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我院研究人员专栏 > 人大重阳

“一带一路”动态地图如何演变?8位专家为您解答
字号:
2018-03-27
  这本《“一带一路”的战略地图》让我感到非常的震撼,目前为止国内这是第一本。这促使我思考,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在“一带一路”当中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构?现在这个地图是“一带一路”刚开始阶段的现状,如果“一带一路”发展到一定时候,这些地图肯定会发生变化,我们想一想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编者按:3月2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与国防大学国际防务学院联合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研究中心承办的“一带一路”与中国未来发展战略研讨会在京顺利召开。多位中外政要、学者共聚北京探讨“一带一路”与中国未来发展战略,并共同见证人大重阳与国防大学国际防务学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和《“一带一路”的战略地图》重要成果报告的发布。@人大重阳 官网与微信公众号(ID:rdcy2013)本期与您独家分享此次会议的下半场,多位专家大会讨论的精华内容。

  “一带一路”倡议改变了世界游戏的规则

  西夏姆·宰迈提(埃及前外长助理、人大重阳外籍高级研究员):首先,我想跟大家摆明几点事实,我们所有人都认同“一带一路”倡议极大地改变了世界游戏的规则,主要就是因为这个项目特别关注于未来。自从“一带一路”的倡议提出以来,落实的过程中碰到很多的障碍,此前研究表明了这一点。



  1986年中国就曾希望能加入关贸总协定,也就是现在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中国经过了15年辛苦的努力,才在2000年之初的时候真正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什么?因为从发展中国家的角度上来说,他们是希望能够让中国加入WTO的,但是事实上像美国、欧盟、日本一直都是在通过各种的措施要求中国提供更多的优惠条件。这些人也提出贸易开放的第一个原则就是一定要撤销关税。现在我们看到,特朗普就对中国开出高达600亿美元的贸易“罚单”,这是贸易战的前期。实际上美国对于中国所施加的关税,其实是有一定的歧视性的做法的。

  我们不禁要问,美国的做法是否遵守了WTO的相关规定?如果说美国要对关于钢铁、铝等这些产品施加关税,在WTO框架之下可以根据18B来做。因为WTO的18B的相应规则就是说各国在一定的时间限制之内是可以通过施加关税的做法来保护本国相关行业的,这主要是为了保障本国国内产业相应的发展,但是这个限制条件就是第一必须在有限的时间,第二不能带有歧视性的,即只是施加于中国,对于加拿大等是不施加这种关税的。

  因为我有来自中东和非洲的背景,所以我想再强调一点,对于“一带一路”来说,非洲不少国家是比较积极的。像在2013年的时候,非洲就采纳了2063年发展战略,为了推动非洲的繁荣,在非洲大陆彻底消除贫困。当时这个非常成功。为了惠及更多的非洲国家,大概四天之前,非洲44国已经签署了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同时还包括有非洲的统一护照,这是非常独特的。其他大洲可能没有这样的元素或者政策存在,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这些都是非洲好的、正面积极的发展。谢谢。

  “一带一路”的网络建构是不可阻挡的

  黄仁伟(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这本《“一带一路”的战略地图》让我感到非常的震撼,目前为止国内这是第一本。这促使我思考,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在“一带一路”当中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构?现在这个地图是“一带一路”刚开始阶段的现状,如果“一带一路”发展到一定时候,这些地图肯定会发生变化,我们想一想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第一个变化已经出现了,就是有一些大国开始阻截“一带一路”,像印度、澳大利亚、日本、美国四个大国组成的“钻石”联盟,已经明确地说,要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搞基础设施网络,和“一带一路”是重叠的。那么,将来会不会出现一个地区两套基础设施网络重叠的地图呢?

