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我院研究人员专栏 > 刘英专栏

刘英:特朗普打响贸易战,中国如何应对?
字号:
2018-03-26
  美国的贸易保护举措激起了全球的反弹,作为回击,欧盟宣布将对进口自美国的35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报复性关税,韩国向WTO提出申诉,一旦成功,美国将面临60天报复制裁。中国企业则刚刚全面打赢了337调查案,在反垄断及窃取商业机密等诉点上完胜。中国商务部也针对232协议提出要对美国30亿美元进口商品征税。特朗普挑起贸易战引发美国股市与全球股市大跌。针对贸易战中国如何应对

  作者刘英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本文刊于3月25日观察者网。


  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基于301调查结果对来自中国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对中企投资美国设限并在世贸组织采取针对中国的行动等。当天正是特朗普政府基于美国232调查对进口美国的钢和铝征收25%和10%的关税之时,就在此前1月23日,美国刚对太阳能电池板和电冰箱进口商品加征30%和50%的关税。

  美国的贸易保护举措激起了全球的反弹,作为回击,欧盟宣布将对进口自美国的35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报复性关税,韩国向WTO提出申诉,一旦成功,美国将面临60天贸易报复制裁。作为回应和抵消,中国商务部提出两批次7类128种美国进口商品要加征15%和25%不等的关税。此次美国以贸易逆差为由对中国发动贸易战,那么中美贸易逆差到底是多少?中美贸易战本身打的是什么?中美贸易战发展及解决路径是什么?


  贸易战违背经济学基本原理和常理


  美国在经济日益全球化的今天搞贸易战,这是根本违背经济学原理,违背国际贸易原理和经济全球化的基本规律的。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必须以贸易逆差为前提才能全球流通,美国只有通过贸易逆差输出美元,才能保障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同时,国际贸易本身就是发挥各国比较优势或要素禀赋来交易,美国作为去工业化的发达国家,服务业占比近80%,其贸易逆差也是国际分工、产业结构、全球价值链的必然结果。

  美国以贸易逆差、知识产权为由挑起贸易战纯属无中生有,以其此前进行的337调查为例,中国企业在反垄断及窃取商业机密等诉点上完胜,显示出美国的调查完全没有公正性可言。美国启动301调查,而实则是剑指中国制造2025,是要通过设限到美投资和美国对华出口,其方案涉及十大领域,包括先进信息技术产品、自动化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现代轨道交通装备、电动和其他新能源车辆、电力装备、农业机械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和其他高性能医疗器械等。通过限制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进而达到遏制中国崛起之目的,这又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了。


图1:第一阶段中美贸易战的对比


  最后,中美贸易关系着中美两国乃至全球的根本福祉。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最大发达国家间的双边经贸关系,中美两国的贸易现状是由长期中美两国的国际地位和劳动分工决定的,与产业竞争力及经济发展阶段有关。中美贸易实际上是互惠互利的,是长期市场选择的结果。中美建交近40年,双边贸易规模增长了232倍,双向投资累计2300多亿美元。过去10 年,美对华出口平均增速是美总出口增速的近3 倍,是中国对美出口增速的近2 倍。只有正确看待中美两国的产业结构差异,才能精准理解中美贸易的根本和关键。


图2:美国贸易进出口及其年差发展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


  与其说美国第一不如说是特朗普第一。因为特朗普什么都要,既要强势美元,又要强势经济,更要强势出口!这完全是缺乏经济学基本常识的表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日前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中称,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是高度无知的,他们的做法只能招致适得其反的后果,败坏美国的名声,疏远美国的朋友,进而使得中国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得到提升!

