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王义桅

王义桅:中国的现代化不用和美国做对比
字号:
2017-10-30
  我们自己不仅要永续发展,各种文明也要永续发展,所以这就是可持续发展。原来那种创造性毁灭还真不行,中国还真不是西方那种,我们是新的观念解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问题。最后是为万世开放太平,刚刚讲了世界上的和平,这个和平能不能有持久和平?首先是有总体是和平的,但是不够安全,所以对国际上叫人类命运共同体,国内叫老百姓(54.110, 0.00, 0.00%)有参与感、获得感和幸福感,我们不仅自己要有资格自信,各个国家都应该有四个自信,我们有人类自信。

  王义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10月29日新浪网。



  中国经济与国际合作年会暨新“巴山轮”会议·2017于10月28-29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主题为:十九大后的中国与世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出席并演讲。


  他认为中国现代化不用和美国做对比,“为什么要赶超美国?我觉得很奇怪。”包括说中国是不是现代化国家都是用西方最高标准来衡量自己。中国是十亿级的现代化,为什么用一个亿级的美国的现代化标准作为标准?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王义桅:非常感谢,刚才各位的发言我也学到了很多。我也认真学了“十九大”报告,提古今中外、东西南北大智慧,首先有三个感慨:

  第一中国回来了。

  第二共产党回来了。

  第三人类回来了。

  什么叫中国回来了?有一个学者说中国假装一个国家,他说中国不是一个国家,他说中国是一个文明,文明本身就是天下担当的,所以我们谈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告诉我们中国回来了。为什么说共产党回来了?因为共产党的初心不光是中华民族谋幸福,也为世界进步事业谋未来,不光是为中国人民服务,也为世界人民服务,但是我们思维方式里面,报告里都是国家利益,我们共产党是超越这个之上的人类光怀,所以我说共产党又回来了,我们没有忘记共产党的初心。我们为什么说人类回来了?今天早上我听到各位经济学家谈论什么时候赶超美国,两个一百年,两步走都是美国赶超,赶超了又怎么样?为什么要赶超美国?我觉得很奇怪。包括说中国是不是现代化国家,是不是现代化都是用西方最高标准来衡量自己,中国是十亿级的现代化,我们正在定义现代化,为什么用一个亿级的美国现代化标准作为我们的现代化标准。包括有人还问我中国是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我说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也是最成功的实践,是我们在定义社会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在定义我们。

  马克思当年提出社会主义的时候,他也没有预测到,他也没有见过社会主义,今天我们尽管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但这个初级阶段跟80年代的初级阶段已经有非常大的变化了。今天我们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因为整个人类面临这么大的挑战,整个社会主义事业算是初级阶段,所以我觉得“十九大”报告读完了以后,八个字,走出了近代,告别了西方,这是一个感想。所以看人类命运共同体,想到中国古代三句话,第一叫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我们原来老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那个外国实际就是指的美国或者日本,这些欧洲发达国家,最近由于“一带一路”的国家,经常去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如说我们去毛里求斯的时候发现毛里求斯的月亮是我见的最圆的,太干净了。但是我们心目中外国的月亮没有包括毛里求斯,也没有包括非洲啊等等其他的国家,都是只有一个月亮,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所以一下子拉回到整个人类的概念,今天不只是学贯中西,学贯南北。现在我们感到要补课的地方太多了,每次我到这些国家去调研的时候,发现自己像文盲一样,好像很汗颜,就是我们教育造成的。

  第二个天涯咫尺,尽管我们说是地球村,天涯咫尺了,但是我们的心并不是,心里距离很严,比如我们去哈萨克斯坦调研,他说虽然我们是邻国,但是我们心里的距离比欧洲国家远的多,所以两个国家搞的很陌生。

  第三个天涯所盼,我们现在有很多领域,比如网络、太空、极地、深海这些新的领域还没有制定规则,比如说在古代的丝绸之路上面我们各种文明融会贯通,相互学习借鉴,怎么到了今天打的一塌糊涂,卡塔尔还要断交,到底是进步还是落后?

  所以我们说人类命运共同体从古代的三个天很好的呼应。我用三个维度进行解读:

  第一,通中统,中国古代的传统,比如说儒道释,尤其儒家强调的天下大同,但是中国古代的这个天下思想它基于是农耕文明,内陆文明和区域性的文明,今天我们是在一种开放的全球化的体系在人类的工业和信息文明时代,在探讨这个,不能简单把中国的天下观运用一下就可以了。

  第二,通西土,应该讲我们人类命运共同体按照习主席在日内瓦的演讲中也是继承、超越、弘扬,我们讲国际关系的时候我们到很多国家发现他们并不是一个国家,比如阿富汗什么时候内战结束,我们搞“一带一路”,他说我们不叫内战,我们叫混战,它是部落,巴基斯坦非洲很多国家都是部落,西方为什么体系不够包容,完全按照主权关系来看,发现大部分是被以往的角落,今天我们要讲文明,超越国家,我觉得可以更大方面的包容。

  第三,通马统,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有人类共同联合体这么一个思想,但是马克思的理想在今天这个时代发现遇到了很大的问题,中国共产党人强调实事求是,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实现共产主义,很多老外说我们是共产主义国家,我说你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认识还不够充分,怎么在实现马克思主义理想的情况下,中间这个过渡阶段,我觉得人类命运共同体可能就是马克思说的自由联合体的共同阶段。

