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大重阳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王义桅

王义桅:脱离民众、脱离现实、脱离世界,西方怎么了
字号:
2017-04-17
  概括起来,西方民主存在三大悖论:一是民主与生俱来的的悖论——三元悖论,即民主、自由、平等不可兼得。二是民主运行过程中的悖论——名与实的悖论。几百年来运作的结果,民主游戏化,甚至异化了。西方民主异化有三种形式,表现为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民主功利主义。三是民主在全球化时代的悖论——多元一体的悖论。

  作者王义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4月7日人民论坛网。


  【摘要】西方脱离群众、脱离现实、脱离世界,是造成种种政治乱象的根源。脱离群众,助长了民粹主义盛行;脱离现实,助长了保守主义盛行;脱离世界,助长了民族主义盛行。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无法继续,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正在终结。


  纵观近些年的西方社会,反精英、反全球化,成为西方乱象的国内外诉求。反精英,证明传统西方政治陷入危机之中;反全球化,证明传统西方社会陷入保守、分化、极化。西方脱离群众、脱离现实、脱离世界,是造成种种政治乱象的根源。


  脱离民众,助长民粹主义盛行


  脱离民众,助长了民粹主义盛行,直接源头在于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陷入穷途末路。民主悖论是西方脱离群众的典型写照。


  按照约瑟夫·熊彼特的说法,民主方法要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其一,是人的素质,即领导和管理政党机器的人;其二,是民主自制,也就是自我克制。今天,我们放眼欧美,不难发觉,民主扭曲、错乱的例子俯拾皆是。


  概括起来,西方民主存在三大悖论:一是民主与生俱来的的悖论——三元悖论,即民主、自由、平等不可兼得。二是民主运行过程中的悖论——名与实的悖论。几百年来运作的结果,民主游戏化,甚至异化了。西方民主异化有三种形式,表现为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民主功利主义。三是民主在全球化时代的悖论——多元一体的悖论。全球化解构了西方中心论,导致西方的民主话语权旁落。只是出于政治正确性而高喊民主,其实西方正在反民主、反全球化。因为过去西方民主的成功是在白人、精英、理性至上,是在“西方中心”的时代里运作的,如今在开放体系下,不是民主解构西方,就是西方在解构民主,以至于西方领导人纷纷感慨——多元社会已经失败,多元与一体无法合一。勒庞的《乌合之众》、亨廷顿的《我们是谁》等著作已经触及这一敏感话题。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对欧洲民主的解构,弱化平等,导致自由的泛滥,且热衷于民主输出,是造成民主悖论的罪魁祸首。欧洲为此遭受阿拉伯之春、难民危机、恐怖袭击等不可承受之重。


  脱离现实,助长保守主义盛行


  脱离现实,助长了保守主义盛行,直接源头在于近代以来形成的西方中心论。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作为“祖师爷”的西方被推上了道德的审判席,尽管世界上缺乏对金融危机罪魁祸首的惩罚机制,但是华盛顿共识、欧洲一体化的光环渐渐淡去,美国梦、欧洲梦褪色,已是不争的事实。


  西方的成功不仅与民主制度没有直接关联,如今民主制度反而在拖累西方。近来,欧洲渐感被自诩的“西方”给“忽悠”了。欧盟深知,当美国成为地区强权之日,也就是欧洲在世界上边缘化之时。


  欧洲危机重重,也逐步在解脱,不再以普世价值自居。这给美国树立了榜样。杜撰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全球化谎言与工业革命神话让西方太累了,出路就在于佛教那句告诫——回头是岸。


  脱离世界,助长民族主义盛行


  脱离世界,助长了民族主义盛行,直接源头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政治效应进一步扩散。反映到对华关系上,就是西方保护主义盛行,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给世界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是一试金石,折射出西方看中国的种种心态:一是怕打自己嘴巴。按照西方世界的普世价值观,中国奇迹无法解释,不可持续。他们有些人于是笃信,中国经济接下来辉煌难再,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另一些人则从偶然论解释中国的超常增长——代表性言论有补偿性增长说、中国幸运说、中国是全球化的搭车者说等。所幸的是,少数西方精英已在修改其普世价值观——西式民主并非经济持续繁荣的必由之路,或修改其对中国的看法——中国经济仍持续繁荣并非偶然,而是中国实行了中国特色民主的结果。终于,他们认识到,西方已无法继续垄断民主和普世价值的话语权了。


  二是反对全球化思潮作怪。认定中国成为全球化最大得益方,反全球化思潮拿中国过剩产能说事,担心中国的过剩产能如潮水般涌进,导致大量的失业。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这样就与过剩产能挂上了钩。其实,中国市场经济比西方更有效,这让死抱西方中心论的人坐立不安。


  三是进一步暴露西方的虚伪性。市场经济地位至始至终就是西方设的套,指望俘获中国发展,成为他们的市场、替他们承担责任。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早已成为政治问题的一个铁证,就是苏联解体后,为了笼络俄罗斯,欧美十几年前就承认俄罗斯的市场经济地位,而俄罗斯那时还未加入世贸组织。


