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刘志勤专栏

刘志勤:解决贸易争端,“讲法还要讲道理”
字号:
2018-03-23
  美国政府终于决定对中国的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并开始限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打响了中美贸易战的第一枪。美国的决定将重创美国的贸易和经济,并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危机。这件事证明了美国政府当中真有一些不讲道理的政客,坚持用美国国内法处置国际争端。但是,不讲道理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相反只能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作者刘志勤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学术委员,本文刊于3月23日环球网。

  美国政府终于决定对中国的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并开始限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打响了中美贸易战的第一枪。美国的决定将重创美国的贸易和经济,并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危机。

  这件事证明了美国政府当中真有一些不讲道理的政客,坚持用美国国内法处置国际争端。但是,不讲道理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相反只能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现在的世界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这个世界表面很讲法,可实际上却又不那么讲理。许多事情给人一种“明明有理,却总是输理”。中国人有句古话说:“有理走遍天下”,现在可不一定了,因为有的人会用那些地方法规,把你的“理”给判没了。你别不信,最近发生的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就是一例。

  美国政府为了惩罚中国的出口企业,对钢材和铝材制品要征收25%和10%的关税,引起市场轩然大波。被特朗普总统一阵乱棒打晕的国家不少,主要是欧洲和美洲的发达国家也被列入关税名单。各国纷纷表示不满和愤怒是理所当然的反映。美国政府解释这个行为的原因就是遵照美国国内法而采取的行动。表面上看,美国在以(自己的)法律处理国际争端,但这个“法”却是一个“不讲理”的法律,自然会遭到国际社会的一致抨击和严厉批评。在刚刚结束的G20各国财长会议上,IMF总裁拉加德对某些国家采取的保护主义色彩严重的措施表示关注,大会呼吁国际社会抵制“贸易保护主义”,保证国际贸易的正常运转与流动。

  要解决国家间贸易争端,不仅仅要讲法,也要讲理。一个现代化社会的主要标志就是:治理既要用法律,也要用道理。一个好的法律,一定有一个好的“道理”作为它的基础和支柱。“法律和道理”是组成现代社会的两个翅膀,没有“法律和道理”的有效组合的社会一定是没有生命力和活力的机构,无法给社会变革和进步提供最有益的“法理”社会必须的。

  特朗普总统应该懂得一个基本道理: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中国虽然是礼仪之邦,却视自己的老百姓利益为生命。凡事适可而止,不可胡乱造次。特朗普总统应该感谢中国:他靠骂中国骗取不少选票而坐进白宫,或许也会因为与中国结仇而失去美国民众的信任,把他请出白宫也未必不可能。

  中国是个讲道理的国家,中国人是讲道理的。中国政治家有句名言:大道理管小道理。中美之间矛盾不少,究竟哪个是大道理,哪些是小道理,特朗普总统应该心知肚明。中美关系大局,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中美之间的“共同市场”是“大道理”,至于那些贸易逆差也好,顺差也好,都是“小道理”,交给市场机制去调配完全可以。既然美国总是自诩为“自由市场经济”国家,那就不妨给中国市场和世界各国再做一次“路演”,展示美国式的自信,“让市场决定市场”岂不更具说服力?中美之间不要总是陷在“顺差”和“逆差”之中,而是要集中精力寻找相互之间的“公差”,一个双方都可接受的贸易平衡状态,造福于中美企业界和世界经济。

  中美之间建立的四个级别的对话机制,就是双方共同“讲理”的场所,在这里双方畅所欲言,可以争论,可以讨价还价,已经证明是除了“法律”以外的最佳解决纷争的平台。可惜特朗普总统太缺乏耐性,不仅停止了对话,还采取了“不接触”策略,像一个“天马行空”的独角兽,向中国等发起了“征税攻势”。看来特朗普总统特别陶醉于在白宫签署文件时的“潇洒”感觉,完全不顾市场可能掀起的惊涛骇浪。特朗普的莽撞,肯定会直接伤害美国市场的稳定和民众的生活质量。

  一个成熟的现代化社会,之所以“成熟”,是它不仅有完善的“法制”而且有充足的“道理”基础。因为任何国家的法律都不可能实现“面面俱到”的“全覆盖”,一定会存在阳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这时就有“无处不在”的“道理”作为法律的补充,让社会达成新的和谐与默契,所以只有一个“讲道理”的社会,其“法制”的效率才会得以充分发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是中国处理“法律”不能解决的问题时最常用的方法,被无数事实证明是有效的,总能获得“皆大欢喜”的结果。

