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何亚非

何亚非:中美贸易事关两国关系的基础
字号:
2017-08-30
  最近,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备忘录,决定对中国发起贸易调查,称中国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特朗普政府对外政策包括对华政策的巨大不确定性更加凸现。美国政府在对外政策上我行我素、利己主义的做法反映出,美国现在站到了全球化的对立面,带头反对全球化,要改变迄今行之有效的国际政治经济的“游戏规则”。

       作者何亚非系前外交部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刊于8月28日第一财经。

  中美关系最近又出现风风雨雨,就像夏天的气候,晴空万里与雷暴狂风交替而来,令人目不暇接。最近,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备忘录,决定对中国发起贸易调查,称中国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

  中美关系每次经历美国政府的更替,都会有一段磨合和调整的时间。这并不令人意外。中国对此也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自两国元首今年上半年海湖庄园会晤以来,经过双方特别是中方的积极努力,合作、协商解决两国关系存在问题的势头初露端倪,双方均表示将继续推进双边关系向有利于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的方向发展。然而,特朗普政府如今却突然对华发起“301调查”,给两国经济乃至政治关系带来了较大变数。山雨欲来风满楼,本已开始晴朗的天空又增添了不少乌云。

  有几点值得我们跟踪和关注:

  一、特朗普政府对外政策包括对华政策的巨大不确定性更加凸现。这使得美国政府在处理国际事务中的信誉和可靠度大为下滑,也使得其他国家特别是大国在与美国打交道时,经常不得不做最坏打算,以防不测。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大国如此不负责任,给整个国际社会的运作带来了混乱,也给中美关系带来了许多不该有的变数。《金融时报》首席外交评论员拉赫曼说:“他的领导风格与美国盟友希望的那种稳定、可预测而且平和的风格完全相反。”

  今年特朗普总统计划访华,中美双方都在为此做积极准备。然而,美国政府对外和对华政策如此大幅摇摆,有如此波动起伏的不确定性,其冲击波给国家与国家的正常交往和双多边事务的稳妥、有序处理造成了极大困难。就中美而言,在两国元首商定的四项高层对话之一——“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已经深入进行且有“早期收获”之时,特朗普总统经常前后矛盾的表态以及突然对中国发起“301条款”贸易调查的异动,令人诧异。如果真因为“301调查”将来引发中美两个大国的贸易战(这一点现在还难以确定),无疑将对整个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同时将使世界经济增长的前景更加扑朔迷离。

  二是美国政府在对外政策上我行我素、利己主义的做法反映出,美国现在站到了全球化的对立面,带头反对全球化,要改变迄今行之有效的国际政治经济的“游戏规则”。这给全球化的发展、给美国与其他大国包括中国在全球治理领域的合作增添了障碍和难度。

  特朗普总统就任后,无论是国内医改、税收政策,还是对外政策方面废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决定退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与中国重新谈判贸易安排甚至单方发起“301调查”,无不暴露出美国新政府以“美国第一”为宗旨、无视国际社会共同利益的利己主义倾向,也凸现了美国现政府对现有国际规则置若罔闻的反全球化、民粹主义倾向至少开始成为美国“政治经济新常态”的一部分。这对今后全球化发展的方向肯定会产生较大负面影响,进而也会影响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博弈。究竟结果如何,自然还需观察,并取决于大国的互动和国际社会的总体反应。

  三是美国的做法试图扭转国际贸易的两条基本原则:即双边贸易并非“强买强卖”,而是“你情我愿”的自由贸易,由个人和企业按供给和需求的市场规则进行;国际贸易生产链的分工和不断挪动是全球化条件下资本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结果,不是人为制造的。想靠施压来为自己谋取经济贸易利益,即便短期内成功,也是不可能持久的。这早已被历史所证明。

  “301条款”是美国制定了《1974年贸易法》之后针对其贸易伙伴常常使用的贸易“执法棒”,但在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一覆盖全球的多边贸易安排谈判、争端解决机制1995年成立后,“301条款”较少得到使用。有两个数字颇能说明问题,美国政府至今总共进行了122次“301调查”,而2001以来仅仅在乌克兰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上用过一次。

