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何伟文专栏

何伟文:贸易战的本质与前瞻,中美会脱钩并冷战吗?
字号:
2018-10-16
  总的估计是贸易斗争趋于激烈,全面贸易战难以避免,但最终谈判达成协议仍有可能。总方针上,打和谈,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总战略上,但战略上我们藐视它,因为深信最终美方无法成功。但战术上不可以忽视,要精心运作,不只准备现在,要做好中期准备。总原则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有理有利有节。

作者何伟文系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10月15日大国策智库公众号,原标题为《中美贸易战——硝烟下的思考与前瞻》。


一、回顾、前景和影响估计


(一)回顾之一:发生了什么?


史上最大贸易战与2018年7月6日爆发。


第一步:7月6日美东时间0:01(北京时间12:01),美国对华340亿美元(818种)输美产品征收25%关税付诸实施。同日北京时间12:01(美东时间0:01),中国对美340亿美元对华出口产品反制关税25%生效。


简要背景是:6月15日,特朗普批准对中国1102种、价值500亿美元的对美出口产品征收25%关税。其中第一组,818种,340亿美元产品关税,自2018年7月6日起征收;


第二组,284种,160亿美元产品清单进行公示,关税实施日期待定。


两小时后,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发表谈话,表示将按同等力度、同等税率进行反制。


四小时后,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对美659项约500亿美元产品征收25%的关税。


其中对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约6日期征收;其余商品加征关税时间另行公告。


6月18日,特朗普再次发表声明,


——指示USTR提出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清单,施加10%的关税;


——并扬言:如中国再反制,便对第二个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实施10%的关税。


6月19日北京时间9:40(华盛顿时间6月18日21:40),商务部发言人再次发表谈话:


第一,美方是“极限施压和讹诈”,


第二,“如果美方失去理性,出台清单”,中方将不得不采取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做出强有力的反制。


第二步:8月23日,中美副部级磋商在华盛顿举行,没有达成实质性成果。当天,USTR宣布对16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关税生效;同日,中国对美国160亿美元产品加征25%生效。


同日,USTR开始就针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征收25%关税举行听证会。


8月27日,特朗普就美墨贸易协议发表谈话,声称:“现在不是(与中国)谈判的合适时机。”


与此同时,特朗普实施迂回包抄:


7月25日,与欧盟委员会发布联合声明,朝向美欧自贸协定努力;


8月3日,特朗普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同时签署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更新法案(FIRRMA),在很大程度上针对中国。


8月27日,与墨西哥达成就修改NAFTA进行谈判的协议。


库德洛8月3日扬言,中国“最好不要低估了总统。他将保持强硬。”


第三步:9月17日,特朗普宣布批准对来自中国的2000亿美元产品征收10%的关税,从9月24日美东时间零时(北京时间中午12:00)实施;并从2019年1月1日起调高到25%;并声称,如果中国实行反制,则再对中国267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


9月24日北京时间12:01(美东时间0:01),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对美国600亿美元产品征收5-10%不等的关税。


中美双方初期终止减税范围与征税领域


(二)回顾之二:特朗普没有出尔反尔


可以把前述过程大致梳理为八个回合。


第一个回合是打(3月22-5月2日):


3月22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授权贸易代表依据对华301调查对中国500亿美元输美产品征收25%关税,4月3日(北京时间4月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署公布对从中国进口约值5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25%关税的1330多种产品公示清单。


北京时间4日下午,即不到24小时后,中国政府立即公布了对来自美国进口的约值500亿美元的108项产品征收25%关税的清单,同等规模,同等力度。


同时将美国301调查和单方征税向WTO起诉。


第二个回合是谈(5月3-18日):


8日,特朗普一改口气,发推特称,不管两国在贸易争端上发生什么事,他和习主席永远是朋友。


10日,习主席在博鳌论坛开幕式发表主旨演讲,向世界宣布中国将从四个方面扩大开放。


12日,特朗普表示,习近平主席有关关税的讲话带来了美中两个彼此不加征关税的可能性,甚至可能降低关税。


并称,如果中国愿意向更多美国产品开放市场,美国可能避免贸易战。


(1)第一轮:5月3-4日,中美高层贸易磋商在北京举行。


中方:刘鹤率领;


美方:姆努钦率领(包括莱特希泽、罗斯、库德洛、纳瓦罗、布兰斯塔德)。


进行了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


1.双方均认为发展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对两国十分重要,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有关经贸问题。


