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客座研究员 > 赵明昊

赵明昊:“竞争性共存”将成中美关系新态势
字号:
2018-03-19
  未来一个时期,在中国不断推进“强国方略”的背景下,中美关系能否实现稳定健康发展,对于我国国际战略环境具有决定性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执政以来,中美关系总体实现平稳过渡,但值得注意的是,“竞争”日益成为美国高级官员和战略界人士谈论对华政策时的一大“热词”。日前,王毅外长在两会记者会上也就此表示,“如果说中美之间有竞争的话,那也应该是良性和积极竞争,这在国际交往当中也是很正常的。换句话说,中美可以有竞争,不必做对手,更需当伙伴”。无疑,如何准确看待和有效应对中美竞争,是未来中美关系发展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两国需要放眼长远、相向而行,深入筹谋“竞争性共存”之道。

  作者赵明昊系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本文刊于3月14日参考消息网。


  

  2017年10月16日,公安部国际合作局代表(右)和美国司法部法警局代表签署移交备忘录。当日,应美国执法部门请求,中国警方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将一名美籍红通逃犯移交美方。这是首轮中美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结束后,两国执法部门开展追逃追赃合作取得的新成果。(凡军 摄)


美战略界形成新“中国观”  

  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近日举行名为“全球威胁”的听证会,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国防情报局局长阿什利等称,中国花费巨资加紧提升太空作战等能力,并在全球范围内利用经贸等手段构建自身地缘战略地位,对美国的影响力构成威胁。此前,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描述为“修正主义国家”和“对手”。今年1月,美国国防部发布2014年以来首份《国防战略报告》,在涉及中国的表述基调方面与《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保持一致。这份报告的主要执笔人、负责战略和部队部署的助理国防部长帮办科尔比称:“这份战略报告代表着根本性转变,其重点将是优先准备打仗,尤其是为大国战争作准备。”

  应当看到,特朗普政府高官的公共言论以及美国国家战略文件中涉华表态,基本反映了美国战略界在过去几年中逐步形成的新的“中国观”——中国成为美国“首要的、全面的、全球性的战略竞争者”。这一“中国观”的形成大致经历了三大时间节点。

  第一个时间节点是2007-2008年,当时金融危机在欧美多国发生,西方国家经济困局加深,以新自由主义为基础的“华盛顿共识”受到质疑。美国战略界感到,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保持稳中有进,中国国内开始出现一种有关“西方衰落、中国崛起”的“必胜主义”情绪,其“中国观”开始发生变化。

  201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国际地位显著提升,加之中美双方围绕南海争端、“亚太再平衡”等问题的矛盾凸显,这构成美国战略界“中国观”演变的第二个重要节点。

  第三个时间节点大致在2014-2015年间,正如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何汉理所言,面对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发展走向和外交姿态的新变化,美国战略界围绕对华政策展开过去50多年来“最为激烈的辩论”。

  不少美国战略界人士认为,加速崛起的中国将是美国面临的最大的长期性威胁,主张将美国对华政策从“接触”向“遏制”方向回调。甚至一向对华态度温和的前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兰普顿等人也认为美中关系到了重大“临界点”,存在进一步恶化甚至走向全面对抗的危险。

  美深度调整内外政策

  可以说,2017年1月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美国战略界对中国的负面认知似乎在进一步上升。“中国强硬论”“中国取代美国论”“中国另起炉灶论”“中国政治渗透论”等消极论调甚嚣尘上,要求对华采取强硬政策路线的声音日益增多。

  美国战略界“中国观”之所以出现上述消极变化,与美国自身战略取向的变化息息相关。具有“反建制派”色彩的特朗普政府明确将“美国优先”作为核心施政理念,声称自己“不代表世界,只代表美国”。“美国优先”理念实际上是过去数十年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国内经济、社会、族群矛盾持续积累的产物。过去一年多来,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为总纲,大幅调整美国内外政策,呈现“经济民族主义”“以实力保和平”等若干取向,战略态势上总体有所回缩,政策手段上以获取实利为导向,对国际发展、全球治理等方面的大国合作兴趣下降。从美国国内政治看,随着宣扬“白人至上主义”的“另类右翼”运动的兴起,美国国内的种族、阶层裂痕愈发难以弥合,特朗普为维护政治基本盘不惜激化国内矛盾,在内政方面摆出一副不妥协的好斗姿态。