  全面贸易战争或令重启的经济引擎戛然而止。特朗普上台后的种种反自由贸易的做法本质上是一种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表现!不仅不利于美国的长远发展,而且对刚复苏的全球经济可以说是浇上了一瓢冷水,让刚开启的贸易引擎有面临熄火的可能,由此引发世界各大股指均出现大幅下跌。

  贸易战体现单边主义而引发美国分裂主义。特朗普打贸易战不止引发全球投资者的忧虑,也导致了美国内部的分裂,其国务卿、首席经济顾问等多名政府核心成员因此离职,美国很多众企业、行业协会及州都表示强烈反对。互联网时代的世界已经变成了地球村,各国相互贸易以及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经紧紧联系在一起,经济全球化已不可逆转。

  中美产业结构、资源禀赋比较优势形成互惠互利合作共赢是利益共同体。中美建交近40年双边贸易规模增长了232倍,双向投资累计2300多亿美元。过去10年,美对华出口平均增速是美总出口增速的近3倍,是中国对美出口增速的近2倍。作为全球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最大发达国家,中美贸易关系着中美两国乃至全球的根本福祉,中美贸易现状与产业竞争力及经济发展阶段相关,其实是互惠互利,是长期市场选择的结果。中美产业结构差异大,这是中美贸易差额大的关键。


图3:2016年美国对中国各类货品出口金额占比情况
数据来源:美国商务部


  被夸大的“中美贸易逆差”

  首先,美国统计高估贸易逆差20%。美国声称其所采取具体措施就是要降低美国对华贸易赤字1000亿美元。但事实上,美方的统计高估了至少20%的中美贸易逆差。根据中国统计,2017年中美之间的逆差是2752亿美元,而非美国宣称的3750亿美元,双方统计相差近1000亿美元。通过中美专门的工作组测算,美国官方统计的对华贸易逆差每年都被高估了20%左右。


图4:中美服务贸易进出口发展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



  其次,美国对中国服务业的贸易顺差全球第一。2016年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高达370亿美元,是美国在全球最大的服务业顺差国,呈逐年扩大态势。



图5:中美货物贸易进出口发展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美国商务部


  其次,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管制是导致其贸易逆差的重要原因。美国一方面限制包括航空航天等高科技向中国出口,另一方面限制我华为等高科技企业到美国投资,此外还领衔瓦森纳协议,号称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虑,禁止向中国出口包括航空航天、信息技术、新材料等几乎所有高科技产品及军品。据统计,美国对华高科技出口管制水平只要降到对法国的水平,中美贸易逆差就能减少34%。

  最后,贸易逆差数据的失真还源于对中间品贸易额的统计。目前全球贸易中大约有80%以上是中间品贸易,而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中有超过44%的为“中间产品”,如果去掉中间产品价值,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将减半。当今世界,大到飞机小到手机都是全球采购全球组装。中国出口给美国的最终产品里面有更多的部分并不是由中国生产,但却被统计在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贸易额中,被特朗普当成了贸易逆差的靶子来打。

  总之,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中美贸易涉及两国民众的根本福祉,不是玩数字游戏,需要理性客观科学分析。因此,如果把服务贸易及统计误差都全部核算进来,扣掉中间品,经济互补性强的中美双方其实是基本平衡,而绝不是美国单方面统计的所谓存在着大量贸易逆差。

图6:2017年底中国向美国出口各类金额占比情况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


  贸易战不是美国说打就能打的

  中美贸易只能增加美国就业。跨境电商增加了数百万计美国中小企业主的就业。特朗普认为贸易顺差意味着中国抢占美国的就业,而事实上,中美并不处于产业链的竞争格局当中,美联社曾援引美国印第安纳州波尔州立大学统计显示,美国有超过88%的就业是被机械化所取代的。从2010到2015年,美国制造业对中国出口连年增长,但是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却是不增反减。

  其实中美贸易逆差并不代表利润逆差。以苹果手机为例,一部600美金的苹果手机,中国只赚取其中6.5美元,占比1%,但在中国出口美国的贸易额中却是按整机价格计算出口值。据中国商务部2017年《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统计,在全球价值链和价值链当中,货物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实际利益顺差却是在美国,因此,国际贸易统计更关键的是要看增加值,双方实质上是互利共赢的关系。中美两国所处的产业结构不同而且绝大多数互补,这种在长期市场竞争中所形成的中美贸易格局,最根本还是由两国所处的产业链和价值链位置不同决定的。从分类统计看,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59%来自外资企业,也就是说,贸易顺差中有很多是美国6.7万家在华的跨国公司赚走的。