2.双方就扩大美国对中国出口、双边服务贸易、双向投资、保护知识产权、解决关税和非关税措施等问题充分交换了意见,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


3.双方认识到,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需要继续加紧工作,取得更多进展。


4.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


美方漫天要价:


1.未来24个月内共减少对美贸易顺差2000亿美元。


2.停止对“所谓”中国制造2025计划10个领域先进制造业的补贴。


3.接受美方可以限制中国制造2025项下工业产品的进口。


4.采取“立刻、可验证的步骤”停止对美商业网络的网络盗窃。


5.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6.接受美方对中国在敏感技术领域的投资,不予报复。


7.关税降低到美国关税水平,非关键部门平均税率为3.5%。


8.服务业和农业对美国竞争开放。


双方每季度碰头一次,检查进度。


从中可以看出,美方谈判目的和打贸易战的目的没有区别。难怪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德说:“这个清单读起来像是投降条件。”


(2)第二轮:5月16-18日,华盛顿,中方刘鹤带队,美方姆努钦领衔。中美发表联合声明,取得多项成果。给人感觉是关税不会有了,贸易战已经避免。但仅仅两天后,即5月20日,姆努钦和莱特希泽均表示:关税措施只是推迟,没有取消。即美方没有说不打贸易战。


第三个回合又是打。


5月29日,白宫发表声明宣布,6月15日将公布对中国500亿美元产品征收关税清单,并很快实施。6月30日起将对中国采取其他投资和产品限制措施。


第四个回合(6月2-3日)又是谈。


罗斯率团来华。双方就中国扩大从美进口进行了积极磋商。但中方有言在先:如果美方实施关税和其他限制,所有成果将“一风吹。”


6月2日至3日,刘鹤带领中方团队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带领的美方团队

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就两国经贸问题进行磋商


第五个回合(6月15日起)还是打。


白宫宣布对华500亿美元产品征税25%从7月6日起实施。


第六七个回合是打和谈同日进行。


8月23日,中美副部级磋商在华盛顿举行,同日USTR宣布对中国160亿美元产品征收关税即日实施,并启动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征收关税的听证会。


第八个回合还是打,虽然发出谈判邀请。


姆努钦发出谈判邀请后,白宫即于9月17日宣布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征收关税,自9月24日实施。


梳理一下这个轨迹,我们能够看出什么吗?很明显,可以清楚看出三点:


第一,打和谈,都是手段,不是目的。


第二,无论打和谈,目的都是一个,即美国第一,中国按照美国利益做出让步;-取消中国制造2025的产业政策和国家补贴;大幅度减少对美贸易顺差;保护美国技术优势;中国必须按照美国规则从事中美经贸。


第三,他的具体策略是:先扬言打,把大棒做大;然后在大棒下与你谈,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中国不接受美方条件,就打。


所以,打是美国贸易政策另一种手段的继续,谈则是桌边的贸易战。二者都是同一贸易政策的不同工具,并无本质区别。特朗普政府交替使用两手,两手都很硬;变化的是策略,不变的是政策目的。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没有反复无常。


所以,我们不要以为谈判就万事大吉,打就大祸临头。


(三)下一步的基本态势


估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特朗普政府仍将保持策略的“两个不变”,即:第一,抛开多边贸易体制,无视WTO规则,采取单边行动不会变,仅做策略微调;第二,从战略高度遏制“中国制造2025”和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总方针不会变。也将保持“两个特点”:第一,“数量型加质量型”极限施压,技术和投资限制大面积付诸实施;第二,“单边加包抄”:在继续对我采取单边行动时,更多采取对我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如欧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分化拉拢,企图构筑“联合阵线”。此外,还有两个可能策略,即打和谈两手准备。谈,即不时发出谈判信息,把贸易战爆发的责任推给中国的反制,并在世界上和美国国内争取舆论。打,则是关税措施升级、其他限制陆续出台,形成高压。在高压下迫使我接受或基本接受美方条件,以战迫降。


对中国来说,打还是谈,也都是手段,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维护世贸组织和世贸规则的权威地位;维护中国发展的权利,这两大原则不可动摇。以世贸规则为标准,要求美国承认WTO规则,放弃301调查,停止单边关税、停止针对“中国制造2025”的全面打压,并要求双方在WTO规则体系框架内,以相关规则为依据,对技术转让及其他相关问题进行实事求是的平等谈判。因此,中美贸易摩擦,面临复杂、艰难的前景。