  那么从和平赤字上来讲,很多程度上是霸权的,美国有61个盟国,它的安全命运是掌握在美国人的手里,我们讲人类命运共同体首先一个前提条件各国要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各国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是美国的盟国命运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像萨德,韩国人一半人不要,不要也得要。所以我们要超越这个,从发展的角度来讲,整个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能不能有超越这种和和分,追求更大的同,所以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一个整体性,超越国家、民族、宗教的融合,尤其中国有天道的概念,各种神都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厉害,所以打来打去,中国认为还有天,把世界上不同的神最大程度的包容起来。

  第三个,从治理赤字来讲,还有很多新的领域,网络、太空、极地,我们要强调共商、共建、共享,否则人类的话,都在重复过去的悲剧,走不出过去循环,这个人类越来越麻烦。从自身的维度理解一下人类命运共同体,首先我们讲三个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类原来我们讲世界人权宣言,大家知道世界人权宣言是这么翻的,最开始法文是这么翻的。当时的人权宣言不包括女人的,后来选举权奴隶也不包括,在美国也是不包括女人的,希拉里那是很晚的,比中国晚几十年。所以我们今天讲人类,这个人已经超越了西方的那个人,追求各种文明,各种宗教,最高层面上的认同和价值观,共同价值观,超越所谓的普世价值观。

  第二个命和运很有意思,把命和运连在一起,我们以前强调什么?合作共赢,老是强调运多一些,运气,但是命没包括,很多国家尤其亚洲国家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所以形成了所谓的亚洲悖论。今天我们看起来命和运要一起,否则亚洲要分裂的,很麻烦。而且这种态势不仅是过去,而且现在未来是整个的一种观念,否则各个国家都以强者的意志决定弱者,那整个世界越来越麻烦,最关键是共同体,最大层面超越不同国情,不同价值观念,不同文化国家这样一个最大的公约数,所以人类命运共同体我就简单从这三个维度来看。

  最后它实现了为什么?21世纪张载的命题,北宋张载说了一句话,“为天地立心,”这个心不是普世价值,这个心是人类最大的共同价值观,一定要争取最大的价值观的公约数。欧洲出了很多问题,在西方总是出现个人主义自私自利,没有更大的认同,他没有一个概念说我是北京人,我也是中国人,我也是地球人,他很难协调,他总是二人对立的方式。我觉得这个是在联合国为什么能写进决议的原因。我们自己不仅要永续发展,各种文明也要永续发展,所以这就是可持续发展。原来那种创造性毁灭还真不行,中国还真不是西方那种,我们是新的观念解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问题。最后是为万世开放太平,刚刚讲了世界上的和平,这个和平能不能有持久和平?首先是有总体是和平的,但是不够安全,所以对国际上叫人类命运共同体,国内叫老百姓(54.110, 0.00, 0.00%)有参与感、获得感和幸福感,我们不仅自己要有资格自信,各个国家都应该有四个自信,我们有人类自信。

  好了,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谢谢大家!(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王义桅  现代化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王义桅:“一带一路”将产生更大带动作用
王义桅:中美开启深度合作新时代
王义桅:中国与世界共同迈向美好明天
王义桅:美国该认真考虑参与“一带一路”了
王义桅: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对什么?
延伸阅读:
迟福林:经济转型升级中的中国与世界
中外专家热议十九大报告 人类命运共同体成广泛共识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各国人民利益之所在
董希淼 :直销银行助力现代金融体系构建
张敬伟:缩小版TPP会否“全面且进步”
人大重阳推荐
  • 1  刘志勤:不妨给特朗普总统讲堂中国式...
    我们讲“党课”不是为了输出什么价值观,更不是为了推销中国发展模式,而是让...
  • 2  王义桅: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
    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对什么?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间”。...
  • 3  何亚非:新时代的外交新脉搏
    面对未来,我们充满信心。新时代的中国外交脉搏强劲,更加积极进取,自觉承担...
  • 4  王文:特朗普首访中国,主动权已不在...
    此次特朗普访华背景的重大差异就在于,中美相对社会心理发生了重大的交错变化...
  • 5  王利明人民日报刊文:发展人格权体系
    加强人格权保护,人格权的行使、利用等规则也需要进一步细化。作为一种具体权...
  • 6  罗思义:瓦鲁法克斯对中国赞不绝口带...
    美国《纽约时报》近来就中国远洋海运集团(下称“中远”)正式接管希腊最大港...
  • 7  刘戈:中国制造的下半场,有一场硬仗...
    和其他国家相比,制造业对中国更重要。中国制造业的综合优势的核心是技术人才...
  • 8  贾晋京:中国有能力捍卫自己的“信用...
    谁给予三大评级机构如此大的权力?从根本上说,他们代表的是西方“大到不能倒...
  • 9  董希淼 杨芮:离明斯基时刻有多远?
    无论“明斯基时刻”是否在将来的某天到来,未雨绸缪总比亡羊补牢更好。正如《...
  • 10  郑志刚:如何解读中国公司治理困境?
    由于体制原因,一些企业家的历史贡献并没有得到股权方式的认同,所以面对举牌...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刘 英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