  这次中美贸易争端中的“道理”是什么呢?其实很简单:主要是美国产业结构不合理,供给侧存在短板,美国的经济机制存在不平衡和不完善的地方,需要借此机会推动改革和开放。明白这个“道理”了,知道病因,处方就不难找到了。可惜美国政府中缺乏这样的高明“医生”,为自己诊断开药,而只是迷信于“开刀手术”,结果大伤元气,真是得不偿失。

  这次由美国挑起的贸易纷争已经逐步向全球蔓延,其可能产生的各种后果需要认真研究和关注。无非有两个后果:一是各自退一步,找到共同利益的“公差”并提出各自满意的“补差”措施。二是贸易争端未能妥善解决,并波及到经济领域,导致经济发展停滞或衰退,或通货膨胀,直至导致“突发”事件(战争)。因贸易争端引发战端的事件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上也是屡有发生的。

  我们对未来的国际局势的复杂多变性要有充足的认识,做好最坏的准备。我们必须想到,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最终目的绝不是仅仅是征税那么简单,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主战场是在经济领域上让中国的发展止步或进入衰退,因为他时刻想办法让中国的经济“硬着陆”,最好出现经济崩盘,以便能够确保“美国第一”的地位永远不变。对美国特朗普政府还会做出什么“意外举动”,我们必须做出准确判断,并做好相应的准备。我们还要明白,虽然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但是有一点却是始终没有变的:那就是西方从骨子眼里存在着的对中国人民的歧视和不信任。他们并不像自己媒体渲染的那么“害怕”中国,这些都是假装的。试想,如果是真的害怕中国,还会如此接二连三的挑战中国利益痛点吗?有些西方国家在处理中美贸易争端中“拉偏架”,以图蹭些便宜。这些已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

  总之美国特朗普政府不会让中国舒舒服服,顺顺利利地实现“民族复兴”和“中国梦”,尤其不会让中国轻而易举地超过美国,他会用尽一切合法和非法的手段制止中国的稳定发展。现在看来特朗普政府已经没有耐心,不再等待,而是要利用目前尚存的一点点余力做一次“赌博”,这是特朗普失算之处。

  尽管存在各种困难,我们依然要坚持“先礼后兵”的传统,“对话,协商,讨论,谈判”等“讲道理”的方式和美国交流,轻易不诉诸法律,以免真的伤了“和气”,而“和气”恰恰又是中国经商文化的“精髓”,因为“和气生财”是成功商人的法则:“和气”是手段,“生财”是目的。包括特朗普总统在内,不会不知道这些“道理”。

  当然有的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可能与中国人不大相同,但是“依法尊道”应当成为一个国际行为规范,尤其是在处理各种争端的时候,用好“法律”和“道理”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如果仅仅依靠美国的法律来处理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则可能发生规模不测的“贸易战”,但是如果同时引进中国式的“道理”制约,双方的意见分歧肯定可以缩小,最终得以“化干戈为玉帛”,何乐不为?

  中美两国是当今世界上的“权重股”,任何一方的伤害对对方和世界经济都是不可承受的损失。正所谓:本是同舟人,相逼何太急?美国政府当三思而后行。美国挑起的这场贸易战或许将改变美国的现代史,因为它改变了美国经济的发展走向。或许二十年后的人们会如此评价今天的“贸易战”:这是一场美国为自己挖掘坟墓的“战争”!

  美国的根本目的是想用此手段阻止中国的崛起,阻止中国的复兴,但是这反而激起中国人民的团结一致,加强与世界其它国家的合作,坚定不移的发展经济,最终实现现代化强国的目标!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刘志勤  中美关系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刘志勤:上合组织要发挥好“稳定剂”的历史使命
刘志勤:美国将失去国际人心 中国有时间优势
刘志勤:没有“远虑”,必有“近忧”
习近平在上合峰会提出300亿专项贷款,将投向哪里?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天下”的千世大业
延伸阅读:
张敬伟:贸易摩擦再起,消解蓬佩奥访华成果?
国务院常务会议解读:我国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王文:新型全球治理观指引下的中国发展与南极治理
卞永祖:从西方金融监管理论的演进看中国金融治理的选择
刘典:面对全球流动性争夺战,中国定向降准已在路上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