(四)前景估计


根据上述我们可以预测到三种前景的可能:1.开始谈判,并迅速达成协议。但这已被证明没有实现。2.贸易战全面爆发,加征关税已经达到美方对我2500亿美元,我对美方1100亿美元。美方会否再追加2670亿美元,并扩大到科技、投资、金融、服务领域。这一可能性在增大,我们应做好备案。3.打打谈谈,直至最终达成协议。这种前景的最终可能性最大,但这个过程很可能持续到明年,会花些时间,也会有一定规模的损失。判断的依据是:第一,中美两国分歧非常大,利益相差很大,这决定了不可能迅速达成协议,除非中方大幅度妥协;第二,相对而言,美方误判中方撑不住,自信能够通过贸易战压服对方,所以不排除贸易战会继续升级,直至全面贸易战发生;第三,大约一年后,美国将发现贸易战未必对它有利,需要改变和达成某种协议。


(五)影响估计


那么,中美贸易摩擦会造成怎样的影响?目前来看还不明显,大致在今年底,明年一季度开始显现,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第一,对外贸出口的影响。据陈德铭部长此前对上海、苏州外贸企业的抽样调查,如果美方对500亿中国产品实施25%关税:2019年被调查企业出口可能下降5%。企业在近期可以尝试与美方买家(零售商)沟通,能否适当涨价,并寄希望于人民币适当贬值;中期则将生产向境外转移(台湾、东南亚);从长期来看就是彻底转出去到美、越、马等地。


第二,对“中国制造2025”和产业安全也会产生影响。芯片和其他相关的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航空航天技术、智能制造技术、生物医药发展可能遇到较多困难(不是根本性困难)。同时,网络安全和金融安全可能受到威胁。


第三,因产业链被破坏的连锁反应,中美两国也会产生经济损失。中美两国的产业链非常完整,特别是计算机和电子领域,许多中间品来自日本、韩国等。中国除GDP增长率可能减少0.1-0.3个百分点之外,就业、财政收入、股市以及相关产业和代表性企业股价也会受到影响,特别是就业。对美国则是关系到210万人的就业,也对农业(尤其大豆)、钢铁制品、汽车、飞机、信息通信技术、仓储、物流、零售、消费等行业也存在影响。


第四,对全球供应链相关国家,特别是日本、韩国、欧洲、东南亚国家会产生较大影响,以及对世界经济贸易、金融市场也有一定影响。


还有一种极端估计:贸易战如果大打,中美GDP累计会减少3个百分点;欧盟减少4个百分点;加拿大、韩国等将会减少10个百分点,可谓“世界正处在柏林墙倒塌以来最危急的状态。”


二、 本质和根源


(一)本质


中国为何做出强硬回应?难道不怕损失吗?这不是贸易限制的问题,而是关乎世贸规则还有没有用,多边贸易体制还能不能维护。更关乎中国有没有权利发展新兴和高技术产业,实现“中国制造2025”的这一关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战略。我们必须坚持以下两个原则:


第一,世贸规则不可侵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实行301调查,并在此基础上实施单边关税,完全无视世贸基本规则。美韩之间已有先例,韩国妥协了,世贸规则已遭破坏。如果中国政府也委曲求全,那WTO就没用了。当前美国挑起的这场单边保护主义行动,是一场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与保护主义的严重斗争。它关系到全球化和世界自由贸易规则体系的未来。特朗普已经扬言要退出WTO,如果这时中国政府不挺身而出,坚决反对美国301调查和单边关税,毫不犹豫地把它们关进WTO笼子里,全力挽救多边贸易机制,中国就不能算负责任的大国。


第二个原则是中国发展权利和正当利益不容侵犯。301调查是覆盖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领域,不是产品贸易领域。通过观察美国贸易代表署公布的立即对中国818项产品征税25%的清单,可以发现这同覆盖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领域的301调查没有多大关系,而是瞄准“中国制造2025”十大领域。特朗普对华关税瞄准的是战略,是不允许中国再新兴产业上超过美国。更重要的是,这种被赶超不是发生在美英同类国家之间,而是在美国和刚刚被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定位为战略对手的中国之间。因此,这是一个发展与压制发展的战略斗争,远远超过了贸易范围。对此,中国政府必须坚决反对,有力反制,才能捍卫自己的发展权,捍卫自己合法的技术和产业发展。


