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大重阳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王义桅

王义桅: “一带一路”如何解决全球性难题?
字号:
2017-04-18
  中巴经济走廊直接从喀什,汽车可以运水泥,运这些东西到达瓜达尔港,我们现在互联互通起来,能把整个中亚地区直接连到了印度洋,各种各样的项目把巴基斯坦的能源短板,基础设施的短板补齐了以后,巴基斯坦的经济开始要起飞,将来会成为中等收入的国家。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以前是暴力、恐怖、袭击,恶性循环的国家,被西方人认为这是失败的国家。

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王义桅受访中国网《中国访谈》栏目  视频链接请点击  


  王义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4月17日中国网。


  中国网:


  各位网友大家好!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一带一路”倡议自2013年提出至今,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其中,成果越来越丰硕,“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也将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开。对于这项由中国发起,受到全世界瞩目的倡议,作为国人的你是不是真的了解?本期中国访谈我们就特别邀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为大家进行解答。王教授您好!感谢您作客中国访谈。


  王义桅:


  各位网友大家好,很高兴跟大家一起来探讨一下“一带一路”,和我们即将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给我们老百姓的生活,给我们的中国梦,给我们的全球化和世界,带来了哪些深刻的变化。


  中国网: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以来,可以说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倡议,但是又说不清楚这四个字的具体内涵。那么在节目开始,想请王教授用三分钟的时间,来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应该如何正确去理解它?


《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  购买链接


  王义桅:


  “一带一路”如果用一个字来说就是“通”,我写了本书叫《世界是“通”的》,世界不是平的,是通的,中医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世界上面临着很多经济发展的难题,和平冲突的困境,都是因为不通造成的。我们强调“五通”,这个“通”是它的精髓。当然,不是一般的通,是互联互通,以前的通是我们跟别人通,今天是他们之间要相互的连通。如果再概括一下,“一带一路”可以用一二三、四五六几重含义来概括。


  一:是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是从无到有的。这个“带”是经济发展带,是中国发展模式的一个鲜明的体系。“路”,各国要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一,来自于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带一路”不是一条带,一条路,是很多条,“一带一路”这四个字这里面又有中国文化,又有中国发展模式,非常有深刻的时代内涵。


  二:它有两个组成,一个是陆上,一个是海上的,“一带一路”按照习主席原话来讲,“一带一路”是中国和亚洲腾飞的两只翅膀,互联互通是它的经络。以前的全球化主要是海上进行的,陆上相对落后,内陆国家比较穷,我们现在把它陆海连通,实现了陆上和海上同时的全球化,超越了以前。


  三:三个概念,三个原则。共商、共建、共享,建成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这个也超越了近代以来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他是不会跟你共商、共建、共享的。


  四:四大丝绸之路,绿色的、健康的、和平的、治理的丝绸之路。首先关系到民生,关系到老百姓的健康,绿色可持续的发展,要用治理的方式、创新的模式来实现世界的和平,通过发展来促和平。四个关健词,战略对接,国际产能装备制造合作,互联互通,开发第三方市场,企业为主体,政府提供服务,国际标准、市场原则等等。


  五:大家耳熟能详,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连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这个“五通”已经成为国际上的流行词汇了,它比欧洲一体化的四大流通自由,从商品、劳动力、人员、货币,更高了一筹,人心相通,引领世界性的合作方向。


  六:六廊,六路,六大经济走廊。路上主要是三条,三大方向。第一条通过中国、中亚、俄罗斯到了波罗的海;第二条通过中亚、西亚到了波斯湾;第三条从中巴走廊到了印度洋,帮助欧亚大陆寻找到海洋,打通了陆海,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六大经济走廊里面主要关注六方面(六路)的通,公路、铁路、空路、水路、油路、电路、互联网路。基础设施把它互联互通起来,让这些国家能够实现工业化的必要条件,“一带一路”就是要把中国的产业链向这些国家延伸,把中国的市场进一步拓展,它会创造更大的发展奇迹,帮助这些国家脱贫致富,共同富裕。


  这是六重含义来理解“一带一路”。


  中国网:


  这六条帮我们非常清晰的解释了“一带一路”倡议的内涵。“一带一路”提出这三年多以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目前,我国已经有25个城市建立了中欧班列,中欧班列的开通,对于我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具有怎样的帮助和作用?这些中欧班列的开通又对于沿线国家带来了怎样的影响?类似这样的成果还有哪些?