  再比如在欧洲,本来那里“一带一路”离我们比较远,肯定是第二、第三阶段上会发展,但是现在它已经发展起来了“16+1”,中东欧16个国家加中国,构成了那里“一带一路”新的地图。新地图里面有一条线,现在的地图上没有,就是从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到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已经修了铁路,他们准备向北延伸,到波兰的格但斯克,向南延伸到希腊港口,这样形成一条南北贯通的中东欧走廊。这条走廊中东欧国家自己在设计,跟我们东西向的“一带一路”形成交叉。可以预想的是,再过五年欧洲的“一带一路”地图也会是另外一种画法。

  第二,“一带一路”有几条走廊开始出现雏形了,比如中巴走廊、中缅经济走廊、和中国和马来西亚、新加坡经济走廊等。其实它们都是陆海连通的走廊,都是中国邻国周边的走廊。这几条走廊通了之后,“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就连接了。如果没有这几条走廊,这几个带和路是隔离的。再过五年或者十年,这三条南北走廊和东西向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的丝绸之路形成一个网格,在南亚、东南亚和中亚连成一个大的田字型或者是一个大的方块交叉。

  所以我们期待人大重阳的第二本、第三本“一带一路”的地图会很不一样,再过五年这些地图会很不一样。我们还会看到世界经济上出现一些新的交通枢纽,新的产业中心,甚至新的金融中心。

  我们还可以想象,现在上海到新疆,到中亚,到莫斯科,到鹿特丹,高铁没有通,如果我们这条东西向的高铁通了会怎么样?这个地图的空间就变得很小了。“一带一路”现在没有包括北极冰上的丝绸之路,也没有包括东南线,到澳大利亚、新西兰,它只是一段,如果直接通到南美会怎么样。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美国大豆成为中美贸易战的一部分,目前中国进口大豆的80%来自美国,如果我们不得已减少美国的大豆进口,那我们就会从黑海地区,从西伯利亚,从阿根廷和巴西进口大豆,“丝绸之路”的这种运输的数量、频率就会大大提高。原以为很遥远的东南线的“海上丝绸之路”会连接到南美洲去。所以“一带一路”不是张骞走西域的那条路,也不是郑和下西洋那条路,是整个世界市场的重新格局。

  所以,“一带一路”的广度和深度超出大部分国家和智库的想象。美国等试图用一个盟国体系来阻挡“一带一路”的网络建构,这是不可能达到其目的的。

  “一带一路”像河流把中国和世界连起来

  赵可金(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一带一路”的倡议和世界现有规范之间的差别是什么?首先要找到之间的差别,才能够找到未来发展机遇。在我看来,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更好地了解“一带一路”倡议。



  第一,共享。自从1949年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一直想要建立一个新的共和国体制,这是共产党领导之下建立的共和国。所以,我们本身有着一个强烈的共享观念,为了让世界比之前更具平衡感,我们就需要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不论贫穷还是富有,我们都可以共享一个理念,共享这样的财富。“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建立一个更美好世界的一个“处方”,高收入和低收入的人群都可以去共享这样的财富。

  一个马来西亚的朋友问我:“当中国成为大国之后,中国会做什么?”美国现在是大国,是全球霸权国,但是美国不愿意跟国际社会去分享霸权,但是中国愿意与世界共享,所以共享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个准则。习近平主席希望能够构建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希望世界变得更好,这也是来自于中国贡献的智慧。

  水是生命之源,大家的生存都依赖于水源,而“一带一路”的倡议非常像水,“一带一路”倡议就像一条河流把中国和世界连在了一起,让世界实现人人共享。共享是我们的一个关键词,共享能够激发人们推动“一带一路”的倡议。

  第二,合作。不同国家之间存在不同的差异,比如肤色、文化、语言等都有不同,但是我们可以合作,可以求同存异,共同实现我们的目标,打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中国是希望能够和世界每一个参与者进行合作,不管是来自于西方还是东方,来自于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所以这种合作式的发展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理念。

  第三,网络运营。这个世界有很多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利益,每个国家也应该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世界上出现了一些非国家因素、非政府组织等,他们也都是国际社会新的参与者。我们不能够按照既有的观念来认识他们,而“一带一路”的倡议对于新的参与者也创造了新机会。我们需要一种网络式的合作方式,来接纳他们,这种网络式的合作方式给这些新的参与者一个比较好的平台,让他们能够参与到国际事务当中。

  中国是一个不断崛起的大国,中国所秉承的理念是不一样的。美国确实已经取得了成果,欧洲曾经取得过自己的成功,他们奉行的都是大国霸权的原则。中国其实所代表的是一种不同形式的文明。我们强大了,可以和世界一起分享。中国的文化让我们要乐善好施,要求我们要造福大众,因为这样可以让我们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中外人文交流“重心下沉”是民心相通的关键

