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刘志勤专栏

刘志勤:“中国威胁论”是西方的摇头丸
字号:
2018-03-29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签署的针对“中国经济侵略”的备忘录提出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主要理由表明上是为了弥补所谓贸易“逆差”,实际上还是基于所谓的“中国威胁论”。究竟中国在哪些领域对美国存在“威胁”,或者中国到底在哪些对方“威胁”到美国,美国政府从未给出明确解释,人们只是从世界现实中看到另外一种“威胁”,而这些“威胁”恰恰与中国无关。

  作者刘志勤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学术委员,本文刊于3月29日环球网。


长期支撑美国政治军事发展的一个动力就是“中国威胁”,美国有的政客常常需要用“中国威胁”当作“摇头丸”,时不时的用来麻醉一下已经疲惫的政治意识,动不动用它来激活一下已经无精打采的“美国精神”。美国政界因此中毒不浅,常常情不自禁地处于某种幻觉与亢奋之中,难以自拔。


美国最近几年在世界范围内也起劲推销“中国威胁”这种“摇头丸”,企图麻醉更多的人,尽管没人知道世界上会有多少人会相信,也不知道究竟吓唬住了哪些国家。但是美国对此做得不遗余力,用足了各种手段,到处推销其“中国威胁论”,连和中国就贸易逆差矛盾打架的机会也不放过。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签署的针对“中国经济侵略”的备忘录提出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主要理由表明上是为了弥补所谓贸易“逆差”,实际上还是基于所谓的“中国威胁论”。究竟中国在哪些领域对美国存在“威胁”,或者中国到底在哪些对方“威胁”到美国,美国政府从未给出明确解释,人们只是从世界现实中看到另外一种“威胁”,而这些“威胁”恰恰与中国无关。


人们都明白,说“中国威胁”,无非是把中国当“ 敌手(不只是对手)看待,可以借机制定各项政策,包括财政预算和国家安全等都可以“搭便车”,享受政策优先。于是“中国威胁”就成为不少西方政客离不开的“ 摇头丸 ” , 靠它为自己的行为提神。美国政府的战略分析报告中已经白纸黑字的把中国当作最主要的“对手”。


看某个国家是否是“威胁”,“是否是“敌人”,有很多标准。但是归根结底只要一种方法就可以辨别真假敌友。中国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经历了万般艰辛,对识别敌友具有独特眼光和能力。


一个真正的“敌手”会抓住关键时刻,利用关键手段,巧借最佳机会,给对手“致命一击” ,或使其毙命,或使其丧失“战斗力”,或“点要害穴位”费其武功,防止未来发展形成新的威胁。


中国从未利用对己有利的条件或时机做出损人利己的事情,也从不把自己的发展建立在别国的衰落基础之上。中国的谦谦君子之风成为不少国家学习的楷模。


如果中国真的是美国的“威胁”,或者是美国的“对手”,中国会有多个“最佳机会”,给美国“致命一击”,或“废其武功”,可是中国竟然“傻”到全部放弃了那些天赐良机的“好机会”,放过美国,而且至今反被美国列为“最大威胁”,真是天理不容。


2009年的美国正受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的煎熬,企业凋敝,国民怨气冲天。如果中国借机“ 使坏 ”,像有的发达国家对付现在的中国一样对待美国,完全可以让美国经济雪上加霜。可是,中国却没有袖手旁观,也没有见死不救,更没有趁火打劫,发一笔“危机财” ,而是冒着自身通胀风险,投入巨资,保证经济平稳增长,为美国的经济“起死回生”创造了极好的条件。有的人可能会辩解说,中国当年也没有实力对美国“使坏”。 这种观点大错特错。依中国当年的实力,让美国的经济拖延二十年复苏是完全可以做到的。美国企业界对中国的宽宏大度也是怀恩在心。


美国企业界对来自中国的帮助有深刻体会,特别是美国的汽车和飞机行业,深刻体会到吃中国饭的可靠与放心。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在2008年是中国遭遇到金融危机,美国会如何对待中国?美国会向中国伸出无私之手?或落井下石,把中国往深水里再拉一下?可以彻底消除中国这个“心头大患”?大家对此心知肚明。


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宣扬“中国威胁论”的鼻祖实际就是那个遗臭万年的种族歧视言论“ 黄祸论”的翻版,是新的历史时期的变种。


“黄祸论”者曾宣扬“巨大威胁”来自东方,来自中国等亚洲国家。尽管早在公元四世纪起,西方国家就始终对来自东方的交流和发展心存疑虑甚至恐惧。这种恐惧经常成为西方政府用于愚昧,欺骗本国民众的最方便,最廉价的“麻醉剂”,也成为西方政府推行殖民主义和经济掠夺提供合理外衣。尤其令人惊叹的是,美国政府前任领导人曾多次宣传:如果中国人的生活和美国人一样,世界就无法承担如此压力。这种说法和几百年前的马尔萨斯《人口论》的观点一模一样,没有实质区别。


现代西方依然有些政治人物骨子眼里从没有放弃固有的种族歧视观念,对中国的发展和崛起从“血管里”就存在一种本能的抵制。美国特朗普政府也没能“脱俗”,在制定各项政策时难免显露出深深的“恐中”情绪,归根到底还是种族主义作祟。这就是当今一切所谓“中国威胁”之根源。


有此可见,要彻底消除西方政客心中对中国的排斥和反抗,是需要我们花费几个世纪努力的特大工程。“ 中国威胁论”将会长期存在,将经常成为西方别有用心的人常用借口阻止,限制和打击中国发展。对此我们民族真得时刻保持清醒的认识。


特朗普早年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是“ 一旦明确你要什么,就要紧抓不放”。或许这是本次美国政府发动“关税战”的一个心理因素。但是,特把贸易逆差上纲上线到“中国威胁 ” ,用这个陈旧的观念为其无理野蛮的政策做遮羞布,实在不明智。


我们暂且把这次美国发起的“贸易对抗”理解为是一场“关税战”,不会延伸到双方贸易各个领域,这将是有限的,可以控制的,双方可以讨论谈判解决的争端。在谈判中,不妨探讨可否建立两国有限的“共同市场”,逐步解决目前存在的贸易问题。


这一切与“中国威胁”无关,中国从没有威胁过别人,这点美国的心里最清楚。王毅外长回答记者相关问题时,简短而不容置疑:中国威胁论,可以休矣!


为了应对西方的“中国威胁论”,中国除了坚持“韬光养晦”之外,不妨推行“养精蓄锐,引而不发”的方略,确保西方和中国之间保持和维护最基本的相互信任,增加好感和尊敬,为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共同努力。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刘志勤  中美关系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刘志勤:上合组织要发挥好“稳定剂”的历史使命
刘志勤:美国将失去国际人心 中国有时间优势
刘志勤:没有“远虑”,必有“近忧”
习近平在上合峰会提出300亿专项贷款,将投向哪里?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天下”的千世大业
延伸阅读:
王文:金融视角下的中国崛起:概念、条件和战略
郑志刚:国企混改理论基础 从现代产权到分权控制
张颐武:释放网络“亚文化”的积极作用
个人所得税改革第七次大修
董少鹏:我国经济基本面不支持股市大幅下跌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