“中国制造2025”重点内容


(二)根源


说到特朗普挑起中美贸易摩擦的深层次根源,大致可分为以下五种:


1.国内政治根源:中选临近,特朗普必须对选民有突出回馈。中选临近,他越是反对多边规则,越是单边限制,越是到处打压顺差国,并在此基础上大肆忽悠民众,越能获得选民支持。中国是最大、最好的靶子,这就是国内政治绑架贸易政策。


2.战略根源:定位中国为战略对手。美国贸易政策五大支柱第一个:国家安全。其中一个突出点是中俄为战略对手。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入世以来,并未如美国当初所愿,成为它们一样的“民主国家”,相反成为共产党强大领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世界大国。而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推动中国在高技术和高端产业上成为美国强大的竞争对手。


3.历史根源:80年代的过时经验。特朗普被称为“80年代的囚徒”(prisonerofthe1980’s),现在,作为总统的特朗普仍在奉行他作为80年代房地产商时的做法,认为“中国卖给我们消费品,拿走我们的钱,我们输了”。


4.理论根源:过时的19世纪重商主义+贸易逆差—失业—贫富差距伪理论:特朗普及其贸易团队全面反对多边主义,向众多贸易伙伴、特别是中国强征单边关税的理论基础是贸易平衡论,即凡是美国有逆差,即为贸易不公平。而美国有逆差,意味着美国工厂关闭、工人失业、收入下降、贫富差距扩大。所以要美国第一,其他国家服从美国利益。这完全是伪理论。必须颠覆,否则贻害无穷。


实际上,据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过去18个月来美国贸易逆差累计增加了858.76亿美元。至此,特朗普进入白宫前一再承诺、进入白宫以来一再奋斗的削减逆差努力迄今完全失败。逆差不仅没有削减,反而把奥巴马任期八年减少的794.05亿美元贸易逆差全部抹平。


逆差为何产生?首先,逆差扩大是经济强劲、进口增长加快的必然结果。上世纪90年代以来贸易逆差扩大或缩小的轨迹显示,它与工业生产即经济好坏正相关。因此,要想逆差减下来,美国需要出现经济衰退;其次,贸易逆差无关“不公平贸易”,进出口是商品与货币的跨国交换。出口方交付商品,进口方支付货币,二者等值。


第三,逆差扩大并未造成就业下降。据美国劳工部统计,2018年上半年美国虽然贸易逆差扩大,但无论制造业就业总数,还是逆差扩大较多的产品大类,就业都不降反增。贸易逆差折年率接近历史最高点,但失业率却降到3.8%,为20年来最低点。逆差扩大得较多的大类中,化工逆差扩大115.06亿美元,计算机及电子逆差扩大83.24亿美元,机械逆差扩大56.38亿美元,汽车及零部件逆差扩大14.96亿美元。2018年7月与去年同期比较,化工就业增加7900人,计算机及电子、机械和汽车及零部件就业分别增加2.99万、4.44万和4.08万。特朗普政府虽然实施了钢铝税,但上半年钢铁贸易逆差仍然从去年同期的92.31亿美元扩大到108.22亿美元,扩大15.91亿美元。不过就业并没有因此减少,相反7月份同比增加了5200人。可见,钢铝税是多余的。


稍微前推一点,也可看出相同结果。


2017年全年贸易逆差增加594.78亿美元,2018年3月制造业就业人数则同比增加23.2万,达到1263万。在逆差最大的六大类产品计算机及电子、运输设备、油气、服装、电气设备与电器、及机械中,除服装贸易逆差略降3.35亿美元外,其他五大类逆差都是增加的,分别增加218.24亿、90.88亿、121.28亿、66.36亿和84.17亿美元。有趣的是,除了服装外,这五大类就业都是增加的,分别增加2.2万、1.85万、0.52万、1.57万和3.78万。恰好服装部门就业减少了6200人。因此,事实证明的恰好与特朗普的声称相反,就业减少与逆差增加并无相关,倒是与逆差减少呈现正相关。