  马丽蓉(上海外国语大学丝路战略研究所所长):我想谈三点感想:第一,战略地图里面提到了人文交流,尤其是民间人文交流可能难以用地图描绘。这几年我们关注的是如何使民心相通,关键在于“一带一路”人文交流“重心下沉”。



  我们通过中东研究发现,在上千年的丝路上有一个民间交流的模式,“三轨并举”,它的行为体是商旅、学旅和教旅。我们总结这个经验发现,“一带一路”开展民间交流过程中,一定要在“三轨并举”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民间交流的主体。

  商旅,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恐怕公共外交、企业公共外交这样的意识、能力都必须要跟着走出去。我们最近集中分析一些失败的案例,可能是和当地的民族、宗教、部落等文化有关系。再一个,第三方评估报告未能客观反映我们企业走出去给当地的回馈,比如说社会担当、环保的贡献等等。

  教旅,古代丝路上的传教士。走出去的同时,双向的宗教交流不可回避。宗教交流在古代丝路当中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当中应重视宗教交流,力争使宗教交流在民间交流、价值沟通、增信释疑、培育反恐共识等方面发挥一定的作用。

  学旅,我们知道马可波罗、伊本·白图泰,古丝路上留下的传记、文本,实际上就是民间交流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知识精英阶层的双向交流。王文教授提出一个脚底板底下做学问,“一带一路”学,实际上他在呼吁,中国学者要有所担当,有所作为了,不能再用西化的研究方式,西方的三大理论,再回过头来解读我们的“一带一路”了。人大重阳推进“一带一路”学建设实为中国丝路学振兴之举。

  第二,我们集中关注新疆周边,正在做两个研究报告,一个是讲新疆周边丝路天然伙伴关系,就是怎么从草原之路,绿洲之路,到海陆交会,形成天然伙伴关系,梳理出来这种历史渊源。第二个我们做的是“一带一路”背景下新疆周边国家丝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发现新疆周边国家地区3区12国的确是我们现在“一带一路”的高风险区,但恰恰又是重点地区、重点项目、重点国家,还有旗舰项目最多的、最集中的一个地区之一。其实宗教本身不是风险,宗教极端主义才是引发风险的因素。中国新疆周边地区和国家因宗教极端主义因素所致风险已成为“一带一路”非传统安全风险所在。

  第三,西方一些大国最近对“一带一路”都在关注。对“一带一路”持负面质疑态度的这些国家急先锋恰恰是丝路学研究基础最雄厚的国家,比如德国以产生了丝路学概念之父李希霍芬自居。法国研究中国的成果是最多的。日本最早提出“丝绸之路外交”,这得益于日本丝路学研究的几十年的积累。印度最近也有一些新概念,美国更是,像基辛格等等一直在关注丝路核心区。所以,越懂丝绸之路的国家越对“一带一路”与中国的关系,与世界的关系越明白,对未来的前景的担忧可能让他们成了急先锋。

  另外西方大国的智库也有不同的声音,欧洲学派里也有不同的声音出来。英国牛津大学的历史学家弗兰科潘的从丝路视角发现全新的世界,最后他不得不承认,丝绸之路是造福全人类的。有意思的是,1877年德国学者李希霍芬提出丝绸之路概念,他的著作叫做《中国》。2017年弗兰科潘的转型之作《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也是关注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这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

  “一带一路”再造中国,再造世界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受大家启发,我发言的题目叫“一带一路”再造中国,再造世界。



  先来看看“再造中国”。大家知道,十九大报告指出,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今天“一带一路”让西部地区变成改革开放前沿地带,我们可能再造一个海外中国。怎么讲再造世界呢?我想围绕地图、战略、未来三个关键词来做阐释。

  首先看地图。地图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古代的丝绸之路断了以后,欧洲人走向海洋,搞地理大发现,殖民世界,形成所谓的陆权和海权之争。今天中国陆海联通,不再是零和博弈,互联互通,绝对是从人类文明上的创新,不是简单的回归和复兴的问题。所以地图上看到人类的文明,看到世界的未来。