  美国是全球产业链布局的最大受益者。在中美贸易当中,美国公司将航空航天、军工等高科技产业中附加值高的设计、研发和营销等两头环节留在美国本土,而把低附加值环节如加工、组装则外包到劳动力相对廉价的中国等地。从统计数据也可看出,中国的贸易顺差有61%来自加工贸易,这也显示中国所处的多是价值链的低端,赚的只是少量的加工费。美国乃至全球民众每天都能享受来自中国的物美价廉的商品,正是得益于这种产业分工。因此,中美贸易逆差并不能反映双方通过贸易所获得的实际利益。


  与中国打贸易战也不符合美国利益


  首先,贸易战直接伤及美国跨国公司。美国在华有6.7万家企业,这些企业仅利用中国廉价土地、劳动力资源及中国政府富裕的优惠产业政策,其生产的产品大部分还是返销美国,因此美国对中国打贸易战,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其次,进口商品的可替代性不同。从中美相互出口的主要产品看,中国出口美国的是美国家庭常用的物美价廉的必需品,数量巨大,短期难以找到足够的可替代性产品和供应商。与之相反,美国出口中国的产品则量少价值高,比如飞机,中国完全可以选址欧洲或其他国家的产品加以替代。



图7:2017年12月中国向美国进口各类金额占比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


  再次,美国打贸易战后果将反噬美国。鉴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有很多日常生活用品,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高关税,最终结果必然是由消费者买单,提高美国百姓的生活成本,加重人民负担,进而抬升美国的CPI,导致美联储被动加息,甚至引发恶性循环,导致股市崩盘进而引发系统性风险,带来全球性金融危机。

  最后,贸易战引发美国及全球投资者反对。3月19日,沃尔玛等25家知名零售商联合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呼吁不要对中国加征进口关税,因为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会导致服装、电子设备等日用品价格大幅上涨,这不仅损害美国消费者,更严重侵害了支持特朗普竞选的工薪阶层利益。3月23日,来自美国纽约州、加州、宾州等6个地区的代表来华路演吸引了近30亿美元投资。特朗普如果一意孤行推动贸易战,不啻为是对于美国“民主”的巨大讽刺。

  中美贸易战主动权在中方而不在美方!

  美国打贸易战是重大战略失误。从中美双方的局势来看,美国贸易代表莱特还想重演上世纪与欧日贸易战的胜利,这是重大战略误判!从格局上看,尽管美国贸易代表是谈判老手,但中国不是日本那样的外向型小经济体,中国幅员辽阔,不仅有最完备的工业体系,而且早就从出口导向型经济体转为消费驱动增长型经济体,中国消费对GDP的贡献率达60%,内需对GDP的贡献率90%,通过促进内需,美国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会大幅降低,而美国作为一个消费国家,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必然会部分抵消其减税对消费和经济增长的促进效用。

  从民心来看,中国可以做到13亿人上下一致,齐心协力全力应对美国贸易战,而美国国内利益集团众多,很难做到集中精力与中国开战。

  从体制来看,美国不仅有小政府与大市场,而且联邦和州本身就各说各话,不说难以调和的两党,就是共和党内部也存在利益之争,一盘散沙,难以执行和推进,这直接影响特朗普的决策执行效果。

  从弹药来看,一旦贸易战打起来,美国会杀敌一百自损三千。美国高悬着20多万亿美元的债务,中国作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也是美国飞机、大豆的第一大出口市场,汽车的第二大出口市场。美国出口的62%的大豆、25%的波音飞机、17%的汽车销售在中国。以美国对华出口产品数据为例,2016年美国对华出口大豆3366万吨价值138亿美元,飞机440架值125亿美元,汽车25.5万辆价值121亿美元,美国出口中国的原材料占其出口的近20%,每个美国农民平均向中国出口农产品约1.2万美元。

  美国要看清贸易战数十亿美元与数万亿美元的机会成本之间孰重孰轻!不仅是货物贸易,单拿美国最倚重的金融业来看,目前中国正在加大开放力度,推进减免对外资投资金融业的限制,如果美国掀起贸易战,中国完全可以在对其他国家开放市场的同时限制美国企业进入,这对于美国金融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必然造成不利影响,使其错失良机。