第四,就业相对减少的原因是技术进步,不是国际贸易。第五,中产阶级实际收入下降的原因是金融资本的贪婪和政府政策缺失,也不是国际贸易。2009至2013年,全美个人收入增长量的85.1%进入了最富的1%家庭。2013年,1%的家庭占有全美全部个人收入的20.1%。贫富差距的急剧扩大,表明占有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依靠资本运作收入的群体比依靠劳动收入的群体收入增长快得多,这是资本运动的内在规律和内在矛盾的必然结果。建立在这种反科学的“理论”基础上的贸易政策体系,显然是反科学的。因此,我们应当理直气壮地驳斥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体系。


5.政策纲领根源:《致命中国》和《中国经济侵略》,该报告将301调查和国会经济与安全委员会报告结合起来,加以扩充,并上升到战略高度。把许多国际贸易正常做法说成侵略;把知识产权的个案问题系统化;其中许多是援引其他报告,缺乏第一手确凿证据。这一系统阐述,是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体系的基本依据,危害非常大。


因此,我们分析美方挑起对华贸易战,不应简单地归结为特朗普个人的商人性格,那是肤浅的。应该努力分析问题的本质和根源。


三、不正确观点种种


(一)替特朗普说话


认为是中国第一,强制技术转让;第二,不遵守WTO规则;第三,中国搭了WTO快车,现在应该向美国交点“车费”。事实上,第一,技术转让是否存在政府的强制,还没有看到事实证据。如果有,应该是个案,局部问题。中国在开放中虽然存在问题,但双方可以在事实确凿的基础上,依据WTO相关规则,通过谈判解决。第二,是否遵守WTO规则,由WTO说了算,不是那个成员说了算。一个基本衡量数据是WTO争端解决机制里谁当被告最多。2018年1-8月,WTO共立案31个,其中美国为被告19个,占61.3%,不遵守贸易规则的是美国。第三,美国不是WTO的输家。数据显示,2002-2017年,美国无论对全球,还是对加拿大、墨西哥或中国,出口累计增速都超过了进口增速。


(二)空洞乐观


如搞好与特朗普关系;认为特朗普就是商人,做交易即可之类,这是一种“土豪”思维,起不到什么作用。还有人认为中美一定会合作,但缺乏有效对策。


(三)顺着特朗普论调买买买


认为购买美国几百亿的商品,就可以避免贸易战。对此我们必须明确:贸易不平衡只是特朗普的“政治正确”,不是根本目的。无论是2017年百日计划、全面经济对话还是特朗普访华时2530亿大单,都没有改变特朗普政府301调查、钢铝税、对华关税和投资贸易打压的时间表。这个问题必须再探讨。


(四)认为中美应该大打贸易战


毫无根据地认为贸易战越激烈,对美国越不利,对中国越有利,并且幻想通过贸易战实现中国的崛起。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想法。


(五)中国撑不住了


这是特朗普的误判,不应该是我们的误判。对此解释如下:


1.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说法是严重误导。我国即便在GDP两位数增长的年代,出口对GDP贡献度不超过2个百分点。


2.美国无法把中国“打回新石器时代”。第一,中国制造业仍然明显落后的核心技术、关键材料和元器件,除芯片外,主要进口并非来自美国。第二,实际上美国高技术和制造业跨国公司业对中国市场依赖相当大。


四、对策建议


总的估计是贸易斗争趋于激烈,全面贸易战难以避免,但最终谈判达成协议仍有可能。总方针上,打和谈,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总战略上,但战略上我们藐视它,因为深信最终美方无法成功。但战术上不可以忽视,要精心运作,不只准备现在,要做好中期准备。总原则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有理有利有节。总策略上,既斗争又合作,以斗争求和合作则合作存,以退让求合作则合作亡。以斗争维护合作,以合作支持斗争。因为我们还有很大的合作的一面,斗争要硬,毫不客气。


谈判也要硬,不能以301调查为基础,只能以WTO规则为基础,停止要求单边关税,停止针对中国制造2025的全面打压,这是我的谈判前提。我方认为没有关税就可以谈,美国则相反,如果中国不报复就可以谈。谈判的基础必须是世贸规则,双方在WTO规则体系框架内,以其相关规则为依据,对技术转让即其他相关问题进行实事求是的平等谈判。谈判的方略,美提出清单,我也提出对等清单。我们要注意,谈判的对手主要对手是莱特希泽,不是姆努钦;不要老是琢磨特朗普贸易团队的内部矛盾,并寄希望于“鸽派”上位;这个团队是一个整体,老板是总统。