  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中国老祖宗也画了很多地图,后来传教士带过来,发现中国只是其中一个国家,所以地图是改变我们世界观的。

  历史上的地图是被殖民者绘制的,完全按照他的文明,其它人都是野蛮的,完全按照征服的逻辑绘制。今天我们按照互联互通的方式来绘制,就是以老子说的“以天下观天下”。

  再看战略。以前我们比较忌讳“一带一路”与战略相邻,总感觉战略是军事、征服,但是“一带一路”确实有战略效应的。战略的意思就是要长远、全局,就像古人说的“不谋万事者不足以谋一世,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所以我们不忌讳谈战略,而且军队可以大量参与这方面的研究和工作的,因为将来一些高风险地肯定需要我们的军事人员,还有公共安全等一系列的人员去维持的。军人今天已经不再是打仗了,军人是提供安全产品了,军人让我们“一带一路”有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

  最后谈未来。我看了战略地图,觉得未来可以做一些改进。目前这些“一带一路”地图都是静态的。它有多少项目、多少人口,多少证券交易所,这都是静态的,未来能不能将来搞一个动态的地图呢?“一带一路”地图是一个底色,五年、十年以后再对照“一带一路”建设的成就,从地图的动态变化,进行动态预测,做一些前瞻式的研究,这样地图会更加有说服力。更重要的,“一带一路”的精髓是互联互通,地图应聚焦于世界的联通性,找出全球化、全球治理的痛点,习主席在高峰论坛开幕式说的关键项目、关键通道、关键城市,就象中医说的任督二脉,要画出世界的五通指数,更明晰展示为什么要建“一带一路,如何建设一带一路,展望"世界是通的"未来前景。

  人大重阳目前只是开了一个头,接下来成为联合国的共同事业,因为“一带一路”已经写进了联合国的有关决议,所以我们这样的地图是共绘人类美好未来世界地图的迈出的第一步,是长征里面的关键第一步。

  “一带一路”的战略地图帮助我们重新认识世界

  贾晋京(人大重阳宏观研究部主任、首席研究员):我们在没看到地图之前,跟看到地图之后,世界观是不一样的。有地图时,我们就有了一个更加清晰、明确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



  所以我想主要阐述一下这份“一带一路”的战略地图该怎么用,它能够带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新的视角,它的使用方法是什么。

  首先地图是世界观。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观,最重要的是这个世界观能够为我们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帮助。

  1、通过地图重新认识世界。举例来说,从当代中东地区的宗教分布示意图中,我们能够看到,实际上在中东如果从地缘分布上来讲,什叶派是存在一个所谓什叶派之弧的。这能帮助我们理解很多中东所发生事情的背后逻辑和一些国家行为。

  2、重新认识中国人自己。如果从全球的视角来看,中国对这个世界做过哪些事情和贡献,实际上“一带一路”不是最近五年刚刚开始做的,有关的事情做了几十年,并且已经深刻地改变了这个世界。例如,中国几十年来持续的农业技术对外援助,才是解决全世界吃饭问题的最大贡献者。

  3、我们从中得到一种认知,就是当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走向中国的时候,我们面对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在这方面的世界观也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新的认识。例如,通过世界法律体系的分布情况,我们就能认识到哪些区域之间规则是相通的、还有哪些区域之间规则是各自不同的。

  所以我在此希望说明,这个事情是不断进化和改变的,并且是一个需要集成越来越多的知识,并且相对于当今地图已经进化到电子化、数字化、网络化的时代是远远不完善的,所以希望大家多多的批评指正。

  “一带一路”建设要做好四个服人

  赵磊(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我们一定要弄清楚“一带一路”的定位问题。中国不是用“一带一路”规划世界,而是中国要充分地融入世界。每一个文明都有它的闪光点,要相互欣赏、相互理解、相互尊重,这是“一带一路”不同于西方话语权的最大的特点。



  大会的主题是“一带一路”与中国未来发展战略,我们可以先看一下中国历史为什么提“一带一路”。 公元前一世纪汉朝,那时候“一带一路”就开始有了,张骞、班超都是古丝绸之路上的名人。历史告诉我们,中国强的时候都不是靠军事,一个是经济,有产品,另外一个是文化,文化有温度。所以别人会不请自来,这个经验和模式对中国自身和国际社会有所借鉴。