  贸易战中国不打则已,要打必赢。中国经济稳健,应对美国贸易战的工具多。若美国执意挑起贸易战争,那么中国应对的不只有大豆、棉花、牛肉等农产品,也是特朗普的主票仓。更有飞机、汽车等一系列的工农业产品进行全面反击,而且一定上下一心,全力作战,不打他个落花流水绝不罢休!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排队出口到中国的企业数不胜数,中国不缺贸易伙伴,但美国将永远失去中国这一巨大数量中产阶级的全球最大规模市场,而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也将成为世人笑柄。

  中美双方应一起支持WTO反对贸易战

  中国坚持WTO多边贸易主渠道,坚持自由贸易,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美国也不要在多边WTO框架下遵守规则来对等谈判,而不是单打独斗,毕竟欧洲、亚洲、美洲和非洲等160多个国家都是支持WTO。

  在改革开放40年的关键期,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姿态推进着改革开放力度,对服务业等放宽市场准入,这必将带给世界巨大的发展机遇。而贸易战只会增加美国企业投资中国的障碍,自设羁绊,并为此付出巨大的机会成本。

  中国倡导合作共赢,但绝不会因贸易战自乱阵脚,而是按部就班地、有条不紊地来推进改革开放。中国在特朗普上台伊始就释放善意,回应美方关切,在中美贸易百日计划给美国做出巨大的姿态和让步,推进改革开放和平衡贸易结构,并在特朗普访华期间给了一个2500多亿美元的大礼包。近几年,中国的净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一直为负,2017年中国贸易顺差收窄14.2%。

  新时代中国的改革开放也是高质量发展。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上表明中国将加大改革开放力度,降低货物贸易的关税,对涉及民生的产品甚至会降至零关税,中国还要放宽服务贸易准入,强调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生产力。中国正在将国际进口博览会办成常设机制,并以大国姿态欢迎各国加大对中国的出口。不仅如此,中国通过推进“一带一路”,铺路架桥加强全球的互联互通及贸易投资的自由化和便利化。

 中美有责任携起手来加强合作重振世界经济。金融危机十年来,跨境投资下降了65%。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复苏与增长的发动机,更是全球金融的稳定器的压舱石,中国高企的储蓄率是全球金融发展的动力源,中国金融业的巨大市场一直是外资金融机构热衷进入的蓝海,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中国将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是难以割裂的经济共同体,应该致力于把全球经济蛋糕做大,而非在小蛋糕中分多少的问题。贸易战也好科技战也好很难精准打击只能玩火自焚!

  中国保留在WTO下的权利,中美经贸关系的法律保障应当是世贸组织规则和多双边国际协定。中国坚定支持自由贸易与多边贸易主渠道,将WTO规则作为中美经贸关系发展的制度保障。同时中国也认真履行G20、APEC 等机制内各方达成的共识和作出的承诺。作为全球两大经济体,中美双方只有和谈!

  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经济年会上指出,中国把改革开放作为基本国策。习主席刚刚闭幕的全国人大上强调,“我们要以更大的力度、更实的措施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活力更加充分地展示出来。”李克强总理在答记者问时指出,40年来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和开放是密不可分的。“如果说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的话,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他表示开放如划桨,要两人同心用力,否则只能原地打转。

  美国前财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在日前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贸易战和核战一样,没有赢家!中美两国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应引领全球发展,而不应锱铢必较!一旦贸易摩擦持续升级,对世界经济、贸易乃至金融将是不能承受之重!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给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带来了空前的发展机遇,也为十年低迷刚刚走向复苏的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注入了新的发展动力!只有全球各国携手合作,才能实现互利共赢,确保世界经济这一航船稳健前行!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刘英  两会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中国人工智能催收或取代讨债公司
非洲国家将人民币作为官方储备有助于推动经济发展和人民福祉提高
非洲助人民币国际化
刘英:中俄再签联合声明,挖掘经贸合作潜力共建“一带一路”
刘英受访央视《焦点访谈》 谈及上合组织成员国经贸与安全合作
延伸阅读:
赵穗生讲座实录:美国对华接触政策40年是是非非,是时候转型了!
王文:金融视角下的中国崛起:概念、条件和战略
郑志刚:国企混改理论基础 从现代产权到分权控制
张颐武:释放网络“亚文化”的积极作用
个人所得税改革第七次大修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