  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一是中国自己的附加值并不多。中国企业从美、日、韩、英、德等国和中国台湾地区进口大量的零部件,甚至是具有核心技术的零件;二是参与中国出口的很多是独资或合资的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跨国公司。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所谓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远没有美国自己统计的那么大,而且原因很多。如果就此归咎于中国,而且由此发动中美贸易战,受损的企业就不仅仅是中国的了,许多中国企业的供货商也会受到严重打击。而且,最大的受害者恐怕是美国的消费者,他们可能就买不到“价廉物美”的中国产品了。我们要知道,这种全球贸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已经形成多年,要破坏它、扭曲它,各家都会遭到损失,结果一定是双输、多输的糟糕局面。

  四是美国常常把贸易问题、地缘政治问题等都捆绑在一起,刻意造出很多谈判的“筹码”,希望借此压中国做出更多让步,以为美国攫取更多的短期商业利益。这样做实际上往往事与愿违,不仅将伤害中美经济关系、美国得不到实际利益,还会使整个双边关系偏离正确的轨道,出现不该有的“险情”。

  美国把中国列为侵犯知识产权的重点观察国家本身就是出于政治偏见等考虑的错误做法,完全无视中国这几十年来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所做的努力。最近,中国又设立了专门的知识产权法庭,就是一个例子。

  不管是美国通过“301调查”对中国威胁可能发生的贸易战,还是在其他方面制造紧张局势,如果美国想以这些东西为筹码,压中国在贸易上更多“让利”、破坏两国数十年的公平自由贸易,那只能说明美方的“幼稚”。

  况且,中国对美出口占中国GDP的比重这些年来不断下降,据美国学者统计,目前已不足5%。所以说,对中国来说,全球化的浪潮已把中国的对外贸易推向世界各个角落,中国已是全球性和全球化大国。这与10年、20年之前中美贸易状况有着根本的区别。

  中国坚持在平等基础上进行协商和谈判来解决贸易问题,也愿意为此做出不懈的努力。希望美方相向而行,唯有合作,才是唯一选项。中美如发生贸易战,没有赢者。这是两国领导人达成过的共识,需要珍惜和坚守。(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何亚非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中美贸易  

相关阅读:
前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全球治理—中国的历史选择与大国担当
何亚非:当前全球面临的三个“灰犀牛”现象值得警惕
何亚非:新时代的外交新脉搏
何亚非:美国世纪即将作古,世界大潮需要定海神“锚”
何亚非:金砖合作为完善全球治理作出新贡献
延伸阅读:
董希淼:扎堆赴美上市后,金融科技公司将走向何方
姚乐:风雨同舟45载,中德关系谱新篇
张燕玲:全球供应链金融标准定义
刘戈:我们对应试教育误解太深
央视《新闻联播》第八次报道人大重阳
人大重阳推荐
  • 1  刘志勤:不妨给特朗普总统讲堂中国式...
    我们讲“党课”不是为了输出什么价值观,更不是为了推销中国发展模式,而是让...
  • 2  王义桅: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
    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对什么?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间”。...
  • 3  何亚非:新时代的外交新脉搏
    面对未来,我们充满信心。新时代的中国外交脉搏强劲,更加积极进取,自觉承担...
  • 4  王文:特朗普首访中国,主动权已不在...
    此次特朗普访华背景的重大差异就在于,中美相对社会心理发生了重大的交错变化...
  • 5  王利明人民日报刊文:发展人格权体系
    加强人格权保护,人格权的行使、利用等规则也需要进一步细化。作为一种具体权...
  • 6  罗思义:瓦鲁法克斯对中国赞不绝口带...
    美国《纽约时报》近来就中国远洋海运集团(下称“中远”)正式接管希腊最大港...
  • 7  刘戈:中国制造的下半场,有一场硬仗...
    和其他国家相比,制造业对中国更重要。中国制造业的综合优势的核心是技术人才...
  • 8  贾晋京:中国有能力捍卫自己的“信用...
    谁给予三大评级机构如此大的权力?从根本上说,他们代表的是西方“大到不能倒...
  • 9  董希淼 杨芮:离明斯基时刻有多远?
    无论“明斯基时刻”是否在将来的某天到来,未雨绸缪总比亡羊补牢更好。正如《...
  • 10  郑志刚:如何解读中国公司治理困境?
    由于体制原因,一些企业家的历史贡献并没有得到股权方式的认同,所以面对举牌...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刘 英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