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客座研究员 > 万喆

万喆:金价映照世事尘埃
字号:
2017-04-18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黄金长盛不衰,虽然期间也有起伏,但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行情后,并没有像一些人预料的那样涨到天际,也没有如另一些人预料的跌破地心。2016年,金价有所回复,接近年底,却又在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胜选后,受到美国可能会大力财政扩张导致通货膨胀预期的影响,经历了一番美元大涨黄金大跌的行情。

作者万喆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本文刊于《环球》杂志第8期。


作为信用象征,黄金并没有、短时间也不可能完全退出市场。而其价格所反映的需求,则正反映了市场对信用的信心。因此,重大事件对全球政治经济的影响,才是金价的最大影响因素,也是金价所反映出的真实市场心理。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黄金长盛不衰,虽然期间也有起伏,但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行情后,并没有像一些人预料的那样涨到天际,也没有如另一些人预料的跌破地心。2016年,金价有所回复,接近年底,却又在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胜选后,受到美国可能会大力财政扩张导致通货膨胀预期的影响,经历了一番美元大涨、黄金大跌的行情。


2017年开年以来,市场中各种价格愈发深不可测,金价也不例外。


现实与理论相悖


如今,美国经济逐渐复苏,失业率降至历史新低,长期稳定在5%以下,1~2月美国非农连续大超预期,工资增速、劳动参与率指标向好。已经明显呈现出结构性失业态势,即有些工作找不到人,有些人找不到工作,并非因市场需求不足,而是供需不对称所致。


美联储关心的另一个指标是通胀率。2月消费价格指数(CPI)2.7%和生产价格指数(PPI)2.2%均创5年新高,1月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也接近目标2%。2月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发布的全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继续大幅回升,创2015年以来新高。


不仅如此,美联储特别提到“投资有所企稳”。因美国经济的波动主要由投资所致,而房地产市场投资升温,2016年实际投资金额达5920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4.8%,较2010年以来累计增长56%。2016年下半年以来,尽管利率有所上升,但二级市场债券间利差持续收窄,体现出市场对违约风险的容忍度上升。


因此,人们总在说的所谓加息“靴子落地”之说其实已经过时——美联储加息已经开始起床走路,两只脚都穿着鞋了。


如此,美元应该强势,而金价应该受压。现实却不然。


2017年年初,市场对美联储3月加息的预期很小,2月利率期货市场显示的加息概率不到50%,随后,耶伦发表“鹰派”讲话,市场预期在一周内急速升逾90%。当非农数据出炉,3月加息的预期已经到了100%。但是市场中的操作,却令人费解。大家都在拼命买黄金多头和美元空头。


果不其然,3月16日,美联储宣布加息,加息本该导致的美元大涨却并没有出现,金价依然坚挺。加息后美元反而大跌超过1%,黄金价格大幅上涨超过2.5%。


美元预期存在泡沫


此中原因,值得深思。从美联储加息的经验看,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多出现此种加完息美元跌的状况,主要原因是加息前预期略超调,美元大幅走强,加息后预期兑现美元反而走弱。最近两次加息前后美元指数的表现也符合此规律。


本次加息前,美元指数从2月就开始走强。而加息后,耶伦讲话透露的信息完全不及市场预期的“鹰派”,市场有所“回撤”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这与耶伦此前讲话,暗示加息后期货市场出现大量美元空头与黄金多头的情况颇为一致。这显示出,在对加息预期出清较好的前提下,市场普遍认为美元预期存在泡沫。


而更需要看到的是,这也是美国经济所面临的实际问题造成的必然结果。从2016年特朗普胜选开始,美元大幅上升,因市场对于特朗普政府的财政扩张等政策有迫切希望,对美国有较强通胀预期。但时至今日,特朗普在第一次国会演讲中并没有提及任何相关政策的细节。大力推进的“推翻”奥巴马医改法案的首次冲击至少是流产了,而且还是在共和党拥有总统宝座、参众两院多数的情况下。说明特朗普即使在党内,也受到极多掣肘。其施政决心虽然看来极大,但能否一一兑现,实难预料。


此外,特朗普的计划中有许多内生矛盾。比如财政扩张和减税,尤其能否在财政赤字和国债都处于历史高位的状况下完成?再比如敦促耶伦加息,同时又希望在贸易中保持美元弱势而取得优势,对于汇率的前景究竟如何掌握?