我们要学会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并尽可能争取更多成员维护世贸原则,反对美国单边行动。适当调整与欧盟经贸关系,争取欧盟明确支持世贸规则。一边诉,一边反制。


还有就是善用同盟军,一方面我们要联合美国国内反对特朗普单边关税的贸易组织、协会,特别是零售商协会、半导体协会、美国商会、美中贸委会、中国美国商会等。因为特朗普关税的受害者是它们。我们要坚信这一点,对中国进口的产品实施关税是一把双刃剑,既打了中国,也打了美国自己。第二个是美国在华跨国公司,这是我们工作的重点。我们要耐心听取他们对我投资环境、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审批不透明、公平竞争等的实际诉求,迅速抓好几个典型(正面、负面),立即大规模宣传。另外我国媒体对美国国内商界和民众反对特朗普关税措施的报道和评论相当片面。换言之,美国相当大的舆论是,反对特朗普的关税措施,但赞成特朗普对华贸易行动的宗旨。在美国,话语权在特朗普手里。我们需要改变以自我为中心的宣传方式,通过美国和西方其他主流媒体,用实实在在的事实和例子,说明中美贸易本来并没有影响美国老百姓,是特朗普无理挑事;说明这次中方是被迫反制,只要特朗普取消关税,中方关税自然不实行。


同时我们要眼睛向下,走向草根,抓好合作。面向美国广大州、县、市,广大企业,一如既往推进贸易、投资合作。不要等待。以加州为例,其2017年对华贸易达到1750亿美元,并且州长布朗5月3日斥责特朗普打贸易战“愚蠢”。最近加州众议院全票通过决议,要求联邦政府重视发展中美关系。我们要知道加州不受华盛顿政治左右,加州有自己的政治。历史不是华盛顿创造的。中美互补的客观经济规律,任何一个政治家也无法颠覆。中国对美投资将经历一段低潮。美国对华投资势头可能基本维持。中美建交近40年,政治、经贸摩擦始终未断,双边贸易额却增长了240倍,为人类文明史以来所仅见。对此,我们应有充分的信心。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发布《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


五、战略格局前瞻


中美会脱钩并冷战吗?中国会不会被世界贸易边缘化?


首先,中美会科技脱钩、经济脱钩,走向冷战吗?脱钩的前景可以基本排除。因为经济规律不是政策能够改变的。中美两国产业结构,均已深深融入全球产业链,例如半导体和信息通信、航空器制造、新能源、汽车等产业。特朗普政府关于中美科技、经贸脱钩的威胁、战略和政策,都仅仅是上层建筑,不是经济规律,是反全球化的思想和政府强力,却不是全球化经济规律。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告诉我们:“不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而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即经济全球化是基于生产力发展、社会分工扩大而产生和发展,本身是一种经济规律。所有政治行动、政党主张、政治人物竞选纲领、所有的贸易安排和对它们的立场,都是上层建筑。它们只是前者的反映,反作用于前者,但不可能决定前者。相反,最终必须服从前者。科技是没有国界的,但是科技政策是有国界的。诺贝尔奖得主保罗.萨缪尔森说过:“任何伟大的王者都无法改变大海中的洋流”,科技的发展,生产力的发展是改变不了的。而且我们看这不是理论上的乐观,有实际依据。经济全球化的基本载体是跨国公司。它们是世界先进技术的研发、应用、生产、销售的主力。2018年财富500强,总计销售额30万亿美元,相当于当年全球GDP37%。但这个不可比,仅仅是个参数。其中美国126家,中国120家。跨国公司都是全球布局,并日益成为全球公司,无法用国界阻断,并且跨国公司的全球布局并非美国垄断。中国已经是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与苏联经互会时期完全建立在不同的全球基础上。将中美科技、投资、贸易“脱钩”,只是特朗普团队的企图和战略,本身是对抗客观经济规律的,不会成功的。但错误的上层建筑会阻碍、干扰经济基础,我们会付出时间、经济和社会的代价。