  王义桅:


  项目是非常多的,高铁订单从雅加达到万隆,把一亿人的爪哇岛的人连通在一起,印尼有两亿人口,一亿就在这个爪哇岛,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印尼有一万个岛屿都要互联互通,最大的岛,人口最多的就是爪哇岛。


  中巴经济走廊直接从喀什,汽车可以运水泥,运这些东西到达瓜达尔港,我们现在互联互通起来,能把整个中亚地区直接连到了印度洋,各种各样的项目把巴基斯坦的能源短板,基础设施的短板补齐了以后,巴基斯坦的经济开始要起飞,将来会成为中等收入的国家。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以前是暴力、恐怖、袭击,恶性循环的国家,被西方人认为这是失败的国家。由于中国的投资,让巴基斯坦的发展前景一下子彻底的改观。中国今天提出来的中欧班列是更多的把中国的市场,把最有竞争力的和最大的市场欧盟连在一起。最开始从重庆到德国的杜伊斯堡,因为重庆是咱们中国最大的内陆港口,它以前要到欧洲去,产品要经过长江,到上海,上海经过东海、南海,一直延伸到马六甲、印度洋,要走35天的时间,非常长。


  中国网:


  走海路要绕一大圈。


  王义桅:


  现在16天时间,中欧班列缩短了一半以上,而且比空中运输成本起码减少一半,这个优势就一下体现出来了。为什么是德国的杜伊斯堡?因为德国的杜伊斯堡是欧洲大陆最大的内陆港口,内陆港口通过运河、河流,把欧洲的腹地给连通在一起,减少了沿海地区发达,内陆地区落后的局面。三分之一的平板电脑、五分之一的智能手机、九分之一的汽车都在重庆生产,它大量的运到欧洲,一下子就互联互通了。我们也把欧洲很多价廉物美的产品运到了中国,比如说牛羊肉,还有中亚这一块,咱们中国人吃的70%是猪肉,30%是牛羊肉。中亚日照非常丰富,欧洲的牛羊肉价格又便宜,质量比我们的还要好,如果能把它们运到中国人的餐桌上,我们中国人吃70%的牛羊肉,30%吃猪肉,中国人的体质也会改善。


  我们很多方面都会因为“一带一路”的关系生活更加美好。今天的中欧班列,欧亚大陆天堑变通途了,我们更加开放,更加自信,更加繁荣。现在有十个欧洲国家的15个城市,跟中国25个城市建立起了中欧班列,义乌到了伦敦、到了马德里等等,一年大概有2000多列。如果能够解决回程的空载问题,将来达到一定的规模,欧亚大陆真的是天堑变通途。


  中国网:


  中欧班列的开通降低了时间的成本和价格的成本,为中欧之间的贸易提供了很多的便利。


  王义桅:


  它的保质期可以缩短,你从海上漂流,过来了是不新鲜的,空中的是新鲜,成本又太高,让老百姓都能够享受到新鲜的各种各样的作物、水果,那么就是中欧班列。古代的丝绸之路给我们带来了番茄、石榴、西瓜、藏红花,很多的生活物资都是丝绸之路来的。今天,它又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中国网:


  上个月您刚刚从南亚三国访问回来,现在这样类似的对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访问之中,您有没有得到他们的反馈,沿线国家他们对“一带一路”的倡议是持怎样的态度?


