上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主导的全球化,从根本上讲是从属于美国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和既有经济秩序的;二是基本任务在于为国际资本开疆扩土,因而也就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国际资本的逐利要求;三是金融全球化、金融资本过度扩张,结果导致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严重失衡。美国退出TPP以及特朗普的美国至上和反全球化立场,事实上也就终结了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进程。但这并不等于全球化本身的终结。与过往不同的是,继续推进的新型全球化将会展现出全新的视角、突显出新的特征。


第一,继续推进的全球化将不再是美国主导,而是东西共治甚至新兴市场主导的全球化。其二,继续推进的全球化的主要着眼点是实体经济而不再是片面的金融扩张,因而将更有利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其三,继续推进的全球化将较好地处理好资本逐利与相关国家的自身发展问题、以及如何更好地惠及中下层民众的切身福祉问题。最后,继续推进的新型全球化,其最终目标和最高宗旨,在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于推动全球经济的共同增长和可持续增长。而这样一来,符合了更广泛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也就为新型全球化的继续推进找到了方向。因而必将受到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广泛欢迎,并成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战略共识。(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周晓晶  全球化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周晓晶:青岛峰会成果引领上合组织迈向历史新阶段
上合组织将如何扩大国际交往和合作?
周晓晶:长三角 新时代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示范
周晓晶:扩大开放、优化营商环境凸显中国自信和政府担当
周晓晶:迈向制造业强国需要心无旁骛攻主业
延伸阅读:
宋利芳讲座实录:对华反倾销,印美最多,中国该如何突围?
北京部分银行首套房贷款利率上调 抑制投机莫伤了刚需
刘玉书:为什么救中兴?不可不知的美国半导体业发展
罗思义:世界政治新格局 东方稳西方乱
董希淼: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要学会“治未病”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