中国会被世界贸易边缘化吗?这需要设定课题,深入研究。但从目前和中短期看,可以排除。


第一个热点是美欧何时能够建立自贸区?我认为眼下美欧声称要谈自贸协定只是一种机会主义的愿景,旨在稳住美欧贸易关系。如果启动并最终达成协议,需要经过数年艰苦的谈判。目前看来这一前景相当渺茫,现在有三个问题。第一,容克仅是欧盟28国(英国尚未办完脱欧手续)的管家,不是老板。老板是28个成员国政府。欧盟是以一致通过为议事规则,只要有一个国家反对就容易泡汤。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表示反对。第二,即便启动,也只是2013年美欧谈判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TTIP)的简装版。TTIP尽管美欧领导人不遗余力,仍因分歧太大,无疾而终。特朗普当美国总统阻碍就更大了。因为特朗普要的不是自由贸易,而是美国第一。从理念上说,它与自由贸易是相反的。第三,只要美欧协定不包括农业和服务业,美国国会就基本无批准可能。


美加墨最近达成新的贸易协定——美墨加协定(USMCA)。但美国国会有可能不批准。为什么?因为国会说的很清楚,不会批准超过NAFTA框架下的条款,就是说必须是符合NAFTA精神的。新的协定去掉了FTA,即不再是自贸协定,而是有许多政府限制(关税、配额、零部件比例,生产工资标准比例等)。即便新的协定,其世界意义与过去也无重大区别。


美日欧自贸区即便建立,会取代世贸组织吗?不会。美欧日相互贸易只覆盖世界贸易一小部分,在世界贸易中的比重都不大。它们占比小的根本原因是美欧日没有覆盖全球供应链的全部。它们都占据商品生产高端,属于水平分工和水平竞争,缺乏原材料和中间品的生产,也缺少组装。这部分多在新兴和发展中国家进行。因此需要大量与后者进行贸易。美欧日加与新兴与发展中国家一起,才能构成全球供应链。这也是为什么美日和新兴与发展中国家贸易额,往往大于它们之间的双边贸易额的缘故。因此,即便美欧、美日历经数年终于达成某种程度的自贸协定,加上欧日自贸协定,也只是美欧、美日和欧日三个跨区域或双边协定,或世界数百个区域及双边贸易协定中的三个,远远不是世界贸易安排的全部。它们要制定规则,也只是局部规则,或多边贸易规则的补充。相反,它们已经并将必须继续和大批新兴与发展中国家签署自贸安排。因此,规范全球贸易和全球供应链的只能是多边贸易机制;多边贸易机制只能是以目前已有164个经济体的世贸组织为中心。世贸组织当然需要与时俱进,需要改革,但无法被取代。任何夸大美欧日贸易安排和否定世贸组织的说法,都是没有根据的。


在我们的对外经济战略考虑中,全球对外经济贸易伙伴格局的排序,第一仍然是美国,第二,亚洲特别是东亚、东南亚、南亚;第三俄罗斯和其他金砖国家;第四欧盟;第五非洲、拉美。针对一带一路倡议,在现有基础上把概念和范围扩大,即一带一路无边界,与对美对欧合作是协调而不是分离的。同时,无论短期、中期还是长期,都应当努力保持中美经贸关系的基本稳定。我们要相信这一点,在未来,中美很有可能在不发生战争的情况下实现头号和二号位置的转换,从而证明修昔底德陷阱的历史局限性。(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贸易战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何伟文  

人大重阳推荐
  • 1  刘英: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强劲动力
    贸易畅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领域,而举办进博会正是习主席...
  • 2  王衍行:中国发行主权债券释放了那些信...
    10月,中国财政部在香港顺利发行30亿美元无评级主权债券,其...
  • 3  吴晓求:中国资本市场如何健康稳定发展...
    2018年6月以来,我国金融市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波动。但数据...
  • 4  王文:中国推动更高水平开放的脚步不会...
    毕竟,作为一个占有全球将近20%人口的大国,未来的全方位开放...
  • 5  刘典:进口红利重塑中国经济增长动力
    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将进一步提高居民收入水平,促进进口商品和服...
  • 6  董希淼:从严监管下, 把握力度节奏是...
    近期,监管层密集开会定调,对金融领域风险防范重心及具体领域作...
  • 7  刘志勤:中国真的是本难读懂的书吗?
    世界上很多人都在标榜自己能够读懂中国这本书,可以把中国置于股...
  • 8  何亚非:如何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
    中国举办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标志着中国正在加速发展开放型经济,...
  • 9  张敬伟:中期选举之后 特朗普进入平庸...
    有观点认为,若民主党成为国会两院的多数党,特朗普或真难逃弹劾...
  • 10  刘英:进博会打造世界共同繁荣的未来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出口国、第二大进口国、世界一...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王永利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龙兴春  王 鹏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