  王义桅:


  首先说尼泊尔,我们第一站到了尼泊尔。尼泊尔它有两个梦想,它现在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它要变成一个发展中国家,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是它的梦想。尼泊尔的环境非常好,气侯也很好,海拔2000多米,但是它没有发展起来,为什么?因为交通设施不便利,由于能源上,油都靠印度来提供。我们现在能不能给它互联互通,要摆脱这样一个贫困落后的状态,尼泊尔非常积极,生怕被落下。


  历史上它跟中国(有渊源),我们的佛教是从尼泊尔诞生的地方过来的,到了西藏,元朝的时候有一个著名的艺术家叫阿尼哥(Anigo),我们的白塔寺,让我们荡起双桨的那个,包括兰州,很多地方的白塔的雕塑都是他的作品,在尼泊尔非常有名。我们在六十年代时帮他建了一个从樟木到加德满都,打通西藏跟它的口岸,叫阿尼哥之路。他们现在正在改造升级,我去看了以后,上海建工,把它变成八车道,尼泊尔都是小巷,很破烂的路,来了一个八车道,不得了,一下子就壮观了。如果能够更多的互联互通起来,大量中国的游客会到南边去拍喜马拉雅山,他们的第二个梦想是成为亚洲的瑞士,我们正在帮助他们实现这个梦想。


  巴基斯坦,巴基斯坦被西方认为是失败的国家,很多地方暴力、恐怖恶性循环,山区,很穷。我们今天把路修通,这个路在六十年代我们就帮他修通了,叫喀喇昆仑公路,我们派了三万建设者去,牺牲了700多人,很感人。巴基斯坦的朋友就说,我们的友谊比喜马拉雅山还要高,比印度洋还要深,只有中国在积贫积弱的时候帮助咱们修这条路。我们在中巴经济走廊建四件事情,四个支柱。


  1.能源。巴基斯坦有几千万人,将近一亿人没有用上电,能源短缺。我们现在建核电站,给他搞煤的发电厂,还有各种各样电力的设施,一下子让他解决了能源短板的问题。


  2.基础设施。修了公路、铁路、机场,各种各样的水电站,各种各样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是惠及所有老百姓的,这个跟美国把资金引导投向股市,投向基金,是完全不一样的。


  3.瓜达尔港。把它从一个小渔村,就像深圳一样的,把它升级为现代的港口,建立了国际机场、医院、大学,瓜达尔港的地位一下就提升起来了,非常重要的。


  4.建开发区,学习深圳的模式。瓜达尔港旁边来搞开发区,在拉合尔和其它地方搞了很多开发区,一下子在巴基斯坦引进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是什么?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最近我又加了一句,要闪富,通网路。巴基斯坦我们现在帮它补了这个短板后,经济要起飞,工业化可以实现了,巴基斯坦会成为一个中等收入的国家。现在把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到阿拉伯、印度、尼泊尔、伊朗,斯里兰卡都要加进来,变成一个区域合作的大的框架。


  最后一个是阿富汗,阿富汗被认为是没有希望的国家,在西方看来,多少帝国在这里都是栽跟头的,列强角逐、政治博弈的舞台。阿富汗是历史上各种丝绸之路必经的地方。


  我们今天提出“一带一路”以后,阿富汗说它就是中心地带,各种丝绸之路都是经过的,它很兴奋。现在阿富汗提出来用“三通”促“五通”,“三通”就是光缆,这一下让他弯道超车,还有能源,把北边和南边打通,还有个基础设施,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联合国里两次提到“一带一路”,都是因为阿富汗问题,“一带一路”如果能够解决阿富汗治理的难题,阿富汗摆脱近代以来暴力恐怖,贫困恶性循环的局面,“一带一路”真的是功德无量。


  中国网:


  解决了一个全球性的难题。通过您的介绍,“一带一路”是一个包容的共享式发展,它也带给一些“一带一路”经济落后的地区和国家,一个重新发展的机遇。


  王义桅:


  这就是希望,因为西方折腾那么多年,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又要解决发展,又要解决安全,以发展促安全,以安全保障发展,这个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中国网:


  在当前的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的风潮下,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为解决全球性的难题提供了一个中国的方案,这在取得一些成果的同时也遭受到质疑,面临了一定的风险。对于这个问题您是怎么看的,风险又存在于哪些方面?


