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站外专栏 > 重阳投资

重阳投资:如何看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创年内高点及其影响
字号:
2017-10-20
  从市场微观结构来看,前期投资者预期过于乐观也是市场调整的重要原因。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7-8月宏观数据偏弱等因素的刺激下,9月初债券市场乐观情绪快速上升,投资者普遍预期未来房地产和基建下行导致信贷增长放缓,银行资产配置将转向债券等低风险资产。与之相伴的是债市投资者的仓位、杠杆、久期均快速上升,但随着9月主要经济、通胀和金融数据的公布,上述预期至少阶段性证伪,投资者止损抛售也是近期市场下跌的触发因素。

  本文刊于10月20日“重阳投资”微信公众号。


  Q:请问重阳投资如何看待本周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3.75%再创年内高点及其对资本市场的影响?


  A:本周中国10年国债收益率突破了3.70%的前期高点,最高升至3.75%。这既有基本面因素,也有市场微观结构的因素。

  从基本面来看,实体经济融资需求较强叠加金融去杠杆,银行债券配置资金乏力。银行投资户是债券市场最基本和最主要的配置力量,是决定债市走向的主导因素。今年以来,一方面银行普通存款增长乏力;另一方面在经济持续复苏、房地产市场延续高景气的情况下,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总体较强。前三季度,央行口径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3.0%,增速较去年末上升0.2个百分点。这在总量上压缩了银行的债券配置资金。此外,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资管类机构的委外资金规模也总体萎缩,进一步压缩了债市的基本配置盘。交易资金活跃的10年期国债和金融债利率反而低于以配置需求为主的7年期同类券种;鲜有交易型资金参与的30年期国债发行利率今年以来持续上升,都表明配置力量疲弱。从近期市场信号来看,配置需求主导的10年国债利率创出新高,而交易和投机需求主导的10年国开债利率并未创出新高,表明银行资产配置可能进一步向贷款等风险资产集中。

  从市场微观结构来看,前期投资者预期过于乐观也是市场调整的重要原因。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7-8月宏观数据偏弱等因素的刺激下,9月初债券市场乐观情绪快速上升,投资者普遍预期未来房地产和基建下行导致信贷增长放缓,银行资产配置将转向债券等低风险资产。与之相伴的是债市投资者的仓位、杠杆、久期均快速上升,但随着9月主要经济、通胀和金融数据的公布,上述预期至少阶段性证伪,投资者止损抛售也是近期市场下跌的触发因素。

  从经济基本面和市场微观结构来看,债券市场利率可能仍有一定的上升空间。但考虑到金融去杠杆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市场风险有所释放,本轮债市利率的升幅会小于去年四季度。债市利率的上升对股票市场的估值尝试压制,但对股票价格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本轮利率上升确实是由经济持续复苏、融资需求强劲导致的,那么企业盈利的改善可以部分或全部抵消利率上升的负面影响。(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重阳投资  国债  中国智库  人大重阳  

相关阅读:
重阳投资:如何解读10月经济数据及其对资本市场的潜在影响
重阳投资:如何解读IPO发审趋严及其影响
重阳投资荣膺“2017年度中国基金行业机构贡献奖”
重阳投资:如何解读10月中国制造业PMI数据不及预期
重阳投资:如何解读近期房地产市场形势
延伸阅读:
洪大用:科学把握社会主要矛盾新概括的深刻内涵
杨光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关键是什么
刘伟:用改革的办法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
金灿荣: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应该还没有成熟
靳诺: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的重大创新
人大重阳推荐
  • 1  刘志勤:不妨给特朗普总统讲堂中国式...
    我们讲“党课”不是为了输出什么价值观,更不是为了推销中国发展模式,而是让...
  • 2  王义桅: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
    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对什么?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间”。...
  • 3  何亚非:新时代的外交新脉搏
    面对未来,我们充满信心。新时代的中国外交脉搏强劲,更加积极进取,自觉承担...
  • 4  王文:特朗普首访中国,主动权已不在...
    此次特朗普访华背景的重大差异就在于,中美相对社会心理发生了重大的交错变化...
  • 5  王利明人民日报刊文:发展人格权体系
    加强人格权保护,人格权的行使、利用等规则也需要进一步细化。作为一种具体权...
  • 6  罗思义:瓦鲁法克斯对中国赞不绝口带...
    美国《纽约时报》近来就中国远洋海运集团(下称“中远”)正式接管希腊最大港...
  • 7  刘戈:中国制造的下半场,有一场硬仗...
    和其他国家相比,制造业对中国更重要。中国制造业的综合优势的核心是技术人才...
  • 8  贾晋京:中国有能力捍卫自己的“信用...
    谁给予三大评级机构如此大的权力?从根本上说,他们代表的是西方“大到不能倒...
  • 9  董希淼 杨芮:离明斯基时刻有多远?
    无论“明斯基时刻”是否在将来的某天到来,未雨绸缪总比亡羊补牢更好。正如《...
  • 10  郑志刚:如何解读中国公司治理困境?
    由于体制原因,一些企业家的历史贡献并没有得到股权方式的认同,所以面对举牌...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刘 英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