因此,大家都想问的是,万亿基建项目如何成行?减税方案究竟几何?特朗普对经济刺激政策的“实锤”才是美元进一步走强的基础。未来3至6个月内,市场应会得到特朗普刺激计划的初步答案。


市场在特朗普“意外”当选后,对其施政的未来抱有极大期望。美国股市从2009年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以来开启了长达8年的牛市。特朗普赢得大选之后,股市继续扶摇直上。但目前,不确定性仍然非常大,对美元和美国经济的市场预期仍存在不少泡沫,所以黄金价格依然坚挺,甚至有所反弹。


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或难持续


不仅如此,全球经济中的其他风险点也忽隐忽现。


油价也是其中一个。2017年1月,难能可贵的“减产协议”终于开始实施,而油价也真的“回春”了。


但是,减产协议达成之前,各国其实就已经在历史高点的产量上又加了一把劲。所以,减产协议中的OPEC成员120万桶/日,非OPEC成员60万桶/日,虽然看上去很美,但其实早已被对冲掉一些了。加之减产这件事,人人都做得心不甘情不愿。沙特虽然1月是减产的,但是3月数据已经显示其产量在增加;俄罗斯则一直半推半就;更不要说美国和加拿大乘势大大增产,美国的钻头数量较2016年5月增加了一倍。而页岩油的成本在不断下降,已经在30~40美元左右,油价若高于50美元,则会给予新能源利润空间。于是,油价在短暂上升后又开始下滑。


油价是个很不单纯的东西。对于中东而言,石油价格可能就是许多国家或者大半地区经济稳定和政治稳定的压舱石。比如沙特,石油价格升高的那几年,沙特的GDP翻了番,而近两年来,其GDP则栽了跟头,政府资产缩水几乎一半,财政状况急转直下,从盈余变成赤字。


对于俄罗斯而言,油价也兹事体大。2014年底油价大幅下降时,相伴的还有卢布的飞流直下。俄罗斯央行采取了各种手段,耗费了大量外汇储备,也难以回天。2015年俄罗斯经济萧条,通货膨胀高企,又经历了一轮跌宕。


至于美国,当前的CPI达到几年来高点,与国际油价大幅上升有相当大的关系。


因此,长期看来,美国页岩油威胁、OPEC减产能否持续等问题仍旧存在,近期油价再度大跌,但预计难以长期持续。这势必给全球经济和政治形势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避险需求仍存在


长期看,黄金的供给与需求都保持相对稳定。2004年至2016年,全球总供应量年均增长2%,最近5年每季度黄金供应量维持在1000~1200吨之间。从2004年至2016年,全球总需求量年均增长6.1%,尤其从2009年二季度开始,全球央行逐渐由抛售转为增持黄金储备。其避险需求成为最主要影响因素。


黄金在漫长历史中,已经逐步脱离了原来所拥有的货币交易功能。事实上,当下,连纸币也开始让位于电子货币。但作为信用象征,黄金并没有、短时间也不可能完全退出市场。而其价格所反映的需求,则正反映了市场对信用的信心。


因此,重大事件对全球政治经济的影响,才是金价的最大影响因素,也是金价所反映出的真实市场心理。


2017年,美国货币收缩,欧洲经济似乎好转,中国正在去杠杆,似乎会利空黄金。与此同时,美国经济新政能否如期、如愿;欧洲各国大选在即,是否会有极端势力上台;新兴国家经济是否稳定;中东地区及其他地区冲突会否呈现等等,这一切的不确定又在利好黄金。


在这纷纷扰扰的世界里,黄金在多重力量下承压,同时又被支撑。黄金价格的不确定也预示着,当今世界纷扰的尘埃还没有落定,前路漫长。(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万喆  黄金价格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万喆:“98岁奶奶买房自用”下的楼市调控
万喆:市场大钱好赚让一些企业大而不强
万喆:美国“任性”将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万喆:“贸易摩擦”中我们能做什么
万喆:回乡经济学大攀比
延伸阅读:
赵穗生讲座实录:美国对华接触政策40年是是非非,是时候转型了!
王文:金融视角下的中国崛起:概念、条件和战略
郑志刚:国企混改理论基础 从现代产权到分权控制
张颐武:释放网络“亚文化”的积极作用
个人所得税改革第七次大修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