  王义桅:


  “一带一路”有三重风险。


      第一重风险:未来的几十年内整个世界面临大转型时期,现在的黑天鹅、特朗普当选、英国脱欧,这是大风险、大转型时期的表象。为什么会带来风险?因为今天的世界是两百多个国家,是几十亿人在搞工业化和现代化,二战的时候才五、六十个,一战前在四十几个,这一下子太膨胀了。原来的制度设计,原来的理念、价值观都没办法去供给。包括各种权利不仅是在东移,甚至在下移,旁移,每个人自己都可以挑战政府的权威,通过发微信,发微博,以前是没有这个现象的,这个世界处于转型。各个国家都一样。


  第二个风险:“一带一路”经过这些国家,正好是文明的交接地带和板块的交接地带,比如说土耳其,既是伊斯兰文明和基督教文明交汇的地方,也是欧亚板块交集的地方,埃及,这些地方都有可能不稳定。就像建筑一样,那个隼头,中间交接的地方最容易出乱子。


  第三个风险:“一带一路”大大修建了基础设施,而基础设施投入的周期长,项目又铺的很开,很大的项目,大型的水电站,铁路的建设不是一年两年的规划,要建设本身就很难,建完了要守住它,要运行好、管理好,本身就面临着很大的风险。这三重风险怎么去应对?共商、共建、共享。联合国号召世界维护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的安全,这个已经上升到联合国的层面,非常重要。


  尽管风险很大,但机遇也很大,一个重要的机遇现在全球化逆转,去全球化的情形下,它成了一个最大的希望,各个国家都是这么表态的,尤其是发达国家。我们去伦敦金融城,我的英文版的书在伦敦书展发布的时候,金融城的人说,自从有了“一带一路”后,他们的资本投资有了方向。以前的资本就是大量的热钱,整个世界上的热钱,大概是几十万亿,上百万亿的规模,涌向了房地产,涌向了国家炒股票,有些国家热钱一来,好像看起来一片繁荣,实际上是泡沫。等热钱一走就一片箫条,整个就像世界的海浪一样,冲击到哪里,哪里就是灾难。


  怎么处理好这个热钱的问题,这是整个世界的大难题,现在特朗普也想处理,他也想把这个资金引导到投资一万亿的美国的基础设施,他已经看到了这样的症结。东南亚金融危机,金融海啸,都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的。谁能控制好这个“恶魔”—热钱,基础设施的投入一下子正确的引导这个方向,我们亚洲未来十年有八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的缺口,整个世界上按照美国学者的估计,未来四十年,人类对基础设施的投入超过人类过去的四千年。基础设施是几十万亿,上百万亿的缺口规模,跟热钱正好相当,把热钱引导到基础设施的投入上。


  全球化的陆上和海上同时进行,改变了沿海地区发达,内陆地区落后的局面,陆海连通,东西互济,南北均衡,更加包容和普惠。“一带一路”涉及到大量的民生工程,基础设施建设,让老百姓有参与感、获得感和幸福感。而不像原来的全球化,尤其是美国和英国主导的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让有钱的人越来越有钱,就像炒房地产的,搞基金的,搞虚拟泡沫的,我们要引导到实体经济,让老百姓受点好处,让南方国家摆脱贫穷、落后的状况。它是一种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合作架构。


  中国网:


  “一带一路”的倡议关乎100多个国家,40多亿人民福祉的大事了,和中国的老百姓是密切相关的,“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全国各个相关的省市积极投身“一带一路”的建设当中。在节目的最后请王教授跟大家讲述一下,“一带一路”这个高大上的倡议对于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有怎样的影响,会对我们日常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改变?


  王义桅:


  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前是向发达国家开放,按照小平同志的说法,亚洲四小龙,四小虎,凡是向西方开放,尤其是向美国开放的,经济都实现了现代化,中国也不会例外。确实如此,我们的沿海地区非常发达,内陆地区相对落后。举一个例子,深圳它的国民生产总值超过一万多亿人民币,甘肃省是两三千亿,一个深圳市相当于四个甘肃省的产出,显然这个发展的贫富差距太大了。主要是产业链是按照沿海地区布局的,贸易90%是从海上进行的,现在“一带一路”提出来以后,要把内陆地区,尤其是边疆地区变成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新疆占咱们中国面积的六分之一。以前我们是要援疆的,西部大开发,希望给它点补偿,但效果有限。我们今年开始把新疆变成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新疆有八个邻国,我到喀什去调研,喀什叫五口连八国,一路连欧亚。我们现在把它变成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一下子把这些地区带来了发展的希望。还有云南,既跟东南亚,又跟南亚连在一起,区位优势非常明显,中间像西安、成都和重庆,它是内陆的发动机。各种各样的博览会,一直到了中亚、南亚,一下子就打通了,把各个地方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让以前经济落后的贫困地区,欠发达地区,老百姓的生活一下子由此感到改变。