  在美国深度调整内外政策的同时,特朗普政府的“中国观”日趋消极,毫不讳言要加大应对与中国之间的“竞争”,尤其体现在中美经贸关系方面。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涉华消极论调似乎已经表明,美国国内关于对华政策的大辩论基本结束,“中国是美国首要的、全面的、全球性的战略竞争者”或许正在成为美国政策界的一种新共识。

  中美“竞争”的三大领域

  美国战略界日益从“竞争”的视角看待和处理对华政策,这是不应否认的新现实,但对此也不必过于紧张。这一现实实际上反映了中美关系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在实力对比、政策姿态、战略空间、国际地位等方面出现的重大变化。2017年,中国GDP超过80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2万亿美元),这大约相当于美国GDP(18.5万亿美元)的65%。根据经合组织(OECD)等国际组织的预测,中国将在本世纪中叶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未来十余年,考虑到中国在军事、外交、文化等领域不断强化自身能力,在两国总体经济规模差距缩小的背景下,美国战略界对两国“竞争”加剧的担忧或许会进一步增强。

  要想有效应对“竞争”,首先要准确分析“竞争”。概而言之,中美关系中的“竞争”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两国经贸关系从“压舱石”变为博弈焦点,美国希望以“对等”“公平贸易”等为由对华加大施压。

  其次,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关系趋于紧张,美国担心中国寻求“把美国赶出亚太”,通过推进“印度洋-太平洋”战略打造制衡中国的地缘架构。

  第三,中美围绕国际机制、发展模式的博弈日益突出,美国担心“政治上的中国崛起”,新一轮“中国威胁论”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出现,中美关系中的意识形态因素更为敏感。

  积极引领中美关系走向

  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显然,在国际秩序大变革的背景下,中美关系也在经历过去几十年来最为深刻的转型,需要更加深入研判所谓“竞争”问题,从“良性竞争、深度合作”的角度积极塑造中美关系的新态势。

  一方面,应认识到,在国际关系尤其是大国关系中,竞争实际上是一种常态,但是,“竞争”与“对抗”存在根本区别,“对手”和“敌手”也有很大不同。另一方面,面对美国战略界在对华政策方面日益显著的焦虑感,以及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不断施加的“竞争”压力,中国需要凝神聚气、保持定力,注重把握避免冲突、发展合作的精神,进一步加大中国对中美关系的理念引领、战略引领。

  具体而言,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首先,要逐步适应中美经贸摩擦常态化的新阶段,结合我国改革发展的战略安排,解决好中美经贸关系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不断扩大共同利益与合作空间,筑牢稳定中美关系的经济基础。

  其次,要将拓展中国周边外交空间与打造新时代中美互动模式相结合,谨慎处理“第三方因素”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推动中美合作构建“亚太共同体”,培育两国共同的“朋友圈”。

  第三,积极探索“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以企业为主体的中美协作,做大利益“蛋糕”,用好亚投行等机制,促进中美协同提供发展型公共产品、促进地区和平繁荣的新型伙伴关系。

  第四,应就国际秩序的共同愿景等问题深化中美沟通,增进两国在全球治理层面的政策协调,围绕应对反恐、防扩散、太空和网络安全等共同挑战展开合作。

  最后,要高度重视中美在政治制度、发展模式和价值观等领域的所谓“竞争”态势,引导美国战略界准确认识“中国道路”,避免双方陷入意识形态对抗,不断深化中美社会交往,厚植两国关系的民意基础。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赵明昊  中美关系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赵明昊:金砖合作开辟人类命运共同体更加光明未来
赵明昊: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美国因素”
赵明昊:中国和日本能够合作吗
赵明昊:一带一路 西方为什么这样焦虑?
赵明昊: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事业推向前进
延伸阅读:
张敬伟:贸易摩擦再起,消解蓬佩奥访华成果?
国务院常务会议解读:我国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王文:新型全球治理观指引下的中国发展与南极治理
卞永祖:从西方金融监管理论的演进看中国金融治理的选择
刘典:面对全球流动性争夺战,中国定向降准已在路上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