  “一带一路”提五通,最难的是人心相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都是功能性的改变。“一带一路”是希望有一些化学改变,除了物理改变还得有一些化学反应,所以通心是很难的,怎么通心呢?“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如果你要能通心、暖心、读心,不喜欢你的人、反对你的人会慢慢没了。所以“一带一路”我觉得最难的恰恰是通心能力,所以我谈一谈“一带一路”的四个服人。

  以“立”服人,就是用原则、立场、价值观来打动人。金融是经济的命脉,过去十年全球跨境资本流动一半以上没了,经济下行必然是政治保守,冲突肯定是起伏不断。所以“一带一路”展现的是中国人对全球化的立场,当各种反全球化、逆全球化在抬头的时候,我们拥抱新型全球化,强调网格、普惠、节点。

  以“理”服人。“一带一路”一定有学理基础,不应该停留在纯粹的政策领域,一定要有学理基础,一定要找到它的理论基础。

  以“利”服人。利就是实实在在的获得感,“一带一路”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去年为什么29国政要来到北京,大多数是有获得感的。但是同时中国人也得有获得感,如我们的技术升级,充分参与全球治理,展现中国人的价值观。

  以“例”服人。既要以理服人,也要以例服人。比如我们在肯尼亚建蒙内铁路,在柬埔寨建经济特区等等,做的事情是解决当地就业,解决当地教育,以鲜活案例展现“一带一路”魅力。“一带一路”建设未来要做的事情,依然是通心,通商,一个是文脉,一个是商脉。

  “一带一路”的三大加持:新技术、新规则、天下观

  张胜军(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我知道大家今天不完全的兴趣在“一带一路”上,还比较关心中美贸易战,非常想知道中美这场贸易战是一场拳击比赛还是一场拔河比赛。如果是拳击比赛,也许有胜负之分,但也存在一种可能,从拳击赛转为拔河赛,最戏剧性的是中美发现原来自己在一个阵营里,可能这种结局是我比较乐观的结局。可是潮起潮落,世界局势跟“一带一路”也有很大的关联,经过五年的渐变,“一带一路”目前也到了一个临界点,也可能会发生突变,所以,我想讲“一带一路”的三个“加持”。



  一是新技术加持。“一带一路”是在新技术革命的背景下开展的。新的技术革命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一带一路”的样貌和生态。在新技术革命的加持下,“一带一路”联通的不仅是现实中的高铁、飞机和轮船及其承载的货物、商品和人口流动,还包括信息高速公路(information highway),互联网经济以及文化和思想的共享。新技术加持的“一带一路将远超我们想象中的一带一路。

  二是比特世界规则的加持。比特世界的规则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和无可回避。在比特世界规则的加持下,“一带一路不再是一个选项,即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愿意不愿意加入,你都别无选择,“一带一路”形成的逻辑和市场会自动成为你事业的一部分,就好比你站立的甲板,你已经在船上了。

  三是中国天下观的加持。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天然带有中国文化的印记,在国际关系中,这就是一种世界观,我们称之为天下观。在天下观影响下的“一带一路愿意平等地与世界各国分享发展的机遇和发展的成就。因为中国的天下观不是线性的,而是非线性的,循环的秩序。其中循环的不仅有“一带一路沿线上的技术、资源、信息,还有许许多多我们看不到的超循环,它们发生在不同地区的内部,不同国家的内部,国家内部的内部,以及“一带一路的外围地区,外围地区的外部,我们看不到的外部。

  综上所述,“一带一路一旦发生,它就会超出我们所有最大胆的预期,形成自我耦合的循环和耗散结构,最终成为自组织系统,所以其演变值得我们期待,其前景是无限的。

  提问环节

  提问:请问赵教授,“一带一路”什么时候能够延伸到空间?