  对西方社会而言,全方位变革才是摆脱制度性困境的唯一出路,这既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来凝聚共识,制定切实可行的路线图,也需要全社会非凡的勇气和毅力,坚持不懈,一以贯之。


  西方如何看待中国,一定程度上是如何看待世界、如何看待自己、如何看待全球化的折射


  工业化起源于英国,仅仅数百万级人口规模,到了欧洲大陆达千万级,到了美国才到亿级。今天,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走上发展的快车道,十几亿、几十亿人口正在加速走向现代化,多个发展中心在世界各地区逐渐形成,国际力量对比继续朝着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方向发展。这就为走出近代西方现代化所确立的不合理、不公正、不可持续的国际准则提供了可能。基于地方性经验的西方知识,无法解释中国。西方开始将中国崛起视为普世价值之外的替代选择,就是以己度人。


  西方只是地方性概念,不过由于率先开启工业化、全球化而变成全球性概念,并且由于所有国家实现工业化走的都是西方道路,而将全球化概念上升为普世性概念。亚洲“四小龙”、“四小虎”,无一例外。中国工业化既是向西方开放、借鉴西方经验的结果,也是走了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的结果,其工业化规模和成就超过历史上以往任何先例,且没有在工业化后实行西方的民主化,而是坚持了中国共产党领导。


  西方国家看待中国前途,不能从意识形态和自我想象出发,以自身为参照系,或以历史上其他模式为参照系。时而“中国威胁”,时而“中国崩溃”,将全球失衡、失业和经济波动等问题归咎为中国,视中国为全球化“替罪羊”,不是欺骗别人就是自欺欺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开创“包容性全球化”,让内陆地区和内陆国家加入全球化,让发展中国家实现共同发展,让文明古国实现共同复兴。由此,如何看待“一带一路”成为如何看待中国崛起、如何看待全球化的检验。


  在如今开放体系下,满足于“最不坏的制度”,已经不够,而应追求全球治理最有效的制度。西方应抛开傲慢与偏见,与新兴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平等合作,共同应对人类共同挑战,并在解决全人类共同问题过程中让实践检验各自政治制度的优劣。


  展望未来,经济全球化是大势所趋,其进程不会因为发达国家出现的反体制和逆全球化倾向而根本动摇。只不过,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无法继续,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正在终结。


  【参考文献】


  【1】王义桅:《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


  【2】丁一凡:《民主的悖论》,北京:中国发展出版社,2016年。(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王义桅  全球化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一带一路”与中华文明:从“兼济天下”到“人类命运共同体”
王义桅:毛里求"丝",发展中国家为啥热衷于"一带一路"?
王义桅:对中巴经济走廊有误解,如何破除?
王义桅: “一带一路”如何解决全球性难题?
王义桅做客文汇讲堂 主讲“一带一路”2.0:再造中国、再造世界
延伸阅读:
张敬伟:“航母乌龙”让特朗普失威美国失信
阿根廷驻华大使会见人大重阳
张敬伟:中美俄大三角变“孙刘抗曹”?
格鲁吉亚前副议长古巴兹·萨尼基泽主讲“一带一路与安全”
房价飙升威胁澳大利亚经济
人大重阳推荐
  • 1  贾晋京:“一带一路”开辟区域一体化...
    “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发起的促进区域经济合作倡议,也可以看作区域一体化安排...
  • 2  周戎:土耳其外交政策正向东看
    最近,土耳其出现了向东看的新迹象,对“一带一路”战略表现出特别的兴趣。土...
  • 3  罗思义:“中国特色”成就中国经济
    在罗思义看来,坚持“中国特色”不仅对经济有着决定性意义,中国的经济智库也...
  • 4  陈甬军:实现南北平衡是设立雄安新区...
    为什么最终定在了雄安三县?这里又有几方面的考虑,第一,迁都成本太大,会对...
  • 5  卞永祖:从魏桥沽空事件看供给侧结构...
    过去,一些地方政府在资源配置中有很大主导权,没有把权利下放给市场。即使在...
  • 6  刘英:中新六个第一扩围“一带一路”...
    2017年3月26日至29日李克强总理访问新西兰,中新双方正式签署了有关加强“一带...
  • 7  林民旺:中尼印经济走廊建设——战略...
    2013年习主席分别在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
  • 8  郑志刚:投资者为什么不看好Snap发行...
    2017年3月2日,Snap在美国纽交所上市。除了发行每股一份投票权的B类股票(类似...
  • 9  杨凡欣:“一带一路”是推动全球经济...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经济发展进入一个动力减弱、增速放缓和全球治...
  • 10  张敬伟:“航母乌龙”让特朗普失威美...
    客观而言,从叙利亚到阿富汗再到朝鲜半岛,如果没有“航母乌龙”发生,朝鲜在...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相均泳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陈雨露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陈定定
 刘宗义  赵明昊  万 喆  王衍行
 朱伟一  马光荣  李 戎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何 帆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柯银斌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王永昌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马晓霖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