  对一般的老百姓来讲,衣食住行都会因为“一带一路”得到巨大的提升,首先从衣,以前中国是个纺织业的大国,今天我们的纺织业要转移到沿线地区,我们可以生产更多的私人定制的,高大上的东西。而不是以前批量生产的,大家都是穿的一种颜色的,现在生活水平高了以后,要求就不一样了。而且这些国家的穿衣问题还没有解决,正在转移的过程中,有了新的市场。食,大量的商品、农产品、水果都进入到中国的市场、餐桌;住,现在大量的通过“一带一路”的建设开发了相关的产业链,包括房地产市场,中国到海外去建了很多房地产市场,我们的很多企业过去了,人也过去了,住的更加宽敞,有利于解决人口压力,解决企业走出去的问题。


  行,中国护照的含金量会极大的提升,中国通过各种各样的基础设施,咱们坐中国的高铁,中国的航线到国外去旅行,未来十年,有7.4亿人次要出国,我们的生活因为“一带一路”而更加美好。


  中国网:


  “一带一路”是对中国的老百姓带来一些切实的实惠和改变。再次感谢王教授作客中国访谈,为我们带来如此生动和丰富的解读。(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王义桅  一带一路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王义桅:金砖合作的三个历史性“超越”
王义桅:阿斯塔纳峰会是上合组织又一里程碑
中东断交风波将对“一带一路”有何影响
王义桅: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创 21 世纪新文明
王义桅:迈出共建“一带一路”新步伐
延伸阅读:
王文:中美“一带一路”合作,或可从中国帮纽约修路开始
“问题大省”俾路支渴望经济生命线 盼瓜达尔成“巴基斯坦深圳”
刘戈:为何反垄断在中国总是搞拧巴?
王庆:下半年A股投资策略
张敬伟:美牛入华 中国民众获益几何
人大重阳推荐
  • 1  各地部署“一带一路”建设 专家点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研究部副主任相均泳日前在接受央视网记者采访...
  • 2  贾晋京:这只是前奏,美联储加息或引...
    6月,全球金融市场都面临流动性紧张的局面。在中国,6月也是“钱紧”的日子。...
  • 3  刘英:金砖国家为全球治理注入新动力
    以金融治理为例,金砖国家正为完善国际货币体系,为传统金融机构改革注入新动...
  • 4  卞永祖:三因素或促使房贷利率未来继...
    金融去杠杆就是防范金融风险的“牛鼻子“,只有金融业的杠杆率降下来,降低银...
  • 5  曹明弟:绿色金融改革,用发展守护绿...
    近几年中国绿色金融发展迅速,受到国际瞩目。作为全球仅有的建立“绿色信贷指...
  • 6  王文:西方揣测“金砖五国六条心”,...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既是此次建言献策者之一,也是...
  • 7  罗思义:特雷莎·梅一定遇到了假的大...
    特雷莎·梅提前举行大选,一方面是因为她想在议会中获取更大优势,增强她与欧...
  • 8  杨凡欣:弘扬睦邻友好精神 扎实推进中...
    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建交25年以来,各领域互利合作稳步推进,尤其是贸易和投资等...
  • 9  张燕玲:中美贸易分则两害不如合则两...
    美国经济实力强大,经济增长举措选择余地宽广,在世界发展已经进入21世纪的前...
  • 10  程诚:欧洲更加重视发现中国优势
    欧洲的风向变化,在近期美、俄、印、中四国重要领导人密集访欧的一系列外交行...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相均泳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陈雨露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陈定定
 刘宗义  赵明昊  万 喆  王衍行
 朱伟一  马光荣  李 戎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何 帆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王永昌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马晓霖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