  赵可金:“一带一路”的现象和“一带一路”的实质,首先要区分开来。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老是认为“一带一路”是有一个起点和一个终点的,老是以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在陆上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在海上的,这是彻头彻尾的错误理解。其实“一带一路”真正的最要害的地方还是在天上。“天际丝路”的建设是“一带一路”真正的要害所在。

  “一带一路”本质上是一个国际公共产品。我跟很多外国人讲,“一带一路”不在中国人的嘴里,需要我们坐下来一起共商共建。而且,最后“一带一路”走向什么地方,恐怕不是中国能够决定的。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并没有明确说“一带一路”在哪里。至于它会在哪里,一定是人们走出来的。

  我们在清华大学做了经验分析发现,历史上的“丝绸之路”首先是商路,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万里茶道,还是中国跟中亚的贸易通道,都是首先是商人走出来的。等出现了问题,需要政府、宗教等其他的支持。很多国家有误解,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地缘政治的规划,是我们要扩展势力范围,这是彻底的错误理解。

  中国不过是提出一个倡议,有的国家愿意推进“一带一路”,那我们就一块推动,最后从哪里走我们商量,这是市场决定,政府无法决定的。有日本朋友来问我,如何参与“一带一路”?我说日本已经在“一带一路”上了,比我们早走了40年,只不过你们跟我们走的思路不一样,我们有我们的贡献,我们可以协调。

  提问:请问王义桅先生,在与南亚的合作上,最主要的挑战是什么?有没有办法应对这些有关安全方面的挑战?中国有没有可能跟尼泊尔、印度之间建立一个经济走廊?

  王义桅:谢谢你的问题,其实我有一些书也是翻译成了尼泊尔的语言。安全问题是一个惯有的挑战,这个问题也不光是中国的,或者其他国家的。

  第二个关于中国、尼泊尔、印度,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印度方面,实际上我们愿意有这样一个经济走廊的,还有佛教的走廊,因为在历史上面,中国人来自于西藏,还有一些其他的中亚的国家的人都会去尼泊尔和印度,印度有时候不是合作,而是反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所以关键点还是印度方面,我们希望在这方面有探讨。(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贸易战  一带一路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代表团访问人大重阳
上合前瞻:扩员后如何在复杂国际环境中行稳致远?
乌云毕力格讲座实录:一段明末清初的草原史,帮您理顺草原丝绸之路的渊源
中国人民大学丝路学院在苏州校区揭牌,丝路学院发布首份研究报告《构建一带一路学》
《上海合作组织十七年进展评估》报告在京发布
延伸阅读:
刘英:美国对华贸易战的背景、影响与应对
丁刚:这项倡议,正成为亚洲“老大”与“老二”携手的新机遇
张敬伟:中美贸易“激战”变“和局”,得失还是共赢?
百行征信正式揭牌 看“信联”如何保护信息安全?
陈晨晨:特朗普可不可以复制?
人大重阳推荐
  • 1  陈晓晨:中国不是美国的威胁,这些才...
    5月19日,中美两国就双边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
  • 2  刘典:“中美贸易战”和气收场之后,...
    国当地时间5月19日,中美两国在华盛顿就双方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正在对美国...
  • 3  陈晨晨:特朗普是不靠谱的总统吗?
    特朗普总统宣誓礼前后,华盛顿的气氛唯有“懵”字可形容。至今记得那日拜会的...
  • 4  董希淼:智慧金融秉承金融本质才能行...
    近几年来,金融科技可谓大爆发。伴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
  • 5  王义桅:又收美国通牒,欧盟为何仰人...
    欧盟长期以来在美国面前“低人一等”,首要原因在于自身的实力不足。俾斯麦有...
  • 6  刘戈:科技创新,更需久久为功
    久久为功,两个“久”的叠加,形象地说明了做好一件事需要长时间坚持的道理。...
  • 7  刘志勤:一场“教科书式”的交锋
    中美贸易磋商平静举行,是中美双方领导人和经济界共同努力的必然结果。如何建...
  • 8  程诚、徐晶:美国竟为“洋垃圾”制裁...
    然而,以 “美国优先”的名义,特朗普在上台以后大幅削减美国对外援助预算,其...
  • 9  王文:如何理解“前所未有之大变局”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国际形势正发生前所未有之大变局”,尤其在十...
  • 10  丁刚:英属印度的国家观
    难度在于,怎样才能培育出现代文明精神生长的人文环境。像所有后殖民国家一样...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